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运筹帷幄丨周恩来:原来统帅是“胡公”

2021-04-11 20:13:0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虢安仁] [编辑:周泽中]字体:【  
2500年前的《孙子兵法·用间篇》说得很明白:“故三军之亲,莫亲于间,赏莫厚于间,事莫密于间。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而周恩来就是以超凡的仁义才智,成为我党隐秘战线斗争的开拓者和领导者。他创建了中央特科,同时是我党我军电讯工作创始人。

文丨虢安仁

2500年前的《孙子兵法·用间篇》说得很明白:“故三军之亲,莫亲于间,赏莫厚于间,事莫密于间。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而周恩来就是以超凡的仁义才智,成为我党隐秘战线斗争的开拓者和领导者。他创建了中央特科,同时是我党我军电讯工作创始人。

中央特科是个什么科?

周恩来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创始人和卓越领导者,是隐蔽战线的统帅,他为这项事业呕心沥血半个世纪。

1927年“4·12”反革命政变后,中共中央曾于四五月间转移武汉,同年八九月间又迁回上海。党的领导机关在敌探监视下活动,随时可能遭到打击和破坏。若不开展隐蔽斗争,就不能保卫自己。根据形势需要,周恩来总结以往工作经验教训,特别是汲取“4·12”反革命政变带来的惨痛教训,提出建立情报保卫工作的专门机构,以防敌探的破坏,保卫中共中央的安全。在他直接领导下,1927年开始建立中央特科。1928年11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成立由向忠发、周恩来、顾顺章组成的特别委员会负责这一工作。周恩来借鉴苏联建立“契卡”的经验,对中央特科规定了3项任务和一项原则:打进敌人内部获取情报、筹款、制裁叛徒;但搞侦察工作的专门手段,绝不允许在党内进行。同时,周恩来通过实践,将俄国地下党的成功经验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并且摒弃俄国情报工作凌驾于党之上、搞特殊化的一些做法,始终将中央特科置于中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之下,使它成为党的坚强战斗堡垒。

△抗日战争初期的周恩来

由周恩来亲自领导部署,中央特科在国民党专业反共领导机构中拉出第一个反间谍关系,探取敌人破坏我党的阴谋,向党的秘密组织报警;派人打进敌人心脏,深入最高敌探机关,掌握敌人核心机密;营救被捕同志;镇压叛徒。在血腥的白色恐怖下,在与党的生死存亡攸关的紧要关头,保卫了中共中央和各级组织的安全。

亲自编制第一本密码“豪密”

周恩来也是我党我军电讯工作的创始人,他直接领导李强研制成功党的第一台收发报机,培训出第一批报务员,建立起第一个无线电台。他还亲自编制第一本密码,用他的化名“伍豪”命名为“豪密”。1931年3月,任弼时将“豪密”从上海带到中央苏区。两地电讯沟通后,周恩来和邓颖超在上海、任弼时在苏区亲自担任译电工作。随后,在全国各地红军中和各大城市,普遍建立无线电通讯工作,沟通中共中央和各地党组织电讯联系,有力配合正面战场。这在党的电讯工作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党的无线电通讯工作从此日益发展,还在上海建立了国际电台,及时同共产国际建立联系。

上海弄堂里神出鬼没的“胡公”

△红军时期的周恩来。

由于中共中央在敌人统治下的上海从事秘密工作,环境异常险恶。周恩来是众所周知的共产党领袖,是敌人千方百计追捕的重要目标。他在大革命时期又长期担任公开的领导工作,国民党内有许多人熟识他,处境更加危险。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中,周恩来以他的冷静和机智从容应对,积累起更加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他不停地变换姓名和住址。居住的地点有时住一个月,有时只住半个月,每换一处就改一次姓名。知道他住处的只有两三个人。由于社会上认识他的人太多,他外出时间严格限制在清晨5点至7点和晚上7点之后,其余时间除特殊情况外都不出去。他对上海的街道布局进行过仔细的研究,尽量少走马路,多穿小弄堂,也不搭乘电车或到公共场所去。他通常装扮成商人,后来又留起大胡子,所以党内许多人叫他“胡公”。敌人尽管把他作为极力搜索的重点目标,却始终无法发现他的踪迹。

拟俄文密报急发斯大林

二战期间,经周恩来亲自批准入党并布置打入国民党内部的秘密党员阎宝航,在一次社交场合获得德国1941年6月20日前后一周内将突袭苏联的情报。周恩来得此报告后立即作出此情报是真实可信的正确判断。为了不拖延时间,他直接用俄文拟了一份紧急电报,要求延安总部立即通报莫斯科。这份由中共领导人直接署名而不是通常由情报机构签发的情报引起了斯大林的高度重视。另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在收到若干份分析预测性情报信息的基础上,潘汉年从一位留港要人处获悉美国作出苏德战争即将爆发的估计,于是当机立断在6月13日向延安总部发出“苏德战争一触即发”的情报。此情报于6月20日及时转告苏方。事后,斯大林致电毛泽东,感谢中共情报使得苏军能提前24小时进入战争状态。

△周恩来在西柏坡。

另外,潘汉年情报系统还及时向党中央报告所获取的日本在苏德战争爆发后的战略主导思想是南进而不是北进的战略情报。苏联在获取此类情报信息基础上,才下决心从东线防御部队中抽调兵力参加莫斯科保卫战。阎宝航还侦获日本王牌关东军在东北详细部署的书面材料原件,包括军队配置、要塞地点、布防计划、部队番号人数等,周恩来看到这无一不备的情报,立即令南方局拍照报送延安并通报苏联。这使得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开战后,按图索骥、势如破竹地突破关东军经营十几年的防御工事,使日本企图以东北为基地做最后挣扎的幻想彻底破灭。

历史证明,周恩来和他指导下的中共情报战线在搜集提供战略情报、赢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方面建立了特殊功勋,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重大贡献。

参考资料:

1.《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穆欣著,中共党史出版社。

2.《周恩来与党的隐蔽战线》,人民网,薛钰,2019年4月30日。

更多精彩,请点击进入专题《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