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高胆不大”与“艺不高而胆大”

2021-07-30 10:39:3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薛元明] [编辑:欧小雷]
字体:【

薛元明

写下这个题目之后,自己觉得有些别扭拗口。原本只是一句最常见的“艺高人胆大”而已。不过细想一下,也用不着感到奇怪,因为这就是当今书坛的现实写真,“艺高胆不大”与“艺不高而胆大”两种情况并存。

书法圈中转悠,每逢介绍某人物,不是大师即是名家,惊世、有才、儒雅、风流、潇洒、靓丽等等,极尽溢美之词。全世界最好听的,在圈内都能听到,难辨真假。曾写过几篇批评文字,有几个学生常对我说:“老师的胆子真大!”没想到我也会被归为胆大者一类。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胆子大,只是直抒胸臆而已。

如今书坛“胆大”一族者甚多,他们都在大胆地表现个性。很多人可能并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胆大,对于个性也可以说是一知半解。个性是美的,历代经典作品都有个性,但这句话反过来不成立,有个性未必就是经典。忽视了艺术根本的个性并不是个性。定理成立,逆定理不一定成立。眼下很多事情却又证明很多人的胆子一点都不大,很不自信。展览变成竞相克隆,甚至直接临摹古人的作品参展。对名家崇拜和跟风并没有错,跟风也不是坏事,最可怕的就是永远跟风,一辈子学着别人的腔调,说着别人的话,那就不是好事了。

书坛现如今确确实实存在着“艺不高人胆大”现象。最常见的几种列出作为参照:一是材料——非纸。书法必须要用宣纸或类似宣纸的替代品,现在多用色宣。有时干脆就不用宣纸,比如在人身体上直接写字。甚至宣称此乃书法创新,国内独家。像这样的情况,最好一家没有,半家也是多余。二是工具——非笔。笔墨纸砚是书法创作必不可少的工具。有时偶尔发疯,用竹笔、手指来换换口味,未尝不可。但现在有一些不走常态而非要玩另类,哗众取宠。比如把人体倒立起来,用长发濡墨。非得在大庭广众之下玩一些杂耍,实不可取。毛笔驾驭很难,要是毛笔能够随心所欲、得心应手,还有什么用不好呢?三是规格——非常。现在的宣纸愈弄愈大,愈来愈长,用拖把、用扫帚写字,弄出一个个“巨无霸”。殊不知,愈大愈容易暴露毛病,愈是容易出丑。

艺术创作中需要的胆大无需表现在口头上,或表现在日常举止中,用最大的毛笔、最大的宣纸,其实都不能证明书家的造诣有多深。胆大更不是简单地说大话、玩噱头。胆大是一种内在的精神力量,是与古人比“争一座位”的雄心,一种特立独行的主张,哪怕最常见的一句话“点画和章法敢这样处理?”能够说出口,必须有底气。所谓“艺高人胆大”,需要艺术和文化内涵的支撑。

窃以为,如今学问与口气成反比。学问愈小、口气愈大。自大者极易自卑,有时得意忘形、无所顾忌,视天下如无物,又像气球一般,一戳即破。勇于展示、敢于展示、积极展示,不是坏事,但不能恣意妄为。作为书家,还是“艺高胆不大”好一些。对书法艺术和中国传统文化,我们要有敬畏之心。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