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投机”徇大义 妙计除叛徒

2021-05-01 09:31:1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虢安仁] [编辑:夏博]字体:【  
1928年4月15日,中共中央组织局主任罗亦农被叛徒出卖,随即被捕牺牲。中央特科很快通过“内线”杨登瀛查实得知,出卖罗亦农的人正是他的贴身秘书何家兴。于是,由陈赓带队,在最短时间里执行了铁的纪律,将叛徒处决。

宋再生(中)。 (资料图片)

虢安仁

1928年4月15日,中共中央组织局主任罗亦农被叛徒出卖,随即被捕牺牲。中央特科很快通过“内线”杨登瀛查实得知,出卖罗亦农的人正是他的贴身秘书何家兴。于是,由陈赓带队,在最短时间里执行了铁的纪律,将叛徒处决。

这一次惊险的较量和造成的重大损失,让陈赓意识到,仅仅依靠杨登瀛一个内线是远远不够的。陈赓找到杨登瀛,让杨登瀛想法子在淞沪警备司令部、中统上海站等部门安插钉子。

此时,党中央将一个年轻人调到了中央特科,留在陈赓身边工作。他就是宋再生。

“拜师”蒋伯器,意在熊式辉

宋再生,原名宋启荣,浙江诸暨人。1925年“五卅运动”时,他在上海入党,后被党组织派到山东济南从事“工运”工作。1928年5月日军制造“济南惨案”后,他回到上海,到中央特科工作。

淞沪警备司令部位于上海徐汇区龙华镇龙华寺以北,原本是一所兵工厂,1927年白崇禧率军进驻上海后,在此设立了警备司令部,1928年4月又改称淞沪警备司令部。从此,这里成为一个关押、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的活地狱,其男牢、女牢后面的一大片空地,就是刑场。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浸透了这里的土地。

中央特科决定派人打入淞沪警备司令部,以截获情报,营救同志,严惩叛徒。很快,这个任务落到了年轻的宋再生肩上。

机会始于1928年9月7日。蒋介石任命熊式辉为淞沪警备司令部司令,接着让他兼任“淞沪杭剿匪总指挥”。熊式辉是江西省安义县人,1915年毕业于保定军校第二期步兵科。熊式辉求学保定军校时,有一位老师蒋伯器,与宋再生是老乡。

蒋伯器190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05年加入同盟会,是国民党元老之一,时任蒋介石高等顾问、全国赈务委员会委员。他乡土观念和宗派意识很强,喜好提携同乡晚辈。陈赓当机立断,立刻指挥宋再生通过此途径,打入淞沪警备司令部。

宋再生经过一番准备,向蒋伯器递上门生帖以及千元的押金和酒席费,拜其为“师”。蒋伯器收下宋再生这个“弟子”后不久,便介绍他进入熊式辉公馆,出现在熊式辉的视线内。

江湖广交友,细“搜”护大会

熊式辉见宋再生由老师推荐而来,热情款待。他见宋再生机智伶俐,很适合干特工,很快任命宋再生为淞沪警备司令部“第4号政治密查员”。

政治密查员是一个既虚又实的头衔。说它虚,是因为只要警备司令熊式辉一句话就可收回任命;说它实,是因为有了这个头衔,很多人会另眼看待,给予方便。

宋再生利用“警备司令部政治密查员”的公开身份,积极同租界巡捕房和国民党上海公安系统联系。不久,他结识了法租界巡捕房的范广珍,并且建立了情报交换关系。

范广珍又名范伯傅,浙江绍兴人,巡捕出身,已在法租界政治处查缉股任职10年,负责协助国民党在法租界搜捕共产党人、进步人士和国民党内部的反蒋人物。范广珍向宋再生提供的情报,可谓五花八门,有来自巡捕房眼线的,有来自黄色工会的,也有来自共产党叛徒的。宋再生将这些情报转告陈赓,再把情报科编造的一些真假掺杂的情报交给范广珍。

