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湘籍开国中将 被誉为“陆海空全能” 他是谁?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7-18 09:02:11

年仅19岁,就担任了红军师政治部主任;年仅22岁,就担任了红军军团政治部代主任;年仅29岁,就担任了晋察冀二级军区政委;年仅34岁,就担任了解放军兵团政治部主任;年仅35岁,就担任了解放军海军副政委;年仅42岁,就担任了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一度被公认为是司令员萧劲光的接班人……

他,就是开国中将刘道生。

“你这个小主任,要好好干”

1915年5月,刘道生出生于湖南茶陵县尧水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青少年时代,他受过一定程度的文化教育,算得上小知识分子。受革命思想的影响,他积极参加家乡的农民运动,曾担任童子军团长、区农民协会宣传员,参加过1928年湘南秋收暴动。1930年1月,经名将杨勇介绍,他光荣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3月,他参加茶陵县红军游击队,担任宣传员时年不到15岁。1930年9月,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担任少共严尧区委书记兼少年游击队队长,是湘赣一带著名的“小赤匪”。

1932年6月,刘道生刚刚17岁,就担任了少共湖南省委秘书处长兼巡视员;8月,他调任红八军(军长萧克)新兵团政委;12月,他又转任红八军政治部青年部部长。一年之间,他的工作岗位变了三次,工作能力不断提高。这一时期,他“按照党的指示,大力开展青年工作,积极宣传党的政策,为扩大红军队伍,加强部队正规化建设,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1933年11月,由于具有培养前途,刘道生进入瑞金红军大学政治系学习。由于学习成绩突出,他受到朱德总司令及学校领导的点名表扬。

1934年4月,中央苏区南线门户———江西会昌以南的筠门岭失守,粤赣军区独立第二十二师政委方强被撤职查办,其他干部也做了调整:总部任命周子昆为第二十二师师长,王开湘为师政委,孙毅为师参谋长,刘道生为师政治部主任。可以说,刘道生等人是临危受命的,这时他才仅仅19岁。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我军政治工作名宿———罗荣桓!

当时,总政治部副主任贺昌委托罗荣桓跟刘道生谈话。在红军大学学习时,刘道生曾听过罗荣桓讲的红军政治工作课程,对这位红军政治工作元老十分敬重。当他走进罗荣桓的办公室时,未免有点拘谨。罗荣桓亲切地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又递给他一把芭蕉扇,让他歇口气,下下汗。然后,罗荣桓很随便地询问他的经历、年龄。当刘道生不再感到拘束后,罗荣桓开始予以悉心指导。

鲜为人知的是,刘道生还得到过毛泽东的指导。在回忆文章中,他亲笔披露:

长征前夕,我从红军大学调到红二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守卫中央苏区南大门会昌。那时,部队刚刚丢失了筠门岭,更由于执行“左”的错误政策,失去了人民群众支援。周子昆师长、王开湘政委、孙毅参谋长和我几个新到任的干部正感到束手无策,毛泽东同志来到了南线,到我们师搞调查研究,告诉我们如何纠正“左”的错误的做法,主动出击,巩固阵地。当时,他鼓励我:“你这个小主任,要好好干。”

经过毛泽东、罗荣桓的指点,刘道生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1934年,刘道生任中央红军粤赣军区独立二十二师政治部主任,参与指挥部队坚守中央苏区南线,开辟粤赣边区地方工作的任务,有力地配合了一、三、五军团主力的正面作战。

1934年10月,刘道生踏上长征路,相继担任军委直属干部团第二营政委、军委总政治部巡视员、红三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少共中央局组织部部长、东北军统一战线工作委员会分会书记、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政治部代主任等职,在红军中的名气越来越大。长征路上,刘道生迭经恶战,也打出了声誉。

刘道生指挥大庾岭阻击战,是他军旅生涯的得意之笔,被写入了《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的“刘道生”词条:“参加长征,曾在大庾岭率1个团阻击国民党军6个团,掩护红军主力转移。”

“参与开辟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准备出师北上抗日。这时,刘道生刚刚22岁左右,就担任了第一二O师三五九旅七一七团政治处主任(同年10月改称政委)。这年9月起,他和周建屏奉命到平汉路、正太路交界地区活动,很快引起第一一五师政委聂荣臻的注意。

当时,聂荣臻留守五台山地区,负责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可是,由于第一一五师主力另有任务,他手头不过3000人。不过,他早已经胸有成竹:

