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伯达:中国当代三位隶书大家之一 南北书坛的一面旗帜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1-03 09:08:45

文丨甘建华

欧伯达先生在2004年初秋 甘建华摄)

2016年12月30日,值著名书法家欧伯达先生逝世6周年忌日,以其名字命名、沈鹏先生题签的艺术纪念馆,在湖南衡阳市区中心岳屏山下绿景花园开馆。这也是衡阳有史以来第一家个人艺术纪念馆,自翌日起免费向社会公众开放。来自承德、武汉、深圳、长沙、衡阳等地的文化名流王秀杰、曾祥彪、兰干武、黄五一、陈淮涛、贺宣华、李云、李志恢、李敏等上百人参加了开馆仪式。

欧伯达(1925-2010),湖南衡阳人。生前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河北省书协理事,承德地区书协理事长,衡阳市书协名誉主席,衡阳市诗词协会顾问。1958年因不明原因由北京下放承德工作,1991年退休返乡。其书法篆隶楷行四体皆通,犹以隶书标新立异,具有钟鼎之象、庙堂之气,在当代书坛独树一帜,与刘炳森、王学仲并称“中国当代三位隶书大家”,被誉为“中国书坛的一面旗帜”。

欧伯达<右>与湖南著名书法家颜家龙、史穆、李立合影。)

一、曾因不明原因下放承德

欧伯达祖籍衡阳县英陂乡日新堂,祖父欧南璞先生,湖南地方名士,曾举议员,受聘岳麓书院讲习,宗谱赞其“学究根柢,不慕荣利,行修经明,刻志自勉”。欧伯达幼承庭训,7岁入私塾读书,楷书《吊民伐罪》深得祖父嘉许。

1938年,欧伯达毕业于衡阳县达志小学,因家贫辍学,进入衡阳大雅印刷厂做学徒。这是一家夫妻店,老板待他还算不错,但老板娘为人刻薄,欧伯达受尽了凌辱。

惟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每天为东家从两个写字匠那里取回石印字样,可以接触毛笔字。有时看写字匠写字入了神,鼻涕欲滴,其中一个写字匠颇为厌恶,用毛笔狠戳他的脸:“你懂什么?滚开!”这种做法,这种语气,在少年欧伯达的心头激起了强烈的反抗意识:“好吧!你等着!我一定要超过你!”

从此,他烧火做饭时用烧火棍练,晚上将窗户蒙上偷着练。在族人欧伯藩先生的指点下,3年苦练,终于超过了那个写字匠的水平,承担起石印的字样书写,并一度在衡阳街头以鬻书为生。

1950年,欧伯达考入交通部华南公路机械工程指挥部,因写字工整,被交通部公路七局录用为书稿员,后任编辑、秘书、科长等职。1958年因不明原因,从北京下放承德地区交通局,不久又下放到汽车修理厂当秘书和工会干事。

不管到哪里,他总是毛笔不离手,坚持每天凌晨五点起来练字。因妻子、孩子都在南方,他只能住集体宿舍,一室七八个人,上下铺,没有桌椅,他就在床头用合页连起一块三合板,用时支起,不用时放下。但同屋人爱好不同,有的爱下棋,有的爱打扑克,还有人反感他练字,故意刁难他,打扰他,可他锲而不舍,不论寒暑,临池不辍。

他的工资还要养家,平日能有一碗挂面,半块豆腐,就是一顿不错的饭。后来搬到美风街,有了一间平房,阴冷潮湿,陋室清灯,一住又是许多年。

二、中国当代三位隶书大家之一

自上世纪70年代起,欧伯达受北方书画名家关阔先生的影响,继而得国学大师王逸如先生亲授,“学书宜以碑为骨为魂,以帖为法为韵”,因而书法路子正,功底厚。

他的隶法张迁、礼器、衡方诸汉碑,楷法猛龙、黑女等碑志,行取二王,行草师何绍基,再倾心于金文,熔碑铸帖,骨力洞达,雄秀兼备。晚年以毛公鼎入隶行,更见苍辣遒劲。他篆隶楷行四体皆通,犹以隶书标新立异,具有钟鼎之象、庙堂之气,入得堂,上得墙,在当今书坛独树一帜,有“欧隶”之誉,世人将他与刘炳森、王学仲并称“中国当代三位隶书大家”。

欧伯达隶书精品)

1986年,欧伯达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1991年,他受聘中国书法函授大学教授。

1996年,中国文联实施“晚霞工程”,为陶钝、魏巍、贺敬之、李瑛、白杨等28位著名老文艺家出版专著,《欧伯达书法选集》入选“晚霞文库”。

2004年9月,国家邮政总局发行当代16位书法大家的书法邮票,他与赵朴初、启功、李铎、沈鹏、刘炳森等并列其间。

仅此两项成就,在湖湘书法史上,可谓前无古人,且至今无出其右。

尚有一事值得一提,1997年2月,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版刘炳森题签、季羡林作序《百家姓印谱》,刊登的全是名家刻名人名章,凡438姓,内收欧姓即为“欧伯达印”。

