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三十六计”之五 生态哺农

藏在青山绿水间的“惠农通道”

2017-05-10 16:33:4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卢小伟 潘梁平] [编辑:印奕帆]
字体:【

绥宁苗族四月八姑娘节期间,龙文琼接待邵阳市妇联、女企业家代表一行的来访。

龙文琼下乡收购农户采摘的野生茶鲜叶。

“精准扶贫.三十六计”之五 生态哺农

藏在青山绿水间的“惠农通道”

华声在线记者 卢小伟 潘梁平 通讯员 黄生勇

眼下,各地春茶已陆续上市。而在邵阳市绥宁县,山顶上的野生茶才冒出嫩芽。搁在以前,它们大多自生自灭,无人问津。如今,山脚下的农户会在嫩芽长成时上山采摘,等待绥宁县金水湾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龙文琼来收购。

4年前,龙文琼一次偶然机会发现了这些被遗忘的自然馈赠,从此在野生茶、农户、公司和市场之间架起一座脱贫致富的桥梁。收茶叶之外,她还带领农户生态种菜、养猪,帮父老乡亲鼓起了腰包。5月2日,在绥宁苗族四月八姑娘节开幕式上,龙文琼荣获“绥宁县十佳最美扶贫脱贫苗侗姑娘”称号,扶贫为民的事迹被更多人知晓。

休闲山庄托起生态富农梦想

农历四月初八,在绥宁县黄桑、上堡、大园等景区,苗侗姑娘盛装歌舞,行人游客赏景玩乐,四处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开幕式第二天,记者在龙文琼位于绥宁县寨市镇的蔬菜基地见到了她。舞台聚光灯褪去,她回归日常:一身侗族服饰干净整洁,皮肤被日光曝晒成古铜色,眼角虽有皱纹,但一双眼睛明亮有神,装满主人的热忱和坦诚。

龙文琼是绥宁县寨市镇人,1967年出生,从邵阳市商业技工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至县委招待所工作。后来国企改革,她不幸下岗,在农贸市场摆摊卖笋谋生,开启了漫长而艰辛的创业生涯。

在此后的年月里,龙文琼承包过招待所门市部,承包过门面酒店,用勤快的双手和灵活的头脑逐渐站稳脚跟,也曾被激烈的竞争和复杂的现实逼得走投无路。创业之路起起伏伏,几经挫折,又涉险过关。

上世纪90年代末,龙文琼创办的哆来咪酒家在绥宁县城声名鹊起,让她迅速积累起财富,成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但这位朴实的侗家女没有被成功蒙蔽双眼,她看到,那时餐饮酒店行业正处于草莽时期,食品安全为企业利润和经济发展让路,饲料喂养的鸡鸭猪在市场上广泛流通,有农药残留的蔬菜每日填充着人们的胃。本地产品因此失去竞争力,农田抛荒,农民生活贫苦。

忧心之余,龙文琼萌生了创办生态休闲农庄的念头:“蔬菜水稻一律不打农药、不施化肥,喂养牲畜一律不用饲料,开发原生态产品惠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09年,投资3000多万元的金水湾生态休闲山庄在长铺子乡川石村沙湾组落地运营,这个绥宁县第一家生态休闲山庄,以及龙文琼建立的蔬菜、养殖、水稻基地,成为她践行生态富农梦的依托和起点。

贫困农户生态种养多重受益

四月八姑娘节期间,金水湾生态休闲山庄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由省市妇联、邵阳女企业家代表组成的访问团一行数十人参观了山庄和种养基地,对龙文琼生态富农的思路、经验赞不绝口。

如果说休闲山庄用生态连接了市场,那么种养基地连接的则是贫困农户。围绕三个基地,龙文琼共流转土地1000多亩,组建有机蔬菜合作社、东山花猪合作社和有机稻谷合作社,带领贫困户进行生态种养,提高土地附加值,增加收入。

龙文琼告诉记者,她发展生态种养的第一步是寻找合适的种子,“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老种子没有经过化肥农药污染,是真正的有机品种”。为此,创办农庄时龙文琼就启动了搜寻老种子的工作,她四处打听,上山下乡,眼看嘴尝,越是自给自足的农家所种的蔬菜,越被她视为珍宝。

几年间,龙文琼的脚步遍及绥宁及周边的通道、新宁和怀化靖州等县,先后收购了苦瓜、黄瓜、茄子、四季豆等蔬菜种子。

绥宁东山花猪由当地龙姓祖先培育出来,肉质细腻、清香爽口,可与宁乡花猪媲美,但由于喂养成本高昂,老百姓没人肯喂,导致东山花猪濒临灭绝境地。龙文琼也采取收购—送给贫困户喂养—高出市场价收购的方式,让这一珍贵品种得以保留延续。她还用同样的方式,发掘了绥宁侗族地区特有的糯米品种“矮子糯”。