要创建根据地,必须首先发展武装。没有武装,一切都谈不上。现在我们只有用滚雪球的办法来发展。

赵尔陆同志不是率领总部特务团直属队留下了吗?就让他在那里开辟冀晋边界地区的工作好了。

杨成武同志的独立团已经在北部地区收复了广灵、灵丘、浑源、蔚县、易县等地,可以作为一坨坨,开辟冀察边界地区的工作。

阜平成立了战地动员委员会,由王平同志任主任,这里已经有了初步基础,同样可以成为一坨坨。

我们可以把这三大块先定下来,开展工作。

另外,听左权同志说,总部已派周建屏、刘道生同志率领一支小部队,到平山、寿阳一线平汉路和正太路交界地区活动,工作很有起色,将来也可能成为一坨坨。我们滚雪球就先这样滚吧。

在聂荣臻“用滚雪球的办法来发展”战略大棋局里,周建屏、刘道生这一块,和赵尔陆、杨成武、王平一样,都是一路诸侯。

1937年11月13日,经八路军总部批准,聂荣臻发布了成立晋察冀军区4个军分区的命令,刘道生担任第四军分区政委,周建屏担任军分区司令员。

在周建屏、刘道生领导下,第四军分区刚刚成立,就大出风头!

1938年2月9日夜,为配合国民党军正面战场,晋察冀军区奉命在平汉路方面主动出击。2月11日,根据聂荣臻战报,八路军首长朱德、彭德怀致电蒋介石,特别提到第四军分区:

周建屏(第四军分区司令)所率支队,一部进攻新乐城,守敌约百余人,据城顽抗,我军数度冲锋,始攀城而入,将守敌全部歼灭,……计缴获步枪八十余枝,轻机关枪六挺,战马二十余匹。

1940年8月,八路军总部发动百团大战,总部命令规定:“聂集团主力约10个团,破坏平定(平定不含)东至石家庄段正太线。破坏重点应在娘子关至平定段。”

接到行动命令之后,晋察冀军区召开了主攻兵团首长会议,研究具体部署如下:中央纵队,是主攻方向,由杨成武指挥3个团,担负微水至娘子关段破击任务;右纵队,则是重要一翼,由郭天民、刘道生指挥2个团,破击娘子关至乱柳段。

右纵队重点进攻的天险娘子关,是冀晋两省交界的咽喉。日军依据险峻的山谷,在国民党军队构筑的工事上,加修了4个大堡垒,易守难攻。在关下的村里,还驻守着一部分伪军。

郭天民、刘道生迎难而上!8月20日———战斗开始的当夜,他们指挥部队潜入娘子关村,解决了村里的伪军,然后依托村庄,前仆后继,向据险顽抗的日军进行仰攻。黎明时分,八路军胜利的旗帜终于插上娘子关头,这是“百团大战”中八路军攻克的第一个战略要点。被日本侵略军铁蹄践踏了3年的娘子关地区的同胞,激动得流出了热泪。打下天险娘子关,让郭天民、刘道生享誉八路军,也让二人惺惺相惜!

1944年9月21日,晋察冀军区下达成立冀察、冀晋、冀中、冀热辽四个二级军区的命令,各二级军区具有相当独立的指挥权,军区领导也都需具备独当一面之能。这时,原第二军分区司令员郭天民,升任冀察军区司令员;原第四军分区政委刘道生,升任冀察军区政委。这次任命,是对刘道生军政水平的充分肯定。经过艰苦努力,郭、刘打开了冀察地区的新局面,与冀晋新解放区联成一片,把敌人压缩在张家口沿线少数城镇中,创造了对八路军有利的形势。

1945年8月23日,刘道生指挥部队攻克察哈尔省会张家口,是为人民军队解放的第一个省会城市;10月,冀察军区调整为察哈尔军区(仍为二级军区),刘道生担任军区政委兼中共察哈尔省委书记。

“这次作战要让敌人的血染红自己的刺刀”

1946年10月,刘道生调到东北军区工作,担任冀察热辽军区(二级军区)下辖的冀热察军区政委兼中共区委会书记,战斗足迹由华北延伸到东北。

1947年8月,冀察热辽军区部队在赤峰美丽河整编成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黄永胜担任司令员,刘道生担任政委,邱会作担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这时,东北民主联军秋季攻势在即,刘道生对部队进行了及时的政治整训。

对于即将到来的秋季攻势,刘道生对部队提出的口号是:“这次作战要让敌人的血染红自己的刺刀!”口号很快喊开了,部队的杀气也出来了!