欧伯达先后在承德、石家庄、长沙、衡阳等地举办6次个展,出版《欧伯达隶书千字文》《欧伯达隶书选帖》《欧伯达 欧名君 欧名杰书画作品集》《高占祥处世歌诀五体墨本(楷隶篇)》等,许多作品被选入政府举办或书协组织的大型书展,如国际书法联展、国际书法临帖大展、全国职工书法展、北方十六省书展等,获奖无数。

全国各地的碑林和名胜古迹纷纷向他约稿,他先后应邀给孙中山北京故居、周总理故居、贺龙纪念馆、西安华清池、襄樊孔明隆中故居、衡阳王船山纪念馆、耒阳蔡伦科技发明家广场等寄去墨迹,郑州黄河碑林、鄂州莲花山元极碑林、长沙岳麓书院、南岳大庙碑廊、常德诗墙、株洲炎帝陵、衡阳岣嵝峰、回雁峰、岳屏广场、湘西草堂、明翰公园、船山公园、西湖山庄、常宁中国印山等处已将他的墨迹泐石刻碑。

承德旧名热河,避暑山庄内的“热河”二字,就是欧伯达的墨宝,现在也已经成了一个旅游景点。

2002年,他向衡阳市博物馆捐赠30件作品,其中部分经省级文物机构鉴定为三级文物。

2003年8月,湖南省原省长刘正撰《全面重修南岳大庙记》,欧伯达以隶书将千余字碑文一挥而就,凸刻镀金,端庄遒劲,通篇显露着严谨稳健、舒展超然的书风,成为南岳衡山的文化胜迹。

他的一些作品还流传到了日本、美国、加拿大、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

三、心静能听见落雪的声音

从少时的印刷业写石印文字的徒工,到后来驰名南北、享誉中外的书法大家,欧伯达之所以能达到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与他吸收百家之长,博览古典诗词不无关系。

他深知,凡是大书法家,一般都是大学问家,所以他在极端困难的境况中,每日依旧博览群书,吟咏唐诗宋词。到了晚年,他应人之求所书条幅,可因人造句,恰到好处,绝不重复。

除非特殊情况,他都要在作品中写上求书者的名字,“雅正”之外,也喻意这幅作品在世上的独一无二。

1988年6月,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江修惠将军来到承德,与欧伯达一见如故,请他写一幅字。欧伯达问他写什么,他说:“请你给我写两个字——‘制怒’。我在电影《林则徐》的书房里,曾看到挂着这两个字。我这个人遇事不冷静,容易冲动,身边放着这样的字,可以时常给我警醒。”

他听后,想了一会儿,说:“不好。这两个字人家用过了,我来给你想两个字如何?”

江修惠说:“好呀!哪两个字?”

他说:“‘听雪’。在人们的印象里,雪落无声,可是你仔细地听,还是有轻微的簌簌声。如果你院子里有几竿绿竹,一株青松,还会听得更清楚。你想,一个人的心能静到听见落雪的声音,就不至于冲动了,对吗?”

江修惠深表赞同。

于是,他铺开纸,写下了两个隶书大字“听雪”。题款时,他边写边说:“我要冒昧地高攀了。”写下“修惠仁兄大雅幸教我”。江修惠忙说:“不敢当,论年龄你是兄长啊!”他说:“如不接受,就说明我不自量,高攀不上了。”江修惠欣表赞同,在场者皆大欢喜。

欧伯达为本文作者甘建华书写的“激浊扬清”)

四、南北书坛的一面旗帜

如同弘一法师赠人书法,道路以传,欧伯达也以书法普惠人民大众,激发人们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热爱与传承。

他的书法是从民间走向社会,走向全省,走向全国以至国外的。当年在承德流传着“山庄错落十万户,铁樵书法几千家”的佳话,就是反映他的书法在承德影响的深度和广度。

1991年回到故里衡阳后,这么说吧,凡是有头有脸的,家里或办公室,基本上都有他的书法作品。人们喜欢他的字,结婚庆寿,逢年过节,都以有他的字为荣。索字的络绎不绝,每日里门庭若市,他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摆名人谱。有的单位求他写牌匾,他认为书法贵在实用,也是有求必应。

1980年,欧伯达与关阔、王秀杰等在避暑山庄烟雨楼青阳书屋,创建了承德书法篆刻研究会和山庄书社,成为全国最早的书法社团组织之一。1981年,筹组承德地区书法工作者协会,当选副理事长。1984年,筹建承德地区书法家协会,当选为理事长。

1986年,欧伯达创建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承德分校,担任校长工作之余,亲自撰写教材文案和登台授课,并在各县区建立辅导站,传授“手欲紧、掌欲虚、腕欲活、心欲静、身欲端”的切身体验。承德教委为书画函大承德分校设置了学历文化考试和毕业论文答辩,对毕业成绩合格者享受大专待遇,许多学生因此而改变了一生的命运。嗣后,在他的提议下,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总校又在承德试办书法和绘画研究生班,以此“承德模式”成为全国200多个分校的5个标兵学校之一。

