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特科”岁月⑤|绝望是什么?被“打狗队”盯上!

2021-04-27 17:51:1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虢安仁] [编辑:潘华]字体:【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面对血与火的较量,生与死的考验,多数共产党人信仰坚定,宁死不屈。少数意志薄弱者则被吓破了胆,无耻叛变,和国民党特务一起,对党组织安全构成了极大危害。

文丨虢安仁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面对血与火的较量,生与死的考验,多数共产党人信仰坚定,宁死不屈。少数意志薄弱者则被吓破了胆,无耻叛变,和国民党特务一起,对党组织安全构成了极大危害。

在此形势下,中央特科专门成立了行动科,又称红队,担负起镇压特务、叛徒、内奸的任务。据民国时期上海市警察局档案记载,仅1927年至1931年间,在公共租界,中央特科“红队”就至少消灭了40名特务或叛徒,例如镇压出卖中央政治局常委罗亦农的内奸何家兴、贺稚华夫妇,惩治曾在黄埔军校政治部工作、从苏联留学回来的叛徒黄第洪等等。中央特科“红队”是保卫党组织的出鞘利剑,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打狗队”。

其中,处决叛徒白鑫的战斗尤为曲折动人。

会议刚开始,特务开来了5辆钢甲囚车

1929年8月,中共中央农委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江苏省委军委书记彭湃,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事部部长杨殷,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江苏省委军委委员颜昌颐,江苏省委军委干部邢士贞,共产党员张际春在上海召开秘密会议时被捕。随后,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被杀害。周恩来当天临时有事缺席会议,躲过一劫。

中央特科通过内线——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驻沪特派员杨登瀛,很快查明此次事件系时任中共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告密所致。白鑫是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曾随叶挺参加北伐战争。1928年参加广东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工作,1929年调赴上海任中共中央军委秘书,掌握了大量党的秘密。

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鑫对革命前途日渐悲观,因工作上的事又对彭湃心存不满,便暗中叫他妻子前往南京,去同其胞弟、国民党军政部高官白云深牵线。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向国民党上海市党部负责人范争波叛变,企图在中共中央军委开会的时候,将中央和江苏省委军委负责人“一网打尽”。

△彭湃

8月24日,白鑫通知中共有关负责人到新闸楼自己家中开会时,已事先将开会的时间、地点、人员情况报告了国民党特务。会议开始,白鑫未到,而国民党特务却开着5辆钢甲囚车来了,破门而入,将彭湃等5人逮捕。敌人为了掩人耳目,事后还把叛徒白鑫一起押走。周恩来看到陈赓的紧急报告,立即向有关党组织发出白鑫叛变的警报,同时下令:“一定要把叛徒白鑫干掉!”

一波三折,租洋房等叛徒来看病

化名柯达文、以医生职业作掩护的中共地下党员柯麟,与白鑫认识多年。白鑫常来找柯麟看病,但并不知道柯麟的真实身份。这段时间,白鑫正患疟疾,估计会来找柯麟看病。在柯麟开设的达生医院里,很有可能抓住白鑫。

于是,中央特科通知柯麟:已派联络员在医院附近设点,白鑫一出现立即告知联络员。10多天后,白鑫带着两个保镖,突然来找柯麟看病。柯麟以找药品为借口下楼,出后门通知联络员。谁知,白鑫警惕性很高,等柯麟回来时已经溜走。

柯麟当晚将情况向陈赓做了汇报,陈赓要他次日照常营业,并安排中央特科“红队”队员埋伏在医院附近,只等白鑫一出现就立即行动。苦苦等了一个星期,白鑫却再未露面。陈赓判断,白鑫也许会请柯麟到家里去看病。

过了两个星期,白鑫果真打电话来,请柯麟到位于法租界的白宫饭店为其看病。白宫饭店内守卫森严,看病时在场的还有白鑫的保镖、国民党上海市党部负责人范争波和几个特务,无下手机会。从白宫饭店看完病出来后,柯麟立即找到陈赓汇报了跟白鑫见面的情况。

△年轻时期的陈赓

陈赓嘱咐柯麟沉住气,分析白鑫应该还会来找其看病,随即决定在法租界租两层洋房作为柯麟住所。楼房一楼是一户法国人,二楼为柯麟的住处,三楼是中央特科“红队”队员埋伏的地方。但等了一段时间,还是未见白鑫的影子。

又过了两个星期,白鑫打电话,请柯麟去他藏身的范争波公馆看病。柯麟看病回来后,向陈赓汇报:白鑫现住在范争波家里,位于霞飞路和合坊四弄43号,范争波、范争洛兄弟住二楼,白鑫住三楼。

陈赓立即命令中央特科有关人员在白鑫藏身处附近租了两间房子,设了监视哨,严密监视白鑫进出的一举一动。同时,中央特科还通过另一位以牧师职业为掩护的中共地下党员董健吾,设法打探了军警林立、重兵看护的范争波公馆周边环境,绘制了一张详细地图,随时准备执行锄奸任务。

出逃意大利,深夜被击毙上海弄堂

投敌叛变后,虽然身边有国民党特务保护,但白鑫深知中央特科锄奸的厉害,惶惶不可终日,请求国民党批准他赴意大利避风。出国时间定在11月11日。

周恩来决定,在白鑫动身那天将他处决。周恩来亲自到白鑫藏身的和合坊弄堂里观察现场,结合连日所获的情报研究制定行动计划,交给中央特科执行。11月11日当天,临动手前,为了再次核实白鑫出发的时间,确保万无一失,陈赓又特地安排杨登瀛前去范公馆,探明白鑫此刻是否还在范争波家里。杨登瀛打探后回复:白鑫当晚要从范公馆出发离开上海,准备逃往意大利。陈赓随即决定按预定计划行动。

△上世纪三十年代霞飞路吕班路口(今淮海中路重庆南路口)。 叛徒白鑫就在距这里不远的和合坊被“红队”击毙。

当晚11时,上海和合坊43号弄堂口前停放着两辆汽车,白鑫穿着一条藏青色裤子,上面罩着一件灰哔叽的衬绒袍子,脚上的黑皮鞋擦得锃亮。在送行的范争波以及保镖的陪同下,他向一辆汽车走去。突然,一声大喝“不许动!”,中央特科“红队”队员从黑暗中冲出来,拔枪就射。因为白鑫一伙人多,第一枪没有打中。白鑫拼命向北狂奔,拔出手枪顽抗。锄奸队员跟踪追击,终于将其打死在弄堂71号门根下。子弹由前额洞穿后脑,当场毙命。

锄奸队员随即安全撤离现场,未留下一丝痕迹。

主要参考文献:

隐蔽战线春秋书系《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穆欣著,中共党史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