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福寺碧湖诗社:湖南近代史上最牛诗社

      [来源:文萃报供稿]      2017-04-10 15:15:44

文丨杨锡贵

古今文人喜欢结社,清代湖南文人也不例外。晚清的湖南诗社以长沙为中心,清咸丰年间有王闿运、邓辅纶等结成的兰林词社,清光绪元年(1875)有僧笠云(芳圃)、徐树钧等结成的麓山诗社,清光绪十二年(1886)则有王闿运、郭嵩焘、八指头陀(寄禅)、笠云等成立的碧湖诗社,清光绪十七年(1891)有郑襄(字湛侯)、易顺鼎、程颂万等结湘社于蜕园。这些诗社中,儒佛合一的碧湖诗社是湖南近代史上一个最为著名的文人社团,对近代湖湘诗派的影响也最大。

一、诗社在千年古刹开福寺成立

位于今长沙市开福区辖境内的开福寺,创自五代,距今已一千有余年,比岳麓书院的历史还要悠久,至今仍香火旺盛,梵音不辍。该寺历代高僧辈出,如开山祖师保宁、赐号“广利大师”的洪蕴、中兴祖师道宁、“航海而来”的僧佛国、诗僧笠云和海印等大德高僧。开福寺一带本就是马楚避暑胜地,至北宋末年已形成紫微山、碧浪湖等十六大胜景,引得历代名流雅士争相游览觞咏,风景之美、人文之胜,曾经独步湖湘。至清末民国时期,开福寺已居长沙八大丛林之首。

开福寺后有碧浪湖,为开福寺十六景之一,“水光含镜碧,山色拥螺青”,景色诱人,是历代文人名士游览胜地。清光绪年间有一位名叫陈海鹏(字程初)的湘军总兵,在碧浪湖旁筑屋三椽,极幽静之致;陈海鹏与开福寺关系密切,曾与善士一起“修葺该寺毗卢殿,并施金构亭于寺后,俯看碧浪湖,规复祓禊之旧”,并题写“古开福寺”横额;陈又在此喂养大量水鸭,烹制的鸭馔味美无比,引得省城及各地名流趋之若鹜,陈家高朋满座,常有鸿儒谈笑其中。

开福寺碧浪湖

僧俗名流相聚于此,美味佳肴之后,少不了品茗吟咏一番,在王闿运、郭嵩焘等倡议下,大家决定成立诗社,取碧浪湖的省称,名之曰碧湖诗社。诗社正式成立是在清光绪十二年六月十五日(1886年7月16日),屈指算来,至今已有130周年。

二、诗社成员皆一时名流之选

古开福寺为碧湖诗社提供了极佳的活动平台,一时闻名遐尔的文人学者如王闿运、郭嵩焘、陈三立等,以及名满海内的高僧大德释敬安、笠云、海印等亦乐于加盟其中。

诗社社长王闿运(1833-1916),籍贯湖南湘潭,出生于长沙,在营盘街筑有小楼即湘绮楼,人们因此称其为湘绮先生。王虽只有举人学历,但颇负时誉。早年曾周旋于湘军将领之间,受曾国藩厚待;又曾应权倾一时的大臣肃顺之聘,在其家任教读,甚受礼遇。主持或主讲过成都尊经书院、长沙思贤讲舍、衡州船山书院、南昌高等学堂,门生众多,杨度、夏寿田、廖平、杨锐、刘光第、齐白石、张晃、杨庄等名人均是其门下弟子。民初所编《光宣诗坛总录》,王闿运被列为诗坛头领,冠于一代诗人之首。名义上由朱经农担任主编、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教育大辞书》称王闿运“门生满天下,举世仰为泰斗,诗文亦称当代第一”王闿运在关经学、史学著述之众,用力之深,影响之大,在近代罕见;但因文名太甚,人们多将其视作文人,王闿运对此甚感委屈,“尝慨然自叹曰:我非文人,乃学人也”。平心而论,王闿运一生的主要成就,确实不仅仅是限于文学方面,他是一位多方面均有成就的学者。