为了表彰他书法艺术上的成就和培养书法人才的功绩,河北省、承德市曾分别授予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和承德地区文艺“金鹿奖”,河北省人民政府和承德行政公署分别给他记三等功一次,他也被誉为“热河书坛的一面旗帜”。

晚年回乡,他又呕心沥血地培养了大批弟子。他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承德,而把艺术的巅峰留在了衡阳。

欧伯达书《全面重修南岳大庙记》 甘建华摄)

欧伯达承德弟子著名者有王秀杰、吴震启、秦彪、邸玉光、李志恢、李煊、李敏、冯宝良、姜承君、武智萍、王丽等。衡阳弟子名世者有李云、王宏、胡均亮、余庭良、刘芳菲、张乐平、刘高平、欧阳晓林、谢云忠、颜泽平、邱旭辉、陆魁信、心开法师等。其中王秀杰、邸玉生、王宏及王秀杰的学生姚远、张英敏、张明利都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吴震启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王宏是湖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上述弟子中,有高官,有平民;有学者、儒商、军官、大学教授,也有普通公务员、职业书画家;有中国书协部门负责人,也有承德、衡阳两市书协主席、副主席;有男有女,还有和尚。

人们认为,如果从长远和实效上说,他培养书法人才的贡献,可能大于他书法艺术创作的贡献。

五、喜欢他的书法,更喜欢他的人品

欧伯达挚友、著名金石书法家邓磐石在《铁樵欧伯达先生七秩寿序》中说:“先生嗜酒,能诗,性豪爽,善辞令,每于酒席间,谈笑风生。尤好交友,朋友遍天下。其于人也,以敬以诚,以谦以信,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从不作青白眼臧否人物,其道德文章可见一斑。”

到了晚年,欧伯达人书俱老,尤以长者风范,敦仁品德,传道正教,奖掖后学,视学生如子女,传道授艺毫无保留。即使面对一位年幼无知的后学,他也是态度谦和,礼数周到,丝毫没有一点老爷子的作派。

早在1980年,中国书法界泰斗启功先生就为欧伯达题词以赠:“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1982年,书法大师欧阳中石请“伯达家长教正”:“珠玉当前,那敢放肆,乞步后尘,不舍以随。”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为其题词:“铁樵作品,写作俱佳,聪明天纵,发展无涯。”1990年,中国书协主席沈鹏题词:“至精而后阐其妙,至变而后至其数。”李铎将军题词:“世间清品唯玉兰,贤者虚怀与竹同。”

日本玄贞书道会会长山田竹庭来到北京,请中国书法家协会办公室主任吴震启介绍几位中国书法家。吴震启首先想到欧伯达,没想到欧伯达不同意。问及缘由,他说自己老朽无能,有诗书相伴淡泊度日足矣,况且字还拿不出手,建议多推介年轻书法家。吴震启叹息良久,逢人便说:“欧公之德何其厚也!”

2004年10月8日,欧伯达书法作品在长沙市博物馆展出,湖南省文联暨省书法家协会领导、省市书法名家悉数到场祝贺,并召开了一个艺术研讨会。省文联副主席、省书协主席何满宗说:“欧老的字不落款我也认得,他是把书法的传统与创新联系在一起了。”著名金石书画家李立,著名书法家、原湖南省书协主席颜家龙直言不讳地说:“我喜欢欧老的书法,更喜欢欧老的为人。”

欧伯达的名字先后载入了《中国历代书法家人名大辞典》《中国现代书法界人名辞典》《中国当代书法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世界名人录》《国际现代书画篆刻家大辞典》《湖南名人志》等权威典籍。

2006年秋天,他因病险成植物人,只能靠鼻子进食。上天怜惜这位好人,他终于奇迹般地复甦。2009年4月,他荣获了“首届衡阳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

2010年12月31日0时28分,欧伯达溘然长逝,享年86岁。

2012年夏天,由承德、衡阳欧伯达门生故旧,历时一年多搜集、整理、编辑而成的《樵客行——欧伯达书法人生》,相继在南北两座名城举行首发式,同时举办其遗作展。该书一函四卷,分导引篇、书法卷、诗文卷、纪念卷,不仅是书法大家欧伯达人生和书法艺术的总结,更成为当前书法界颇具特色和品位的艺术家专辑。

【作者简介】甘建华,1963年8月生,湖南衡阳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地理学会会员,湖南省湖湘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湖南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南华大学衡湘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衡阳师范学院客座教授,湖南尚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湖南衡岳湘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衡阳日报社高级编辑。出版《西部之西》《天下好人》《铁血之剑》《蓝墨水的上游》《江山多少人杰》《冷湖那个地方》《柴达木文事》等专著,主编《名家笔下的柴达木》《名家笔下的衡阳》《天边的尕斯库勒湖》《唯有南岳独如飞》等散文选本,获得“青海省首届青年文学奖”(1991年)、“第二届中华铁人文学奖”(2004年)、“第七届冰心散文奖”(2016年)、“首届丝路散文奖”(2016年)等奖项。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