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潘汉年:与狼共舞建奇勋

2021-04-17 10:09:0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虢安仁] [编辑:印奕帆]
字体:【

潘汉年:与狼共舞建奇勋

潘汉年

虢安仁

“小开”意思类似“富二代”,源于老上海话,专指那些没有独立经济来源、仗着老爸或老家的财势过日子的富家子弟。在我党隐蔽战线史上,也有这么一位被毛泽东亲切地称呼为“小开”的同志,他就是红色传奇人物——潘汉年。

如此称呼潘汉年并非他是富家子弟,而是因为他常年带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举止儒雅,风度翩翩。就是这样一位“小开”,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多次为党获取重要战略情报,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获取向忠发叛变口供

1931年初,年仅25岁、刚刚调任江苏省委宣传部部长的潘汉年接到一项命令,要他紧急赶往上海。原来中央决定调他到中央特科,接替陈赓,开展上海的隐蔽战线工作。从此,潘汉年与隐蔽战线结缘,书写了一段传奇人生。

担任中央特科情报科科长后,在周恩来的直接指挥下,潘汉年积极参与中央机关和有关负责同志的转移,迅速开展对内部的清理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顾顺章叛变影响的清理。原来,顾顺章叛变后,潘汉年发现,顾顺章的家属仍与其保持联系,明里暗地还在向顾提供情报。中央特科及时执行了组织措施,惩处了内奸,消除了隐患。

潘汉年还用极大的精力将已经失去功能的情报网点恢复和组建起来,开辟了更多的情报来源,形成了情报工作有名的“潘汉年系统”。华克之、关露、黄慕兰等令后人无比敬仰的红色特工,都是他的部下。

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后叛变投敌的真相就是通过潘汉年的情报网点搜集到的。向忠发因擅自外出被捕,党中央多次组织营救,均告失败。就在党内大多数人误以为其已被国民党秘密枪决,要为其举行追悼纪念活动的时候,潘汉年却获得了新情报。原来,向忠发在党中央营救之前就已经叛变投敌了,他不仅供出了任弼时夫人的住所和中央秘书处机关,还供出了周恩来、瞿秋白、博古等人的秘密住所。为了证实这一情报的可靠性,潘汉年通过内线取得了向忠发全部口供的抄件,经周恩来审阅,确认叛变投敌。

就这样,潘汉年利用这些可靠的情报有效地保护了中央领导机关和许多同志。

暗杀首恶分子王斌

顾顺章叛变后的一段时间内,党在上海和其他一些城市的地下工作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上海的敌特机关反共气焰十分嚣张。中央保卫机关决定组织一次突击行动,镇压一名首恶分子,鼓舞士气。任务下达之后,潘汉年就开始认真调查和选择合适的暗杀对象。

当时,国民党当局在租界内逮捕共产党员或破坏革命组织,都是通过王斌向租界巡捕房政治部交涉。捕获之后,也由王斌负责办理引渡手续。如对这个坚决反共的国民党头面人物予以镇压,可收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于是中央特科决定拿王斌开刀。

不过,令潘汉年大伤脑筋的是,党的情报系统中无人能提供王斌及其社会关系的任何情况。一次偶然的机会,潘汉年看到一条查禁书刊的新闻。细心的他立即联想到几年前,他在主编《幻洲》杂志时曾与光华书局的经理张静庐、沈松泉两人相识,并听他们说起,为疏通官方撤销对某些书刊的查禁,一些书店的经理曾多次宴请淞沪警备司令部的有关人员。

果不其然,张、沈两人不仅认识王斌,还知道王的住址和电话号码。潘汉年又侦查到王斌每天乘坐黄包车从其住宅后门出入。最后,确定将南通法租界、北连公共租界的龙门路作为暗杀场所,这也是王斌每天乘车必经之地。

一天中午,在龙门路热闹而拥挤的街道上,一辆装饰考究的“黄包车”正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车上坐着的正是“大块头”王斌。突然,从街道一侧的小弄堂内跳出一个人来,手持短枪,飞身一跃,从后面攀住这辆“黄包车”的后沿,举枪对准王斌的头部,“砰”的一声,王斌当即毙命。

王斌被镇压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上海租界巡捕房的华探、淞沪警备司令部一些反共分子,以及国民党特务、党内叛徒感到极度恐慌,反共活动有所收敛。

1933年5月14日,国民党突然逮捕了与中央特科有工作联系的两位同志。这次事件直接影响到潘汉年的安全。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党组织决定将潘汉年撤往中央苏区担任中宣部副部长。

在日方内部设抗日情报据点

1937年8月淞沪会战打响。1938年,汪精卫公开投敌叛国。上海成为一片混乱之地,各方势力都想要在上海占有一个“席位”。此时,潘汉年又奉命回到了上海,他的使命是获取日伪的情报。

潘汉年的公文包里总放着一瓶汽油与一包火柴。他把重要的文件放在随身的一个公文包里,万一遇到紧急情况,他就会点燃这些重要情报,防止泄露。

此时,党中央对于潘汉年工作的具体指令是要他获取国际局势的战略情报,这个任务非常重要,又格外艰难。

潘汉年想到了一个人。1935年,潘汉年派袁殊打入国民政府内部获取情报,但不小心暴露被捕。当时,袁殊得到了同学岩井英一的搭救。岩井英一是日方特务机关的领头人。袁殊出狱后,国民党军统也看到了袁殊的利用价值,又派人联系袁殊,希望他能够给军统提供日方情报。由此,袁殊与多方有了合作。

在袁殊的促成下,潘汉年与岩井英一见面了。双方交谈中,潘汉年称自己是中间派的民主人士,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岩井英一对潘汉年进行了多方的试探,都被潘汉年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岩井英一放下了戒心。岩井英一答应了潘汉年的提议,那就是两方互换情报。

抗战时期,与日方私下交易情报,这不是通敌叛国吗?其实,潘汉年提供给岩井英一的,大多是无关紧要的消息。这些消息对我方无关紧要,但对日方来说,他们是没办法接触到的。所以,在日方的眼里,这些情报相当的重要。凭借潘汉年的这些情报,岩井英一得到了重用,此后他更加依赖潘汉年的情报。

反观潘汉年,他从日方获得的情报都是重要的机密情报,还有很多是国际性的情报。其中就有西方国家妄图牺牲中国向日妥协及国民政府私下里与日方接触等情报。这些情报的及时传递,对中国的抗战事业有着重要的作用,有效地维护了抗战统一战线。

岩井英一所领导的情报机构在上海有4个部门。在潘汉年和袁殊的努力下,我方牢牢掌握了其中3个部门的相关情报。潘汉年能够把我党的抗日情报据点放在日方的情报据点内,这是情报史上的奇迹。

潘汉年作为我党隐蔽战线的卓越战士,抗战时期的红色特工,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忠实执行并出色地完成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对党的文化工作、统一战线工作,特别是在开展对敌隐蔽斗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参考文献:

1.人民网

2.学习强国

3.《潘汉年传》 张云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4.《潘汉年的情报生涯》尹骐著 中共党史出版社

相关专题: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