育种之后,龙文琼的生态农业进入第二步:只种当季产品,用酵素杀虫,用草木灰、猪粪做肥料,半种半休,保持土壤肥力。虽然产量不高,但口感、营养好,很受市场欢迎,给合作社农户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以流转100亩的蔬菜基地为例,龙文琼以每亩750元的价格承包了40户农家的田地,承包期10年、20年不等;承包后再雇佣农户种植,发固定工资,蔬菜销售再提成,仅此一项就可增加三份收入。另外,每年跟她签订养猪协议的贫困户有300多户,平均每户可增收2000至4000元。

野生鲜茶开辟生态富农通道

俗话说,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龙文琼以生态的理念、实践,与养育她的山水重新建立关系,古老的种子因此焕发生机,东山花猪进入大众视野,被人忽视的绥宁野生茶也成了生态富农的“第二通道”。

2013年,龙文琼到梅坪乡庙湾村收干笋时,发现那里有很多野生茶叶没人采摘。问过之后得知,由于海拔较高,山下的茶叶摘完之后没有茶商过来收鲜叶。她不禁感叹:“老百姓家门口的资源不能变成钱,真是可惜。”

从那年起,每到春茶大量上市后,龙文琼就组织老百姓采摘瓦屋镇、水口乡等地山顶上的野生茶鲜叶,与湖南省茶叶研究所合作,加工制作成手工茶,成为市场上的畅销产品。四月八姑娘节前几天,他们还研发出最新产品,“介于红茶和白茶之间,白里透红,有很浓的蜜香味”,取名姑娘茶,为全省独有。

每年,在为期一个月的野生茶采摘周期内,有300多户老百姓为龙文琼采茶,每天平均收入100元,一年每人可增加3000元。梅坪乡木兰田村有位40多岁的独臂妇女,一天采茶收入达到400元,一个月1.2万元,大大减轻了生活压力。

看得见的实惠提高了人们的积极性。“凌晨四点就有人打电话,有时候一连好几个。”说起老百姓的热情,龙文琼既好笑,又觉得欣慰。

为适应发展趋势,2015年龙文琼创办了绥宁县金水湾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去年6月,公司和省茶叶研究所进行茶叶开发管理、厂房建设等技术对接,加工野生茶,开办茶道展示中心,保护野生茶树。

为进一步挖掘绥宁野生茶的潜力,今年1月参加邵阳市“ 两会”时,龙文琼递交了《关于请求市政府支持绥宁开发野生白茶从而带动旅游发展的建议》。

“绥宁是山区县、林业县,野生茶叶资源、品种都十分丰富,全县达16000亩,以瓦屋、水口等乡镇最多,年产鲜叶30万斤,产值4500万元,产品由湖南省茶叶研究所监制,在市场上非常畅销,货源供不应求,但目前不成规模。”她在《建议》中说。

在不远的将来,龙文琼还计划把绥宁野生茶和城步古树茶道、洞口茶园、新宁山茶园等区域特色融合在一起,形成一条采茶品茶的旅游黄金之路,一条扶贫脱贫的致富之路。

记者手记

工业化时代,技术与机械的介入,往往意味着更多的产值与财富。那些强大的钢铁“超人”,极大丰富了人们的物质拥有,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那些交通不便,工业化难以渗透的偏远山区,也就成了贫穷的代名词。也就是说,绿水青山反而成了穷山恶水。

没有人不憎恶贫穷,对财富,人们充满渴望,以至于对工业,人们近乎迷信。山区人在期待引进工业项目无果后,便纷纷把目光投向外界,逃离土地,到工业发达的地区打工成为常态。

龙文琼则在工业发展的大潮流中选择了逆行。她执着于被多数人诟病的传统生产方式,她让家禽与蔬菜都按照它们原本的姿态自然生长,她在大山里采摘着最原始的野生鲜茶。她注意到,在工业化的大背景下,原生态的有机产品反而越发稀缺,发展的缓慢与落后,也让山区保留了较完整的生态系统。

生态才是山区农村最大的优势。在龙文琼的眼里,绿水青山一直就是金山银山。而她想做的也正在做的,就是带领绥宁山区的人们,把原生态的产品,卖给工业化发达的都市人,这个市场有着巨大的前景。这比绝大多数工业项目更接绥宁的地气。放眼湖湘大地,在脱贫攻坚战役中,期待有更多的龙文琼出现。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