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运筹帷幄丨陈云:危难之际撑大局

2021-04-11 20:13:0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虢安仁] [编辑:周泽中]字体:【  
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革命生涯中的绝大部分时间是从事组织和经济领域的领导工作。鲜为人知的是,他曾在危难之际出任中央特科负责人,率领重建后的中央特科开展了一次次卓有成效的斗争,在保卫党中央安全和获取情报等方面立下了卓著功绩。

文丨虢安仁

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革命生涯中的绝大部分时间是从事组织和经济领域的领导工作。鲜为人知的是,他曾在危难之际出任中央特科负责人,率领重建后的中央特科开展了一次次卓有成效的斗争,在保卫党中央安全和获取情报等方面立下了卓著功绩。

危难之际,26岁重建中央特科

1931年4月,中央特科发生了重大变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央特科实际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后叛变投敌。此人长期负责党中央机关的保卫工作,掌握了很多党内核心机密,形势万分紧急。

生死存亡之际,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钱壮飞截获顾顺章叛变的情报,通过李克农汇报给时任江苏省委书记陈云。陈云立刻上报中央,并全力协助周恩来在国民党大搜捕前,采取了一系列应变措施,使党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位于武定路930弄14号的中共中央特科机关旧址

1931年6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叛变,临时中央机关36名共产党人被捕。危机再次袭来。周恩来虽及时撤离,但在上海已难继续生存……

不久,中央决定周恩来转移到中央苏区,并提出:“特委的负责人必须以政治坚定、党籍较长,有斗争历史的干部特别是工人干部担任。”危难之际,年仅26岁的陈云挑起了重担,全力投入到中央特科的重建工作。

如何使重建后的中央特科尽快摆脱叛徒带来的打击,迅速开辟中央特科新的工作局面,成为了摆在陈云面前的首要难题。他与潘汉年等同志一起,短时间内从观念、组织、制度、方式等方面扎实开展工作,使得党的隐蔽战线迅速打开新局面。

精简特科,重点突出政治保卫

顾顺章叛变后,大部分特科战友按捺不住报仇雪恨的心情,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盲目要求与敌人斗争,少部分投机分子则偷偷做起了叛变投敌的密谋。形势十分危急。

“冷静、沉着”的陈云迅速调整思维,他指出,“适当采取一些反击措施,打击特务、叛徒的嚣张气焰是必要的。但是,大家必须明确,中央特科现在的重点是政治保卫,打击敌人应该服务于保卫工作。”在他的带领下,中央特科的工作逐步回到了正确的路线上来。同时,根据少而精的原则,陈云调整内部组织,将已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不宜再继续从事秘密工作的主要干部调离;同时撤销第四科(原负责中央与各革命根据地通信联络),将通讯电台的工作移交中央秘书处,其余3个科进行精简缩编。

单线联系,变化多端

为了汲取顾顺章、向忠发等的教训,陈云要求特科改变原有的活动方式,采取更加严格的保密措施,强调单线联系,严格限制相互间的往来。

如规定“每个人的住所都严格限制来往人员,非指定人员都不能让其知道地址”“每个工作人员都有化名、代号,并且不时更换。”他还要求特科一切工作人员的社会职业必须是真实的,有着落的,从而能够深入社会活动,通过社会活动建立起各种社会关系,以社会关系掩护特科工作。

顾顺章的叛变不仅摧毁了特科历尽艰辛搭建的情报网,也让敌人对我方的防范更加严密,情报工作重建难上加难。在陈云的领导下,特科一方面继续坚持“打进去”和“拉出来”,在上海警备司令部、法英巡捕房等重新建立起情报关系;另一方面,探索开创了统一战线与情报工作相结合的独特方式,积极同上海各阶层同情革命的人士广建联系(如董健吾、杨度等),为我党情报工作提供了广泛的社会基础。