敌人是活的,消灭它也不容易;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消灭敌人就是一句空话。因此,刘道生在八纵开展了“吃大苦,耐大劳”教育:

要克服一切困难,如粮食困难、急行军、气候不利等等都是困难。而这些困难,是在大兵团作战中不可少的。

粮食供应不上是经常的。不过,我军本来就是穷人的军队,饿肚子才革命,饿肚子才打仗!饿肚子打仗,是我军的本色!老想着“当兵吃粮”,那和国民党兵有什么区别!

害怕急行军?不行!进攻,你慢腾腾的,敌人跑得没了影!退却,你慢腾腾的,会被敌人包饺子!追击,你慢腾腾的,好像给敌人送行!

担心气候不利?笑话!老天爷姓蒋?假如老天爷姓蒋,我们更要和它斗争,要敢于“变天”,克服一切困难,打倒蒋介石!

在刘道生的主持下,八纵政治面貌焕然一新,士气空前旺盛,很快一战扬名。

当时,蒋介石为了巩固东北,任命陈诚为东北行辕主任。陈也想逞能,提出“确保北宁路,打通锦承线”的计划,派兵向热河东部进犯。林彪决心歼灭该敌,把任务交给八纵。1947年9月中旬,国民党第四十九军主力向杨杖子进犯,与八纵混战大半天相持不下。黄、刘已经决心暂时撤出战斗,再寻战机。撤出的命令已经下达,电话线也拆了,黄永胜、刘道生、邱会作等都在指挥所附近的山头上闲聊。此时,敌人向指挥所方向打来一阵炮火,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落了一发炮弹。接着,通信科报告:敌方发出了紧急公开信号,但内容不详。再接着,前线部队又报告:敌人的小分队向我前沿阵地猛烈出击。根据上述迹象,黄永胜、刘道生敏锐判断,《孙子兵法》讲过,“辞强而进驱者,退也。”敌人虚张声势,发动小规模出击,正是要撤退的迹象。

“我们要果断追击!”黄永胜、刘道生异口同声地说出了想法。可是,下了撤退命令已经个把小时了,一切通信工具都不发挥作用了,怎么样指挥追击?大家一合计,想了一办法:要纵队机关可以出动的参谋、干事甚至科长,都带着纵队领导手写的命令,一齐出动传令,要部队立即向锦西方向追击。不到半小时,集中了有十几个人,手持命令就出发了……

果断决策追击,是第二次杨杖子战斗取胜的关键,否则双方只是打成了消耗仗。追击的结果,除国民党第四十九军军长王铁汉化装潜逃外,八纵歼灭该军1.2万多人,缴获大小火炮90多门,轻重机枪400多挺,以及几十部汽车,车上都是弹药和物资。八纵打出了威风,东北野战军总部发来了嘉奖令。

1947年10月1日,《东北日报》发表社论,题为《向冀察热辽人民解放军致敬》,八纵一时声名鹊起。同年11月,段苏权接任纵队司令员。刘道生本人也越战越勇,向一代名将迈进。

在战火硝烟中,刘道生也在不断进步:1949年3月,担任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政治部主任;9月,调任第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又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萧劲光)副政委。

“我给你配个得力助手,给你当副政委”

1949年10月中旬,毛泽东召见了当时还在湖南工作的萧劲光,希望他出任海军司令员。萧劲光表示自己是个“旱鸭子”,且晕船还很厉害,恐怕难当重任!毛泽东不为所动,笑着说:“我让你去组织指挥,又不是让你成天出海!我给你配个得力助手,给你当副政委。”毛泽东心目中的“得力助手”,就是刘道生!

1950年4月8日,毛泽东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军令字第二号命令,正式任命刘道生为海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4月14日,萧、刘借用北京协和医院礼堂召开海军领导机关成立大会。

在组建海军领导机关工作中,首先碰到两个争议比较大的问题:一是海军领导机关的地位问题———它是一个战略决策单位,还是军委总参的一个业务部门?二是海军领导机关是设在北京,还是设在沿海某城市?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不仅当时的许多筹建工作难以进行,而且关系到海军的长远建设。在这两个问题上,刘道生是高屋建瓴的:

我和萧司令员反复研究这两个问题,我们借鉴苏联和美国海军的经验,认为我国是一个濒海大国,有漫长的海岸线和辽阔的海域,人民海军的建设必须从长远着眼,我们海军的领导机构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军种,而不能是一个兵种,更不是一个业务部门。海军领导机关应设在北京,这样才能及时得到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同时,便于和军内外各有关部门密切联系,及时洽商解决问题。

