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是怎样炼成的——探寻湖南文艺经典背后的“工匠精神”】欢笑与掌声背后,是倔强

2021-06-17 06:58:0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龙文泱] [编辑:欧小雷]
字体:【

滑稽节目《小夫妻》剧照。 (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供图)

滑稽节目《小夫妻》剧照。 (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供图)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龙文泱

【闪亮名片】

5月5日,第十一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魔术·滑稽比赛落幕,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原创作品滑稽节目《小夫妻》获得中国杂技界最高奖项——金菊奖。这是湖南的滑稽节目首次摘得金菊奖,也是时隔13年后,湖南杂技再次摘得金菊。

中国杂技金菊奖是经中央批准设立,由中国文联和中国杂技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全国性文艺专业奖项,是中国杂技界的最高奖项。

【内容梗概】

醉酒晚归的丈夫敲门,在家中等候已久的妻子怒气冲冲地开门。丈夫跌跌撞撞进屋,妻子狠狠地拧丈夫的耳朵,并顺势让他摔倒在地上……戏剧矛盾由此展开,两夫妻满屋子追打,鸡飞狗跳,荒诞不羁,引人发笑。当两夫妻的“战斗”进展到白热化之际,孩子的一声啼哭打破了僵局。夫妻照顾孩子的画面,温馨幸福。妻子帮丈夫拭去头上的汗,满脸心疼,仿佛刚才的激烈“战争”不曾发生。

【创作故事】

他们不想,你只关注他们是否能不断超越人体极限。

他们不想,人们说他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他们不想,一份职业到了25岁就难以继续。

他们是杂技演员。这一次,准确地说,是湖南杂技演员。

他们捧着清香而灿烂的金菊,那是中国对杂技演员的最高褒奖。他们拼命地学习音乐、戏剧、文学,解读时代课题,分析人生百态,只想用行动展现心里的那份倔强:杂技和杂技演员,可以走得更远。

不只有高难度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湖南省杂技团(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前身)的节目十分丰富,大武术、水流星、柔术咬花、蹬技、刀火门、椅子顶、走钢丝等,很受群众欢迎。

“以前的杂技节目为了吸引观众,演的都是刀‘杀’活人这种刺激的节目。后来,去掉不利于人民身心健康的内容,发展杂技技巧。”黄日光说。他是湖南省杂技团组建时的第一批成员。

挑战人体极限的高难度杂技表演固然吸引眼球,但杂技的其他领域同样魅力十足。《小夫妻》摘得金菊的比赛,为第十一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魔术·滑稽比赛。比赛名称指出了杂技这个大家庭中两个重要的成员:魔术和滑稽节目。

实际上,以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为代表的中国杂技院团,早就开始了杂技与戏剧、音乐元素结合的探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1988年,柔术造型《春蚕吐丝》《晃球顶技》在首届新苗杯全国杂技比赛中获得金奖,湖南省杂技团迎来建团以来的奖项“零”突破。这个节目的杂技动作设计结合了蚕的习性特征,在简单地展示动作之外,有意识地表达思想,展现意境。

2018年,在乌克兰第三届“金栗子”国际青少年马戏艺术节上,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创排的《丝路芳华——柔术造型》以绝对优势问鼎总冠军。其动作造型来源于敦煌壁画,技巧取法湖南柔术。

2015年,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创排杂技剧《梦之旅》。2016年至2019年,《梦之旅》在美国、加拿大商演超过600场,场场爆满。该剧通过戏剧表演的手法将各种杂技技艺串联起来,表达人们为了追求美好生活不屈不挠,最终会获得幸福的理念。

《梦之旅》最受欢迎的角色,是程志扮演的小丑。他是《小夫妻》中的丈夫。“我的偶像是卓别林,小丑也有机会成为大师。”《梦之旅》商演的成功经验,让程志找到了单纯依靠高难度技巧之外的路。

不只是逗人笑

但正如我们所熟知,卓别林闻名世界,不只是逗笑观众那样简单。他的作品中蕴藏着深刻的思想,与时代和人民紧密结合。

滑稽节目《小夫妻》讲述了当代年轻夫妻在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虽然有抱怨和矛盾,但仍然相互理解的故事。这个约6分钟的小节目,固然不能与卓别林的《大独裁者》《摩登时代》相比,但它以小小的视角,映照了当今时代众多普通夫妻之间的喜怒哀乐,让人欢笑之时,想到自己的爱人、父母、家庭,心中感慨万千。

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滑稽艺术委员会主任安宁认为,《小夫妻》题材好,通过滑稽的方式表现现代都市生活的情趣,贴近生活,有现代气息。其中表达的小家大国理念,很有社会价值。

《小夫妻》创作团队,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创作的。该剧导演、省杂技艺术剧院演出团团长王蓓认为:“滑稽节目不是逗笑观众就行了,一定要有思想,让人有回味。《小夫妻》的选题和其中许多创意灵感都来源于现实生活。”

《小夫妻》时长只有约6分钟,但创排用了大半年时间。“创排《小夫妻》,大量时间用在研究如何构建剧情,把握好轻松幽默和传播正能量之间的度。”省杂技艺术剧院董事长赵双午说,这是最大的难点。

