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吕洞山告诉你

2021-03-12 09:50:27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
字体:【

吕洞山排捧村风光。 叶繁 摄

吕高安

沿包茂高速公路吉(首)茶(峒)段,至矮寨大桥下高速,分岔,右走10公里是十八洞村,左走20来公里,到达吕洞山。

吕洞山位于湘西保靖县南端,人称“湘西秘境,苗祖圣山”,湖南高速集团对口扶贫点就在山上的排捧村。

排捧村是一个典型苗寨,海拔1100多米。三个自然村落,378户1576人,两三百座砖房木屋,不规则地洒落环形丘岗。

小狗甩着惬意的尾巴,几个妇女嘻嘻哈哈迎面而来。

“刘书记好!”“吃饭没?刘书记。”“刘书记好帅哟!”

叽叽喳喳,问候声包围刘相涛。操河南话的安徽人老刘,刘相涛,湖南高速集团驻排捧村扶贫队队长,兼村第一书记。

山头太阳落,炊烟催人归。排捧村路灯成行,太阳能柔和之光,刺破苗寨千年漆黑。回驻地途中,三五户苗胞,硬拽老刘喝“拦门酒”,老刘费了好大劲才挣脱。

1

人勤春早,吕洞山的鸟也提早闹枝。

8点35分,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女人,来到驻地厨房,从背篓倒出一堆水果,送给扶贫队尝鲜。说是一大早,到10多里外赶场带回的。女人一阵风走了。厨工吴姐说,她叫石菊娥,土生土长又嫁在本村。

“叽里咕噜”,一个说苗语的驼背大妈接踵而至。掏出两个萝卜,送给厨房。吴姐说,这是菊娥她妈,做工致残20多年,照常起早贪黑地干活。现在脱贫了,40岁的儿子也订了婚,别人劝她该歇歇了。她说,爬不动了再说。

趁扶贫队不在,村民又送来好多菜。吴姐说,老刘会设法付钱给他们。见厨房没了葱蒜,吴姐要去自家地里拔。她生了一男四女,应了她的名字:吴生女。

吴姐自己是文盲,卖力送小孩读书。可是,四个小孩读书每月要好几千,老公在外打工,才3000元一月。前年扶贫队来,她家才有新房新晒谷坪,还给申办了教育补助金,每年13000元。扶贫队又私掏腰包,请吴姐做兼职厨师,算是解了困。

邻屋老太来串门。74岁的吴二花,皱纹犁出一脸沧桑。她40多岁守寡,为拉扯大5个子女,外出打工讨饭,饱受磨难。提起扶贫队,吴二花竖起大拇指。“路、路灯、晒谷坪、自来水,都是扶贫队带来的,还给我带来儿媳妇。我那个懒儿子,搭帮董事长通电话,讲道理,出主意。快50岁了,变了个人,娶了亲,现在做装修,一天赚几百块!”

路边一座漂亮的木屋,前坪后院,宽敞明亮。一落座,78岁的石家耀老人就开了话匣:“我原来住在后山。2018年何总何海鹰第一次来,就说这房子得马上重修。扶贫队马上张罗易地搬迁,5个月我就搬进新房,政府补贴了12万元。”

走访石金通家。他干活刚回家,51岁,满口脱牙,身子瘦小,典型的糖尿病。进门,老石89岁老娘沏茶。老石在外打工十多年,谈过三个姑娘,都因穷没成功。现在扶贫队帮他修了房,还给评了低保户。石金通说:“我在附近做些短工,加上每月低保金420元,娘有养老金100多元,生活没问题。身体也好多了,早两天还有人来提亲。”

秧稳根家与扶贫队驻地一墙之隔,他正在后山养殖场喂猪。老秧祖籍外乡,本是单门小户,凭借勤劳肯干和一口好苗歌,与本村美女石菊娥对上。扶贫队为他修养殖场,请来兽医专家手把手地教他,为他推销牲畜家禽。2018年,他养猪26头,养鸡3000多只,纯收入8万多元,2019年纯收入13万多元,2020年因疫情受了点影响,但也有七八万元。

2

扶贫队蜗居一简朴村舍,条件简陋。肖勃说:“现在好多了。前年进村,老刘、我和吴俊霖,被子铺在水泥地上,用两块板子顶屋漏,上厕所要出门打伞,20多天没法洗澡。每天早出晚归,没时间做饭,方便面一箱一箱地买。一天晚上10点多回来,正准备吃饭,镇上驻村干部来了,只好把最后三碗方便面分成7份。”