郭嵩焘(1818-1891),湖南湘阴人,后移居长沙。进士出身。作为清朝官员,郭嵩焘曾官至署广东巡抚(相当于今天的省长)、首任驻英公使兼驻法公使。郭嵩焘是晚清湘军最重要的智囊,曾力谏曾国藩出山,力保左宗棠免受陷害,力促湘军水师和厘金制度之设。作为思想家的郭嵩焘,被后人誉为“洋务先知”,其关于洋务的见识领先当时所有的中国人,不仅考究西方政体,而且敢于肯定其优长之处,主张全面学习西方的长处,这使他名噪朝野,但也导致了他人生的最后“失败”。作为学者的郭嵩焘,在传统的经、史、子、集四部都有著述,后人整理成《郭嵩焘集》,共计15大册。

诗社成员陈三立(1853—1937),湖南巡抚陈宝箴之子,字伯严,号散原,也是诗社重要成员,同光体赣派代表人物,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

诗社成员曾广钧(1866-1929),字重伯,系曾国藩长孙,23岁即中进士,被目为“才子”,翰林苑编修,国史馆协修。甲午战争后,官广西知府。其诗惊才艳丽,属温李一派,王闿运称其为“圣童”,梁启超誉其为“诗界八贤”,《光宣诗坛点将录》以天巧星浪子燕青当之,《近百年诗坛点将录》则以天慧星拼命三郎石秀当之。

碧湖诗社的方外人士中名气最大的释敬安(1851—1921),字寄禅,自号八指头陀。湘潭人。曾任衡阳罗汉寺、南岳上封寺和大善寺、宁乡密印寺、湘阴神鼎山资圣寺、长沙上林寺、宁波天童寺等名刹住持,是近代著名诗僧,诗风自然、清新、豪放、深沉。民国元年(1912),组织中华佛教总会,被推为会长。

碧湖诗社方外人士中的海印也是著名诗僧,傅熊湘称:“湘中诗僧,笠云、寄禅而外,首推海印”。海印(1860-1924),俗姓张,字涵虚。法号释永光,自号憨头陀。湖南益阳县石笋乡洋溪江村人。16岁时即在衡山祝圣寺剃度,依默庵上人,潜心佛理。曾先后住持沅江景星寺、益阳白鹿寺、宁乡沩山密印寺、长沙开福寺等寺院。寓居上海时,曾参加柳亚子等人主持的南社。他习医,工书画,善诗。著作有《碧湖集》、《曼陀罗诗存》等。海印任开福寺住持期间,曾于民国元年(1912)在该寺创建中华佛教总会湖南支部。

诗社的其他成员,如熊鹤村、张祖同(字雨珊)、文廷式、胡元仪、罗君甫、涂次衡、王楷(字雁峰)、陈海鹏(字程初)、陈锐、余肇康以及笠云、自修、如客、常静等,皆为一时名流之选。

三、诗社活动极一时之盛

诗社成立后,“春朝秋夕,集缁素之能诗文者,聊吟煮茗,嗣响风骚,亦吾湘之胜概矣”,儒释唱酬,极一时之盛。每次集会活动,由1-2人主持。碧湖诗社的活动甚多,岁时佳节,往往为碧湖之游,或观荷赏月,或绘丹青、挥瀚墨,或分韵赋诗,相互唱和,不一而足。

关于碧湖诗社集会的具体情况,透过诗社成员的诗作,可窥一斑。

郭嵩焘《笠云·寄禅开碧湖吟社,为作展重九之会;邀熊鹤村不至,叠前韵枉诗,次韵奉答》:

重开九日菊花尊,莲社曾闻长老言。我亦鲫鱼甘受饵,君如鸥鸟独辞温。将军筑室花光绕,古寺临江水气昏。诗老自夸游岳遍,岂知柰苑有沙门。

海印的诗能脱出禅家诗派,当世风雅巨公乐意与之交往,海印亦常邀友朋来寺内听经、唱和。如程颂万有《九日海印召集开福寺》长诗一首,记受海印之邀赴开福寺之事。诗云:

身出城外游,飘飘若虚舟。况挈九日酒,而无三里陬。山门截驰道,廊戍森刀头。诗禅别一房,赚入深重幽。砌碧耸寄舫,窗红多坏油。春关花木荄,迭为兵火搜。僧言幸不战,呗颂余今丘。碧洼槛前场,突爓凌高秋。缅寻儿时钓,虚触老泪流。鏖诗劝取酒,莫耽城中忧。城居曩凭高,见异咫亦愁。不如祓郊垧,权遂一日谋。出城矜已高,入城虚类囚。怅望麓山渡,归人如蚁稠。

