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儿,咱们跳一支水上芭蕾吧

2021-11-19 09:06:25 [来源:湖南日报·华声在线] [作者:徐亚平] [编辑:刘茜]
字体:【

徐亚平

南昌鸟友周诗莹,可喜欢凤头䴙䴘了,常随其老师、生态摄影家余会功先生,去鄱阳湖看它、拍它。

她一拍到凤头䴙䴘总会欢天喜地地给我发来鸟儿的“生活艺术照”,还问我,洞庭湖有凤头䴙䴘吗?我说,没有。就是让她足够得意、骄傲,进而珍摄。

其实,咱洞庭湖是有凤头䴙䴘的。在哪儿?一般人我是不会告诉的。

寒露时节,汨罗市委书记朱平波欣喜地告诉我,汨罗江湿地来了一种特别漂亮的鸟——凤头䴙䴘。我说,这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情,说明汨罗江湿地生态越来越美了。

顾名思义,凤头䴙䴘是披了“凤头”的䴙䴘。这是一种游禽,也是体型最大的一种䴙䴘。它跟其它鸟儿不一样,它有更多“人”的东西。

你看它的长相,灰色、细长的脖子,俨然京剧大师郭小庄登台时那一亮相英姿。丰满的胸脯美美地挺立着,羽毛从头顶自上而下依次是黑色、褐色、灰色,过渡出流线型的韵律。背部瘦长,对,有点像猎豹,正面看去像一个漂亮的葫芦。从嘴角到眼睛还画了条浓黑的眼线,有些像京剧脸谱中小花脸的画法。

凤头䴙䴘头顶一撮浓密细长的三角黑羽毛,可是它心情的晴雨表呢。情绪高涨时羽毛直直耸立,如同打开的一把折子扇。金色和绛色的心形“羽扇”,映衬它瘦长的脸和络腮胡子——美国老总统林肯不就是这样的么?再配上那张乌黑的嘴巴,像头顶王冠的大王在巡湖呢,漂亮而又威仪。山林有孔雀开屏,虽然䴙䴘没有这么蔚然,但是卓异呀。

小家伙会玩,能玩出花样来,它们最懂行为艺术。时常把头部朝下没进水里,接着完成一个前翻滚动作,然后在水下作一段高速潜泳,再在远处露头,拱出水面来,仿佛在问“我萌呆了吧”。

再说说优雅。凤头䴙䴘睡觉也是优雅第一,它把头仰翻90度,安插在自己的背上,藏起来,看不到头,只留那一双媚眼……

凤头䴙䴘是天才建筑师,善于在水中浅滩或茂密的水生植物的叶上筑巢,房子既坚固防水,又安稳隐蔽。

由于建筑材料全是水生植物的叶子,它们的爱巢会随着水位的上涨而浮起。晚风拂过,小窝成了孩子们浪漫的水上秋千。

浮巢里的湿草发酵后必然产生热量,这无疑有助于鸟蛋的孵化。凤儿们本来贪玩,所以,亲鸟在孵卵期间也能忙里偷闲,到巢外去疯一会儿。

凤头䴙䴘的“鸟”生,自然是最最快乐的“鸟”生。

凤头䴙䴘的恋爱季,特别灿烂,充满着艺术的味道。

为了爱情,䴙䴘王子之间也有决斗。但其决斗,绝非兵戈相见,而是一场技艺精湛的舞蹈竞技。只有最优秀的艺术家,才能博得“美人”的芳心。

比赛即将拉开序幕,先来个热身运动,伸展伸展脖颈和筋骨。

它们挺起胸膛向对方冲将上去,胸膛顶着胸膛,头部各自前翻后仰,快速、长时间地重复着这一动作。

仰着头动作剧烈,它们忽而前后摇晃,忽而左右摆动,忽而挺起胸膛向前冲去,忽而一头扎进水里,匍匐前行,突然蹦到你的面前。如此顶尖的芭蕾舞表演,真叫人拍案叫绝。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王子抱得美人归,从此举案齐眉,朝夕相守。

等到有了自己的宝宝,凤头䴙䴘孵化期都是小两口相互值护、轮流觅食。

宝宝们出世后,爸爸和妈妈共同抚养,尽享天伦之乐。

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母爱最是伟大,凤儿妈妈总是把宝宝们驮在背上,仙游于碧水之上,不时用自己的羽翼为儿女们遮风防雨。对了,它们的羽毛短而稠密,具有抗湿性,是不透水的。

䴙䴘宝宝的童年岁月难忘妈妈的小背篓。

春去冬来凤归期,又是一年迁徙时。凤头䴙䴘每年3月中下旬早早迁到东北繁殖,10月中旬会迁离繁殖地回到美丽的南国,迁徙时喜欢成群结队。

冬天的洞庭湖,你也许能幸运看到这群优雅的精灵哩。若有来生,我一定要变成一只凤头䴙䴘,天天跟这群精灵在洞庭湖里混,兴许,我也会很俊美、很优雅快乐地活着。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个红颜知己呢。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