张钢办事回来取资料,搭上话:我是7月来的,第一天就吃了闭门羹。一个贫困户问我危房改造款到了没?我说不清楚,他打开手机摄像头,说“你扶贫干部,什么都不知道,干什么吃的?”从此,张钢顺藤摸瓜,解剖麻雀,很快掌握了扶贫各项政策。

吴俊霖老家在凤凰腊尔山苗乡——著名深度贫困村。为了排捧扶贫,他顾不得自家。妻子生产坐月子,吴俊霖没陪一天。有个5岁女娃,因2个月大时母亲出走,上不了户口,享受不了扶贫政策。吴俊霖15次上门,劝导给女孩做亲子鉴定,并多方联系协调,终于解了难。

90后叶繁也是湘西人,家距排捧个把小时车程。父亲患癌症病逝,叶繁只回家料理了几天后事。老婆产前一天去看了一眼,马上归队。

最险的是2018年底,冰封吕洞山。一天,刘相涛、肖勃急于去镇政府,申办村民油茶种植补助款,途中,差几厘米,车子就滚到深渊,惊出一身冷汗。

司机黄新中爆扶贫队长刘相涛的料,“老刘家里烦心事一大堆,但从不漏半句口风,整天钉在排捧村。去年5月累倒住在镇卫生院,接到工作电话,拔掉针头就回了排捧。”

雾锁排捧,风雨横扫,阻人出门,那就开个联席会。

8点,村部二楼。吕洞山镇副镇长、驻村干部石涛抛出一连串“怎么办”:村民石义国厕所整修未遂,催要维修基金,怎么办?石成满,70多岁的五保户,瘫痪在床,吃喝拉撒,怎么办?90岁黄大妈,在外寄住刚回村,儿子拿低保,见不到人。老人昨天白菜下饭,怎么办?

扶贫队也有好多要解决的问题:国家扶贫大普查如何迎检?扶贫台账如何完善规范?户口未办全的家庭,脱贫人口如何计算?极个别思想落后村民工作如何做……

扶贫队、镇驻村干部、村委会三方联席会,讨论热烈。老刘将讨论意见一一汇总,石涛代表镇政府拍板。9点半散会,大家迎着风雨,分头进村入户,趁热打铁抓落实。正在这时,高速常德分公司班子成员,提着米呀油呀,一大早从常德赶到排捧,深入帮扶对象家。大雨淋湿全身,他们全然不顾。

3

风和日丽,老村干部石合昌谈起排捧和十八洞村的渊源。

排捧与十八洞相距20公里,两村是邻居和亲戚,往来已久,是“姊妹村”。原先,十八洞比排捧还差,鸟不拉屎,连条到村的路都没有。那时两村都想了不少法子,折腾来折腾去,还是穷。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之后,十八洞村容村貌,亲戚故旧变得排捧村的人不敢认了。原来排捧的“村花”龙走花嫁到十八洞那阵,村里人还有点不情愿。后来,她家多种经营,日子翻天覆地。

近水楼台先得月,姐姐做鞋妹妹学样。扶贫队引领,排捧的人不甘落后。不干,十八洞这样的亲戚攀不上;不干,脱贫就是“羊尾巴”,随时可能返贫。

2018年初,保靖县列出三个深度贫困村,高速集团党委毅然选择地理位置、基础设施、产业基础最差的排捧村作为帮扶对象。排捧离十八洞最近,方便学习取经。

刘相涛介绍,刚来排捧时,四处脏乱差。他们一边帮助改造厕所,安置路灯、垃圾桶,兴修入户道路;一边号召大伙讲卫生,寨子干净,村民健康快乐,娶媳妇也容易些。

排捧小孩十三四岁就辍学,出外打工挣钱,但没文化,没技术,只能进低薪的工厂。假如使劲送子女上学,一个大学生就会“点亮”整个家庭。高速集团筹资给村小学建食堂,扶贫队着力申办教育补助金,仅今年春季,就有158个孩子享受该项政策,排捧读书的风气浓了。

产业脱贫,排捧虚心向十八洞村学。扶贫队请来农业专家实地“会诊”,并动员龙光寿、石秀姐等村民回娘家十八洞走亲取经。是继续发展柑橘种植、烟叶生产,还是养猪养蜂、种猕猴桃、发展中草药呢?排捧选择了养殖业和种植油茶。目前油茶已种植1800亩,占旱地面积60%。

排捧一步步追赶着十八洞村,截至2020年12月,排捧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58户685人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零突破到12万元。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