衡阳:苦守孤城尤悲壮——寻访湖南抗战名城之三

2015-09-02 07:52:05 [来源: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作者:记者 张斌] [编辑:印奕帆]
字体:【

2015年8月9日,衡阳市城区,“抗战纪念城”碑耸立在岳屏山。1944年6月,日军进攻衡阳,中国守军第10军以17000余人抵抗10万日军进攻,苦战47天,给敌以沉重打击,写下了抗战史上悲壮的一页。

图为周恩来在抗战时期接触广大爱国人士时,在南岳祝圣寺爱国名僧暮笳和尚的纪念册上留下的题词。

 
位于南岳忠烈祠内的七七纪念碑,由五个炮弹状的尖碑组成,象征着全国汉满蒙回藏各族全民团结抗战。

本版照片均由湖南日报记者 赵持 摄

追寻

巍巍衡岳,历来忠魂永驻,英气长存。

70多年前,一段抵御外侮、抗击日寇的悲壮历史,在这里留下永恒的纪念,为衡岳大地铺下义胆忠魂的英雄底色。

2015年8月,我们走进这片神圣的热土,触摸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1 军民浴血铸就悲壮

白墙,青砖,位于衡阳市郊的陆家新屋姿态安详,面朝湖水而立。

熟悉的人都知道,它的南向马头墙面至今仍保留数十处当年留下的弹痕,其中右厢房马头墙上留下的一个最大的弹洞直径达1米左右。

这座清代光绪年间建造的陆家新屋,如今被改造成了衡阳保卫战纪念馆。她以“累累伤痕”,和一件件抗战史实、实物,无言地讲述着71年前那场惨烈的战役,重现了当年衡阳军民英勇抗击日寇的壮举。

衡阳是豫湘桂大会战第二阶段长衡会战的主战场。著名的衡阳保卫战即发生于1944年5月至8月。

史料记载,1944年5月27日,日军第11军司令横山勇指挥7个师团11余万兵力,分“三路两线”大举南侵。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长沙、株洲、湘潭相继沦陷。6月20日,日军进抵衡阳,至28日,完成对衡阳的四面包围。

衡阳是湘南重镇,为湘桂铁路的起点,且建有能起飞直达日本本土的美国轰炸机空军基地,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而此时的衡阳守军,正是方先觉率领的国民党第10军,号称“泰山军”,17600余人枕戈待旦。方先觉将重兵部署在湘江两岸,以图伺机夹击日军。

6月22日,8年抗战中一场作战时间最长、敌我双方官兵伤亡最大的城池争夺战拉开了大幕。日军先后出动了4个半师团的兵力,在飞机、大炮等强大火力的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地向守军的阵地攻击。守卫衡阳城的中国爱国官兵,以高昂的斗志和顽强的精神,在留城百姓的支援下,与来犯的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日军每进一步都付出了惨烈代价。

张家山是衡阳保卫战中最为惨烈的战场之一。6月28日至7月14日,第10军预备第10师葛先才所部第30团奉命防守张家山。17天的战斗中,日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向张家山阵地猛攻不下百次,却留下了3000多具尸体。

战斗中,陆家新屋被一小股日军占据,成为休憩点。中国援军发现了日军这一据点后,双方展开了激烈交火,至今仍清晰可见弹痕、弹洞。

血战中,日军的兵力前后补充了3次,在城郊的阵地争夺战中,日军就伤亡数万人,包括第68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参谋长原田贞三郎大佐残废和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阵亡,才得以逼近市区。守卫衡阳的中国军队不但没有人临阵脱逃,而且“轻伤官兵痊愈者,或未愈而不妨碍行动者,皆自动归队,参加战斗行列再战者,在千人以上。”

至8月8日城陷,中国守军顽强地以疲惫之师抗击数倍于己的日军、苦守孤城,以战死7400人的代价,共毙伤日军4.8万余人,创造了抗日正面战场敌我损失比例的最大值。

“无计可施的敌人先出动飞机狂轰滥炸,然后又投掷毒气弹、燃烧弹。而衡阳守军孤苦无援、弹尽粮绝,却依然苦守孤城,何其悲壮。”研究过衡阳保卫战的史志专家曾瀛洲说起这段历史慷慨激昂。他介绍,此次战役的激烈程度,可以用最惨烈来形容,它是中国抗战史上以寡敌众的最典型战例。