利用新杂技剧《红》排练的间隙,经过不断地思考、思维碰撞,他们终于找到将滑稽幽默的技艺表演与情景剧恰当融合的路径。如用酒瓶、花瓶、奶瓶,将丈夫醉醺醺回家、妻子怒气冲冲责怪、孩子啼哭等情节巧妙地串联起来,引出矛盾,又化解矛盾,张弛有度,转换自然。王蓓说,希望《小夫妻》能鼓励观众用幽默化解矛盾,用爱感染彼此。

不想吃“青春饭”

程志没想过,自己会以29岁的“高龄”站上中国杂技的最高领奖台。毕竟,杂技演员到了25岁就是“老演员”,开始走下坡路。虽然男演员的艺术生命稍长,但仍是一身伤病,别无他技,前路迷茫。

“年纪大了可以改行做行政,也可以留在团里当杂技老师,但我太喜欢舞台了,我想在舞台上留得久一点。”同样“高龄”的28岁女演员苏子慧吐露心声,她是红遍欧美的杂技剧《梦之旅》的女主角。

只有高难度技术表演的杂技节目,当然难以打破杂技演员们吃“青春饭”的僵局。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长期的探索,一点一点,艰难地拓宽着这条路。

从《梦之旅》到跨界融合舞台剧《加油吧,少年!》,杂技基本功训练与艺术修养培养并重,湖南杂技演员的培训思路融入在一个个新创节目中,受到业界认可。

《梦之旅》让程志接受了系统性的滑稽演员训练,使他增加了杂技技术之外的技能,提升了临场应变能力。此次创作《小夫妻》,他又开始参与节目编导。《小夫妻》的导演王蓓,是杂技演员出身。90后的女主角曾碧斐,也不算年轻演员了。他们都格外珍惜探索的机会。《红》一周排练6天,从早到晚。他们利用一切休息时间,见缝插针创作、排练《小夫妻》。伤痛、辛苦?杂技演员不怕这些。

最终,《小夫妻》成功摘得金菊奖。获奖了,创作团队开心。他们更高兴的是,可以与舞台相伴更久了。王蓓看到了“今后创作的新思路和方向”。程志则打算结合中国观众的审美习惯,形成自己的风格,当一个有本土文化魅力的中国“小丑”。

【评论】

“小夫妻”不可“小”觑

陈善君

《小夫妻》节目时长仅6分钟左右,何以能拿大奖?其实,题材小、切入小、时间短、小制作的文艺作品取得成功的不乏其例。花鼓小戏《打铜锣》《补锅》诉尽了百态人生,《小夫妻》同样“小”觑不得。

一是它小中见大立意高。《小夫妻》表现的确确实实是当下极其普通的“小夫妻”平凡生活的日常“小插曲”。“小丈夫”在外喝酒晚归,“小妻子”在家带娃睡觉。她对他有抱怨有责怪,甚至进行点“小责罚”,实不为过;他有愧意作保证,甘心挨罚、尽力讨好、争取谅解,也属理所当然。最后,“小夫妻”在共同照看小孩中重新取得信任和理解,小家庭重归宁静美好。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你好我好,家就好了;你家好了,我家好了,国家就好了。“小夫妻”这次好了,下次也会好的,大家自然就放心了。《小夫妻》的立意如此高妙,它说出了该说的,没有说的也足以让你体会得到。特别是在当下大力倡导优良家风,砥砺奋进、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时代背景下,它的“言外之旨”“韵外之致”往往不经意地就带出观众会心的笑。

二是它平中见奇创意新。《小夫妻》尽管篇幅短小,但是它结构完整。作品起承转合,通过“惹怒、发怒、释怒、息怒”4个阶段,完整地再现了小夫妻“这一次”由不和谐到和谐的人生“小插曲”。这尚不足以为奇。奇就奇在“惹怒”中压瓶子的魔术表演、“发怒”中悬身子的力量表现、“释怒”中的滚筒技巧、“息怒”中的空中取物。这样就把剧情故事和杂技技艺有机结合起来,显得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既严肃认真,又滑稽可笑。

三是它艺中见道达意好。滑稽表演不能说话,《小夫妻》的两位演员程志、曾碧斐的表情和动作到位,深谙幽默滑稽之道、张弛有度。作品编排有道,4个瓶子用得特别好,敲门前拿着的酒瓶、滚筒用的平倒的酒瓶、抛接的仙人掌花瓶,以及喂小孩的奶瓶,完完全全形成了作品的4个“梗”:既是道具,也是符号,熔故事、思想、情感、技艺于一炉,起到了“无声胜有声”的作用。作品的声效处理无可挑剔,特别是其中的4声喊令人拍案叫绝。男演员第一声喊出的无奈、第二声喊出的惭愧、第三声喊出的委屈,以及小孩哭喊出来夫妻间的相亲相爱,让人感同身受,“每一个毛孔都舒服”,真是做到了非喊不可、不喊不行。

由此观之,《小夫妻》的“小”体现的是文艺的接地气、烟火味,体现的是文艺如何注重细节和思维的细密,体现的是文艺的精益求精。《小夫妻》是“小”作品,更是难得的文艺精品。

相关专题:精品是怎样炼成的--探寻湖南文艺经典背后的"工匠精神"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