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谢璞故里,栽棵献给未来的树

2021-11-19 09:05:29 [来源:湖南日报·华声在线] [作者:廖慧文] [编辑:刘茜]
字体:【

谢璞先生漫画像。

杨新志/画

谢璞儿童文学奖颁奖现场。

廖慧文

儿童文学是文学世界里不可忽视的一个门类,它天真质朴、充满想象,具有童趣、原始之美。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可以跨越不同年龄审美取向,浸润读者的心灵。

近期,第二届谢璞儿童文学奖在湖南省洞口县颁奖。20篇作品获大奖,30篇作品获提名奖,8名编辑获优秀编辑奖。

这是一个年轻的奖项,影响力正在日益增强。在颁奖仪式上,获奖者和全国多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温习了奖项设立的初衷,也对当下儿童文学创作和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谢璞:一棵去年的树

洞口三中的一角,矗立着一座铜像——一位老先生面带微笑,凝望着校园,目光慈祥而庄重。这座铜像,是根据洞口三中的校友谢璞先生80岁生日的照片塑造的。

谢璞(1932—2018),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洞口县高沙古镇人。谢璞出身普通农家,高中期间开始文学创作。他一生笔耕不辍,尤以散文及儿童文学创作为世人所称道。散文《珍珠赋》入选全国中学《语文》课本和大学中文教材,《二月兰》《竹娃》《忆怪集》《血牡丹》等著作曾影响过几代读者。他还曾任湖南省文联执行主席,培养、扶持了大批湖南乃至全国的文学工作者。

谢璞成名于上世纪70年代。成了专职作家之后,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在洞口生活,写下了许多充满生活气息和家乡风情的文字。他始终凝视着这片土地,用文学之水浇灌着后来者。

“一篇《珍珠赋》,一束《二月兰》,一团《姊妹情》,一脉《小溪流》,一群《小天使》,一缕《丁香梦》……”

提起谢璞,洞口人对他的作品和主编的刊物津津乐道。

行走在洞口三中的青葱校园里,也常常可以听到他的故事。还不时听到同学们以欢快、清朗的声音朗读他的名篇,向这位“学长”致意——“二月兰是开在黑墨油浸的泥土上的……”

湖南作家张效雄曾在大学时代聆听过谢璞的文学讲座。时隔40余年,张效雄仍对这堂课记忆犹新:“谢璞先生气宇轩昂,嗓音洪亮,引经据典,妙语连珠。讲到文学艺术的生命力和影响力时,他连声发问:曹雪芹死了吗?鲁迅死了吗?莎士比亚死了吗?那神情那腔调那种不可置疑的语气,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耳畔,一直激励着我投身文学创作的满腔热情。”

谢璞的小女儿谢然子说,谢璞曾开通过个人博客。她还记得,父亲首先让她在博客里写下了这样一行话:“祝福朋友们心灵的原野鲜花怒放,祝愿朋友们的生活像春天一样的美丽。”

大自然最美。谢璞热爱着自然中生机勃勃的一切,喜欢用自然中的生命打比方。谢然子说,尽管已经离去,但父亲仍然像“一棵去年的树”,发着属于未来的光。

奖项:献给未来的树

“人要把得到的善意传承下去,这样,人间才会是朗朗乾坤。”

2018年,谢璞去世后,他的亲人、朋友和学生们常常想起他挂在嘴边的这句话。人们谋划,要将谢璞的对世界的善意与他辛勤耕耘、念兹在兹的儿童文学事业传递下去——栽下一棵“献给未来的树”。

经过一年多的酝酿,2020年,谢璞儿童文学奖首次评奖。参评作品为短篇儿童文学原创佳作,涵盖童话、寓言、小说、散文、童诗等。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400余位作者的来稿,各类参评的儿童文学短篇作品1000余篇(首)。

“我们对作者的地域不作要求。奖项立足湖南,面向全国,凡在湖南少儿报刊首发的佳作均可参评。”湖南省寓言童话文学研究会会长、谢璞儿童文学奖评委会负责人谢乐军介绍,第一届谢璞儿童文学奖就办出了影响力,今年第二届的评奖共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千余名作者的来稿,各类参评儿童文学短篇作品2000余篇(首)。

评委会主任、省儿童文学学会会长汤素兰欣喜地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老一辈作家如刘丙钧,活跃的儿童文学创作界中青年作家,如安武林、雪野等,还有更年轻一辈的作家,都寄来高水平的稿子,保障我们评奖作品的质量。”