2 统一战线砥柱中流

早在1938年,随着武汉失守、长沙大火,衡阳云集了四面八方而来的党政军机关,以及一些新闻、文化、艺术界名流。这其中,中国共产党倡导并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号召团结御辱、共赴国难。

磨镜台,位于南岳掷钵峰下,峰峦耸立,古木参天。它见证了国共第二次合作。在蒋介石夫妇当时居住的磨镜台何键别墅内,记者参观了南岳军事会议和南岳游干班的史迹。

1938年11月,蒋介石在何键别墅召开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预备会。在这次预备会上,周恩来阐述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关于抗日持久战和游击战的战略思想,着重就国共两党合作举办南岳游击干部班的具体事宜提出了相关建议。

随后,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在白龙潭附近的南岳圣经学校召开,国共两党要员纵论时局、未雨绸缪,树立起了由战略防御阶段向战略相持阶段转折的历史里程碑,并正式决定国共两党合作共同举办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

就是这个决定,让国共第二次合作翻开新的一页。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由蒋介石兼任主任,白崇禧、陈诚兼任副主任,汤恩伯任教育长,叶剑英任副教育长,班址就设在南岳圣经学校。南岳游干班的教育训练实行精神、政治、军事并重。国共两党教官共同配合、共同协作,中共教官主要负责游击战的战略战术和游击战的政治工作这两门课程的教学和训练。

在南岳,周恩来、叶剑英等共产党人,大力宣传贯彻中共的抗日主张和毛泽东的“持久战”、“游击战”战略思想,团结和发动社会各个阶层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引起各界爱国人士的强烈共鸣。

在何键别墅二楼,仍保存着当年周恩来、叶剑英在南岳、衡阳等地宣传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老照片。在一张照片里,赫然印着“上马杀贼,下马学佛”几个字,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兴趣。

南岳区文物管理局副局长刘向阳介绍,这是周恩来在接触广大爱国人士时,在祝圣寺爱国名僧暮笳和尚的纪念册上留下的题词,给当时南岳佛教界以极大的鼓舞,使法天佛门也燃起了抗日救国的烈火。不久,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大会上,叶剑英发表“普度众生,要向艰难的现实敲门”的演说,促使衡山佛道两家携手,更广泛地团结了宗教界爱国人士。

当时,作为佛学教师之一的明真法师曾这样给僧人们解释:“题词所写的是‘杀贼’而不是‘杀人’,现在一伙日本恶贼在大批杀人,只有把杀人的恶贼杀掉,才可以救出大批的人,这就是救苦救难普度众生。出家人只出家,没出国,出家人同样要爱国。所以抗战就是杀贼,杀贼就是爱国。”顿时,大家心眼明亮,意志弥坚。此后,南岳佛道救难协会组织的两个团队分赴各地开展抗日救亡运动,被人们亲切称为“和尚兵”。

与此同时,中共在衡阳还影响或控制了《大刚报》、《力报》、《开明日报》,并自办书店,组织救亡演出,积极开展抗日宣传。一时间,衡阳各界团结抗日盛况空前。

衡阳保卫战打响前后,在中共衡阳地方组织的广泛动员下,衡阳人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保卫衡阳,与守军一道,积极投身到保卫战。广大民众积极参加支援抗战,打击日寇的活动,或破坏道路,或毁掉桥梁,或切断日军进攻路线。抗敌后援会和市政府、工会还组织了3000名工人,征用了市区120家木材厂商的木料120余万根,配合奉命“死守衡阳”的第10军,利用有利地形构筑防御工事,对打击日军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记载,为支援保卫战,衡阳民众牺牲了3147人,大多数都是在战斗打响后为运送粮弹医药、救护伤员而葬身枪林弹雨之中。

3 青山忠骨光耀千秋

战时衡阳街市一派繁华,成为大后方仅次于重庆、昆明的三大工商业城市和金融中心,被冠以“小上海”的美称。

然而,日寇1944年进犯衡阳之后,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小上海”迅速化为泡影。8月8日衡阳失陷之后,日军继续向零陵、邵阳等湘南、湘西南地区进犯。至此,全省78个县市的50余县市沦入日军铁蹄之下。

千年古城衡阳虽然成为一片废墟,但中国军队和衡阳人民作出的牺牲和付出的代价,却获得了国内外人士的高度赞誉。毛泽东在1944年8月12日的《解放日报》社论中,高度赞扬“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衡阳人民付出了重大牺牲。”《大公报》以“感谢衡阳守军”、“衡阳战绩永存”为题,连续发表社论,赞扬衡阳保卫战。

