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父辈的旗帜——我身边老共产党员的青春年华】我的志愿军爷爷

2021-06-04 10:31:38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字体:【  
我和爸爸一起去看望爷爷的时候,91岁的他正在用放大镜看一叠厚厚的党史学习资料。他说他想去试试支部的党史答题比赛。

肖一诺

我和爸爸一起去看望爷爷的时候,91岁的他正在用放大镜看一叠厚厚的党史学习资料。他说他想去试试支部的党史答题比赛。

这一刻,我才想起,爷爷不只是个爱在小区里散步聊天的老头,他还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1949年11月,爷爷在中南军政大学湖南分校参军,1950年10月23日晚上,20岁的他跟随第150师第450团的脚步,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

爷爷告诉我,抗美援朝战争伊始,他只做一些勤务工作和青年团的日常工作。后来随着战争的深入,伤员越来越多。他所在的干部处全部上了一线,一人负责一个连队,送弹药补给到前线,护送伤员回后方救治安顿。

那时的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空军力量尚未壮大,没有制空权。爷爷说:“在朝鲜,吃的是‘田嘎吉’,受的是飞机气。”“田嘎吉”指的是泡菜。敌军飞机太多,为了隐藏军队行踪,部队只能晚上行军,手上扎手巾做记号,拉着前面人的衣服,列队前进。临到拂晓,就开始划地方,一个战士一个坑,自己挖洞隐藏。

一件雨衣,一件大衣,既是防雨防寒的衣物,也是战士们休息时的铺盖。战争期间,连着几个月睡在山上早已是家常便饭。爷爷回忆道:“地上的建筑物都炸光了,我们都是睡在山上挖的‘猫耳洞’里。”长期睡在潮湿阴冷的洞里,爷爷患上了支气管炎,如今心脏也装了起搏器。

这一次,爷爷又给我讲起汉江阻击战。因为装备落后,战友们在拿生命守住防线。“靠的就是思想意志!”爷爷最为得意的一次伏击战,是他们团歼灭了联合国军队坦克营,那是当时世界上最精良的坦克部队。

爷爷至今还保存着一个包得整整齐齐的布包。布包上是红底白字的四个大字——“保家卫国”,里面是一本纪念册、一张用朝鲜文字书写的证件、几张和战友们在朝鲜的合影。

爷爷指着合影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告诉我:“这是我们排的排长。那次我负伤了,他背着我跑到了医院,看着我做完了手术。然后他对我说:‘好了,现在换我去赴死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爷爷说这些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我看着老照片上那张灿烂的笑脸,想到了毛岸英等无数长眠在朝鲜的英烈。

1953年,爷爷火线入党。他的入党介绍人在他入党材料中评价:“该同志在工作战斗中,一贯表现优秀,思想坚定。”

1955年,爷爷终于回到了离别五年的祖国。他回到家乡衡山县粮食局参加工作,三年后,他获评衡山县粮食局“先进工作者”。1961年,他又被评为衡山县复员、转业、退伍军人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分子代表。

在家乡的前途大好时,爷爷追随奶奶来到了柘溪水电站,直至1990年退休。28年,爷爷为初期益阳电力系统的建设,贡献了半生精力。

1962年2月,柘溪水电站第一台机组刚开始运行发电。爷爷刚来时,从事的是行政工作。但到了第二年,因为组织的需要,爷爷转岗成为了一名电力运行工。对电力专业知识和变电运行工作一窍不通的爷爷,为了不辜负组织的厚望,从头开始一点点学起。

爷爷把初中至高中的课程全部自学了一遍。他又找来《电工基础》和变电运行的资料与书籍,抓住一切零散的时间刻苦攻读,一有不懂的地方就虚心向他人请教。

凭着一股倔劲,爷爷熟练掌握了技术操作和事故处理等方面的技能,不到两年时间,他成了同事们交口称赞的专家。当运行工期间,爷爷最为人称道的,是他对安全隐患的发现排查能力。

1963年,爷爷通过观察到地上撒落的金属颗粒,发现了断路器与电流互感器之间的连接线夹正在熔铝。1964年,他又通过异常气味,发现了因高温高负荷引起的电缆碳化。他一共发现四起重大隐患,防止了重大事故的发生,成功守护了柘溪水电站。

从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回到祖国建设电力系统,爷爷始终坚持军人踏实肯干的作风,不忘入党初心。每次回首过去的峥嵘岁月,他感慨最多的还是:“感谢党,今天祖国强大了,大家的日子也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