民国时期,碧湖诗社仍常有集会。刘善泽《海印上人碧湘诗集序》:“国变后,海印续倡碧湖诗社于会春园遗址,旧志所谓碧浪湖者,葺舍数椽,人多河汾之俦,社则月泉之比。以余沉冥孤往,相招插足其间,沈瀣之投,殆逾夙分。每制一章半偈,必示余推敲而后快。宙后行迈羁旅,时获与俱,其诗虽不必袭前贤之迹以篇句相高,而自有其所以为诗者。”

碧湖诗社民国时期的集会也很活跃。民国三年(1914)上巳(三月巳日),华昌公司总经理梁焕奎赴海印上人之招,修禊碧湖诗社,即送社长王闿运入都,有《甲寅上巳禊集碧浪湖有作》诗。民国四年(1915)上巳,碧浪湖修禊,参加碧湖诗社此次集会的有王闿运、曹典球、李肖聃、王啸苏、刘善泽、曾广钧、吴雁舟、程颂万(子大)、袁绪钦(叔舆)、易由甫、陈豪生、徐实宾、海印、释敬安等凡十数人,推王闿运为首座,最为年少的刘善泽(字腴深)任诗社副社长……

四、碧湖诗社佚闻趣事

碧浪湖多鲫鱼,卿鱼成了诗社成员笔下相嘲和自嘲的对象。有一次,王闿运邀集名士至碧湖诗社,惟独忘记通知时任城南书院山长的王楷(雁峰),王很是不满,遂作诗相嘲:“长沙近事君知否?碧浪湖边多鲫鱼。”后郭嵩焘作展重阳会,王因事未能参加,郭遂赋七古一章,中有句云:“王郎妙语谁能识,碧湖便可名金鲫。城南诗老掉头去,钓竿鱼尾不相值。”又有《赠熊鹤村》云:“我亦鲫鱼甘受饵,君如鸥鸟独辞温。”民国4年(1915)上巳碧浪湖修禊,湘绮老人王闿运尚拿此事打趣,吟颂“长沙旧事君知否,碧浪湖边多鲫鱼”句以为笑乐。

一次,程颂万应海印之邀赴开福寺听经,却因大雨未能成行,深感懊恼和遗憾,因而专为此事写了一首《海印约开福寺听经阻雨》诗:

钟廊香积感斋缘,背郭寻诗入漏天。

一半春来晴几日,二是里外寺多年。

更无物色渔樵里,况断招呼水石边。

蹭蹬乾坤俱未了,融泥何处晒芳鞯。

碧湖诗社的陈海鹏虽喜吟诗,但毕竟是武人出身,根底甚浅,诗学素养不深,因此常常闹笑话。曾作诗,中有“玲珑五云起其中”句,以之示王先谦,王颇赞其典丽。陈退告人曰:“谁谓王君博雅?我直抄《长恨歌》全句,伊尚不知。”闻其言者莫不失笑,因白居易《长恨歌》原句为“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陈又尝拜何方伯枢,时盛暑,何谓:“升冠。”陈谓:“系盛礼,谦不敢当。”何固请,陈乃两手端然将冠捧下曰:“今日我班门弄斧矣。”于是湘人相嘲,凡脱帽辄谓之班门弄斧。

王闿运论诗,标榜汉魏六朝,被称为汉魏六朝诗派。“盖其墨守古法,不随时代风气为转移,虽明之前后七子无以过之”。陈锐、程颂万等诗社成员与其主张一致,诗僧之荔云、寄禅、来因诗以恬静淡远为主调,与王闿运在主张上虽不尽同,也还相近。但诗社其他成员却都是宋诗派作家,有违其初衷,王闿运曾两次枉约,郭嵩焘非常不满,当因诗人的主张与参加者的差异所致。不过,汉魏六朝诗派的出现,在宋诗运动不断发展,同光体声势正盛的情况下,使晚清诗坛更显得纷繁热闹。

2016年碧湖诗社成立130周年专题吟诵会与会人员合影

上世纪80年代,为继承中华传统文化,碧湖诗社重开,杨第甫、黄曾甫、刘人寿、史鹏、伏家芬、易仲威等联翩而至,在此“栖凤藏龙”之地嘤鸣唱和。2016年岁末,在开福寺举行的碧湖诗社成立130周年专题吟诵会上,老诗人已显寥寥,好在今日骚坛已是“雏凤清于老凤声”,吟诵会年轻人独领风骚。

(整合自《湖南日报》、微信公众号“雅集文化”)

[责编:饶平平]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