不久,宋再生又同公共租界老闸巡捕房刑事股的总探长尤阿根拉上了关系。尤阿根原是公共租界的人口贩子,专门贩卖女孩;进入老闸巡捕房前后,他还参加过青、洪两帮,在上海滩吃得开。

为了拓展局面,方便情报工作,经中央特科批准,宋再生把弟弟宋启华安排进淞沪警备司令部当助手。时称宋再生为“老宋”,宋启华为“小宋”。“老宋”和“小宋”齐心协力,在淞沪警备司令部这个魔窟中,刺探情报,为保卫中共中央和党的干部作出了卓越贡献。

1930年5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了中华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大会召开之前,被国民党特务侦知,蒋介石电令淞沪警备司令部予以破坏。宋再生主动请缨,“积极”参加了搜捕行动,并且极力主张要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去查。宋再生正是用这种方式,为会议的召开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使大会顺利完成,未发生意外。

连环下钓钩,杯酒除叛徒

随着宋再生在上海特工界名气增大,“警备司令部政治密查员”的身份也吸引来中共党内的一些告密者,时有叛徒来“咬钩”。

1929年初的一天,在上海街头,有个叫王铁铮的熟人遇到宋再生。他神秘兮兮地对宋再生说:“宋先生,好事,天大的好事。”宋再生白了他一眼:“好事?这年头有什么好事?”王铁铮把宋再生拉到街道拐角一处僻静的地方,悄悄地说:“宋先生,我有位朋友,探听到了共党要人的行踪,他想亲自见你。”

宋再生装作不以为然:“这样的情报我天天都有,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王铁铮急了:“宋先生,我那位朋友探听到的,可是中共江苏省委大人物的行踪,千真万确,我敢以性命担保,绝无谎言。”宋再生便说:“好吧,你让他来见我。”

很快,王铁铮带宋再生来到了长乐茶社。刚坐下,一个身穿棉布长袍、头戴礼帽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此人开口就问赏金:“帮你们抓到共产党江苏省委的重要负责人,赏金多少?”

宋再生忙问:“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个共党要犯?”“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罗迈!”

“罗迈”不是别人,正是时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维汉。李维汉被国民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在追捕。告密者见宋再生没开口,便小声地问:“宋先生,听说抓捕罗迈的赏钱是5万元,您晓不晓得?”

宋再生随口敷衍:“十足照付。不过,事要办稳当,可别出什么岔子。后天,你还到这儿来找我,我会给你消息的。”

此人名叫黄岐。宋再生打发了他之后,立即将此事报告给了陈赓。陈赓想了想说:“到时候把姓黄的带到大东旅社去,我自有安排。”

转眼到了宋再生和黄岐约定的日期。这天上午,黄岐果真来到长乐茶社,与宋再生见面。宋再生把他带到大东旅社的一个房间。房间里,陈赓身着黄呢军服,完全是一副国民党上校军官的派头。宋再生郑重地介绍说:“这位就是我们司令部的王参谋长,你可以跟他去见司令。”

陈赓遂带此人坐上汽车,开到威海路805号一幢石库房前停下,说:“下车吧,黄先生。”黄岐环顾四周,疑惑地问:“王参谋长,这是哪里?不是带我去见司令吗?”陈赓推了他一把:“快下车,我们司令在里面等着你呢。”

等候的,当然不是什么“司令”,而是主持中央特科日常工作的负责人和3名红队队员。上好酒菜款待后,黄岐再也没醒来。

除去叛徒黄岐,宋再生的情报发挥了关键作用。在长期的潜伏过程中,宋再生把叛徒送上门来的情报都及时交给了中央特科,中央特科据此惩处了这些叛党求荣的败类。

主要参考文献:

《宋再生:警备司令部的密查员》,原载于上海党史网,2016年5月16日发布

《传奇大将陈赓》,尹家民著,当代中国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