她介绍,评委会聘请作家、评论家、编辑担任评委,对来稿进行了严格认真的三次评选并广泛征求读者意见,初评出入围作品100篇,然后从全国组织专家学者对入围作品进行审读及打分、投票。“我们确保评奖的公益性质以及儿童文学作品积极的价值导向,我们从儿童文学担负培养祖国未来一代的责任出发,来组织这个奖项的评选。确保评选的公益性,以及作品主题思想的积极向上。”

最终,8篇童话、5首(组)童诗、3篇小说、2篇散文、2则寓言,共20篇作品获大奖,30篇作品获提名奖,8名编辑获优秀编辑奖。获奖作者有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也有年轻的新作家,年龄覆盖老、中、青年。

一次获奖,对于作者的激励巨大。“时间洪流滚滚向前,写作宛如‘刻舟求剑’。我一定要停下匆忙的脚步,去警醒自己:在那么多别人赋予我的身份之外,我还是我自己,我还是一个写作者。先爱自己,再爱世界。”此次童话奖获奖者、青年作家袁妲表示,自己的作品是在忙碌的工作和家庭生活中“见缝插针”写出来的。这次获奖,让她认真地审视自己的价值所在。

洞口县土生土长的作家,首届谢璞儿童文学奖小说类一等奖的获得者谢长华动情地说:“由于我自小对谢璞先生的事迹耳熟能详,并深深激励着我,从而让我坚定地走上了文学之路。30年前,我有幸进入省文联由谢璞老师创办的小天使报社工作后,更得到了老师的言传身教,他不但为我指明了儿童文学创作的主攻方向,还对我的作品进行了点面俱到的扶植与点拨,让我从此走上以文为生的道路。至今,我已出版长篇小说近30部,发表各类文学作品600余万字,获了全国各类奖项。半生相随,一生追思,永远感谢谢璞先生。”

讨论:当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儿童文学?

湖南儿童文学发展很早。从黎锦晖的儿童歌舞剧、张天翼的童话,到谢璞主编的《小溪流》《小天使》刊物阵营,再到如今以汤素兰、皮朝晖、邓湘子等知名作家为代表的当代儿童文学作家群,形成了一个有历史渊源、有影响力的儿童文学群体,展示出湖南儿童文学色彩斑斓、意蕴丰美的创作景象。

在颁奖现场,儿童文学专家和作者云集。他们如何看待当下的儿童文学创作?

“有些人认为,写儿童文学就是把一个普通故事里的人物换成小动物就可以了。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谢乐军感慨。

本次获奖童话《破烂熊的梦想》中,主人公破烂熊的职业是收废品,但他朴实勤劳、乐于助人,身无余钱,心怀梦想。当梦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他选择了良知与正义。该童话作者、知名作家皮朝晖谈到,给孩子阅读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符合儿童的年龄特征,内容浅显易懂,简洁明快,童趣盎然。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在清浅的语言中,还蕴含着深刻的内涵。表面上“浅”,实际上“深”。

新作品存在的价值也在于回应时代。“作家是成人,作家的童年是过去的童年,跟当下儿童的童年是不一样的。很多作家回忆自己的童年,写以前的乡村生活,这当然是很重要的题材。但现在跟过去相比,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孩子们的思想、生活和学习,跟以前的孩子不同。”他透露,在科技发达、城市化发展迅速的今天,自己在持续尝试创作反映当下儿童生活的作品。

儿童需要深度阅读吗?答案是一定的。这对创作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评委、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红叶说,儿童文学是为儿童精神成长打底的文学,是任何时代的儿童都能从中获得信心和勇气的文学,是在“更高的阶梯上再现儿童的天真”的文学。与成人文学相比,它表现为另一种反映世界的方式,它要求创作者尊重童年,关怀儿童生存状态,关怀人类的未来。

儿童是独立的生命体。向外,他们要走向与他人、与社会、与广阔的自然宇宙的连接,走向社会化,走向成熟;向内,他们要走向自我,走向人格的独立与完整。儿童的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儿童文学不可以简化、矮化这种复杂性。儿童文学并不回避对人生世相和个体生命感受的描写,关键在于如何写。再者,“儿童”是一个涵括较长年龄跨度的群体,不同年龄、不同成长经历、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对文学的需求也是有差别的,儿童文学创作应充分考虑这些因素。她希冀:“当一个作家不再把儿童文学视为‘小’文学,而能够将之视为一种‘大’文学来创作时,他的创作才能获得我们所期待的广度和深度。”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