面对日寇在衡阳的种种暴行,中共衡阳地方组织继续发动和领导民众,建立抗日游击武装,坚持抗战。各县游击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大至数千人,小至十几人,各种抗日队伍,陷敌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到1945年9月日寇投降,长衡地区日军全部解除武装,衡阳人民迎来了抗日的最后胜利。然而,衡阳城区却已是面目全非,满目疮痍,全城仅存100多栋完整的房子,到处是断壁残垣。

如今,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新生的衡阳城高楼林立、鸟语花香,正在朝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进。走进衡阳市岳屏公园内的岳屏山,在这个当年殊死搏斗的战场遗址上,至今高高耸立着1948年落成的“衡阳抗战纪念城”纪念碑,翠柏环绕,青松簇拥,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在南岳衡山的香炉峰下,素有“小中山陵”之称的南岳忠烈祠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庄严肃穆。作为我国大陆唯一的纪念抗日将士的大型烈士陵园,忠烈祠祠堂周围的山上修建了19座大型烈士陵墓,安葬着国民党第九战区抗日阵亡的近万名将士遗骸。

衡阳抗战纪念城和南岳忠烈祠,如今已名列首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名山埋忠骨,保存着衡阳人民对无数抗战英烈们不能忘却的记忆。

读史

衡阳保卫战是整个中国抗战史上最为惨烈的孤城保卫战,衡阳军民浴血奋战、坚守孤城 47天,用血肉筑起一道钢铁屏障。

此战打破了日军妄图7天打通“西南大陆交通线”的美梦,为抗战的全面胜利起到了特别的积极作用,直接导致了日本东条英机军人政府倒台。衡阳因此成为当时中国政府唯一命名的“中国抗战纪念城”,并建塔纪念。

回忆

鬼子上山打掳,距我仅六七米远

南岳抗战史志专家 曾瀛洲

日本鬼子进攻我们南岳的时候,我还只有五六岁。我亲眼看到过日本鬼子,至今记忆犹新。

最开始的时候,听说日本鬼子来打南岳了,大家都被吓得不得了。我母亲、我奶奶,赶紧带着我爬到山上去,躲在深山老林里面。

南岳是1944年6月25日沦陷的。沦陷后,日本人烧杀掳掠,无所不为。冈村宁次进驻南岳圣经学校,还为了攻打桂林、柳州,把作战指挥部从汉口迁到了南岳圣经学校。

1944年9月左右,有一次日本鬼子上山打掳(意为烧杀掳掠),我们就躲在一户农民的牛栏里面。看到鬼子上山了,我奶奶赶紧带我走,逃到山上去。山上树木很茂密,我们就匍匐在牛栏外边的树林里面。边上有条小路,离我们躲藏的地方很近,我看着一队日本鬼子穿着马靴,估计有一个班的人数,路过那个地方。当时离鬼子的距离只有六七米远,我们就匍匐在路下边的地上、胆战心惊,这要是被发现了可怎么办。幸好鬼子并没有发现我们,他们走过去后,我们就赶紧下山回了家。

后来了解到,离我们躲藏的地方不远处有个弥陀寺,里面住着游击队,日本鬼子就是来找游击队的。不过,鬼子们扑了个空。我有个三太公,当时有七八十岁了,身体不好,走不了山路。鬼子来的时候,我们要带他躲起来,他说:“反正我年纪这么大了,死就死了算了”。后来,他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被丢在了水塘里。

虽然我年纪小,但这些事我一直都记得。后来,我回忆起日本人在南岳烧杀掳掠的残酷暴行,就萌发深入探索发掘南岳抗战历史文化的念头。经过大量搜集和研究后,我最终写出了《抗战中的南岳》这本书。我虽然走在历史的伤痕里,却充满了希望。因为,回眸过去,正是为了走向未来。

手记

团结铸丰碑

张斌

忠魂立衡岳,烈义壮乾坤。

衡阳,不愧为屹立于中华大地的一座抗战名城。团结抗日、共同御辱,国共第二次合作绽放出胜利果实,全民抗战在这里写下注脚。这光芒,得益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式形成和不断发展,得益于团结一致对外。

历史证明,团结铸就丰碑。凝聚力量方能共谋发展,同心同德才能成就伟业。当历史的车轮驶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时代,衡阳这座古老的城市,也闪耀着新时代的光彩。生长在新时代的我们,更应该广泛凝聚一切可以集聚的力量,同心同德,共同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相关专题:气壮山河·湖南抗战故事

分享到: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