“假自首”打入敌人内部

顾顺章叛变后,敌人实行自首政策,妄图分化、瓦解中央特科机构。陈云与潘汉年经过慎重考虑,并报请中共临时中央批准,决定将计就计,派特科人员以“假自首”的方式打入敌人内部;同时决定,如果保卫机关的干部被捕有无法掩藏身份的,在不帮助破坏组织(抓人、破坏机关)的条件下,可以实行“假自首”政策。

事实证明,“假自首”有力瓦解了敌人的自首政策。一方面,开辟了打入敌人内部的新途径,另一方面也减少了不必要的牺牲。最重要的是,成功地混淆了敌人的视听,使他们对“真”“假”叛徒都心存疑虑。敌人也因此对大叛徒顾顺章失去了信任,将其秘密处死。陈云等人还经过秘密策划,对敌人的特务首脑和特科的叛徒进行了公开刺杀,这大大打击了特务和叛徒的嚣张气焰,鼓舞了革命队伍士气,也为中央特科的反特防奸工作开辟了崭新的突破口。此外,陈云带领特科人员顺利地完成了对瞿秋白、牛兰夫妇的转移和营救等保卫任务。

大模大样开铺子做假老板

经过艰辛的重建工作,一度陷于瘫痪的中央特科恢复了元气,在白色恐怖笼罩的上海,继续顽强与敌人巧妙周旋。这期间,陈云还有一段开铺子做买卖,当“掌柜”的特殊经历。

为了更好地掩护特科,陈云出资由同情革命的可靠人士出面筹办了20多个小铺子,散布在上海各个地区,以做买卖的形式掩护特科人员的往来接头。陈云本人的办事机关隐蔽在上海山海关路一个名为“新生”的印刷所内。他“借了一间统厢房,买了两部小型印刷机”,雇了一位青年工友(特科人员李士英)和几个学徒,就“大模大样地做起假老板来了”。就这样,陈云常常打扮成商人、账房先生,灵活机智地给各秘密联络地点下达任务和布置工作。陈云后来说,他的印刷所从来没有被破坏过。

△1931年的上海

开铺子做买卖,使中央特科有了比较可靠的社会根基,更利于开展隐蔽斗争,共产国际代表对此给予了充分肯定:“这个人花了几千元,搞了一二十个铺子,证明这个人不简单。”一个当年的国民党特务则在回忆录中感叹:“实行新的隐蔽策略之后,把我们在共产党所建立的线索,一下割断了,于是我们的耳朵失灵了,眼睛又失明了。我们只知道共党的地下组织已经变了,但是怎样变?何人负责?机关设在哪里?一切具体情况,我们便茫然无知。” 长期在中央特科工作的陈养山回忆说:“在陈云同志的亲自筹划下,集中一切力量,千方百计利用社会关系,终于在(上海)警备司令部、法英巡捕房等机构重新建起反间情报关系。这个阶段虽仅一年时间,但各项工作很快恢复,成效显著。”

1932年3月,上海爆发了沪西日商纱厂工人反日大罢工。根据工作需要,临时中央决定陈云离开中央特科,改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并参加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离开特科领导岗位,陈云开始了领导工运的新的革命历程。

主要参考文献:

[1]杨世保,王吉胜:“中国共产党保密工作史:1921-1949” [M].北京:金城出版社,2018:127~129.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开铺子做买卖”的中央特科书记陈云 [J].百年潮,2013(11):74~76.

[3] 于英丽.“陈云与中央特科”[J].北京警察学院学报,2015(9):114~118.

[4]保密观.“追忆陈云:顾顺章叛变后,在上海‘开铺子做买卖’的中央特科书记”,2020年4月10日.

[5]张伊丽.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解密:陈云在主持中央特科工作的前前后后”,2012年7月20日.

[6]王洪,陈宗良:“忠诚与信仰—西柏坡无名英雄丰碑展览人物篇”[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9:14~23.

更多精彩,请点击进入专题《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