当时,在高级领导同志中有不同意见,刘道生建议由萧劲光司令员向代总参谋长聂荣臻陈述了以上意见,请毛泽东拍板。最终,毛泽东支持了萧、刘:“海军应该是一个战略决策机构,是一个军种,应单独成立司令部。海军领导机关应设在北京。”

1950年4月下旬,毛泽东又签发任命湖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王宏坤为海军副司令员的命令;6月间,又任命罗舜初为海军参谋长。这样,海军的领导力量加强了,萧劲光、刘道生两个人肩上的担子才稍微轻了些。

对于刘道生给萧劲光当“得力助手”,中央军委在《刘道生同志生平》中予以了高度评价:

1950年初,刘道生同志奉命调海军工作,任海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参与领导了人民海军的创建工作。他积极协助萧劲光同志,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筹建海军领导机关的任务。他致力于海军初建时期的政治建设和组织建设,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工作,富有远见地提出了海军政治工作的若干基本问题,在海军首届政治工作会议上作了深刻的阐述。他提出要尽快完成从陆军到海军的转变,树立以海洋为家、以舰艇为家、以海岸岛屿为家的观念,一心一意干海军。他组织领导了对旧海军人员的教育改造工作,注意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

1953年6月,刘道生带队去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有着百年建院历史,是当时苏联历史最悠久的高等军事学府之一,C·T戈尔什科夫、H·T库兹涅佐夫等苏联海军名将,都从该院毕业。在苏联海军学院学习期间,刘道生系统学习了海军指挥相关专业知识,包括海军兵种战术、海军合同战术、海军通信、海军战役法、海军地理等。

能到苏联海军学府学习,是中央军委、毛泽东对刘道生的期盼与栽培。

1955年9月,人民军队首次评授军衔,他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6年9月,刘道生从苏联临时回国,列席中共八大会议。一天,在中南海怀仁堂后面大草坪上照相,毛泽东见到刘道生,笑着对身边的同志说:“这个小青年,现在也长大成人了,你在苏联学习怎么样?”

刘道生向毛泽东简要地报告了学习情况,毛泽东勉励说:“你们学习很艰苦,也很努力,要好好学习,回来建设我们人民的海军。”

1957年春天,刘道生以优异的成绩学成归国。8月,由于是“人民海军主要领导中最早系统学习过海军指挥专业的人”,他改任海军副司令员,也是最年轻的副司令员;10月,海军军事学院成立,他又实至名归地兼任院长。今天,他的学生遍布在海军各个领导岗位!

“毛主席的讲话,不是针对我个人讲的”

刘道生学了四年海军,又是海军军事学院院长,毛泽东自然重视他的专业性意见。

1958年6月,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刘道生作了一个发言,提出在毛泽东思想光辉旗帜照耀下发展海军,建议经过10年到15年的时间,建造40万吨战斗舰艇,其中包括导弹艇、鱼雷艇若干艘,和其它一些中小型舰艇。战时,在海上阻击敌人,把敌人消灭在海岸、岛屿附近;平时,保障和支持国家和平利用海洋,以至将来到南极去。刘道生的发言,既从实际可能出发,又考虑到未来发展需要,反映了海军广大指战员的心声,体现了精湛的海军专业素养。可是,有些同志持不同意见,个别同志甚至批评说:“这是大海军主义。”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主题是“反对教条主义”,实质是肃清苏联经验对我军的影响。刘道生刚刚从苏联回来,一旦戴上“大海军主义”的帽子,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毛泽东维护了刘道生,郑重地说:“我是始终主张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的,但要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刘道生的发言可能急了一点儿,但要保护他的积极性。他主张发展40万吨,这个数字并不大嘛。打个比方,蒋介石的海军象个蚊子,风一吹就吹跑了。我主张必须大搞造船工业,大力造船,要把人民海军建成‘海上铁路’。”言外之意,刘道生的“大海军主义”没有错,只是条件不允许而已!晚年,回忆当年那一幕,刘道生感激不已:“毛主席的讲话,不是针对我个人讲的,是他对海军建设的关怀和支持。”

1962年12月,作为分管航空兵的副司令员,刘道生又兼任了海军航空兵部司令员。当时,海军上下戏称:“刘副司令员干了30年陆军,干了12年海军,现在又和航空兵结缘,真正是陆海空全能!”

担任海军副司令员兼海军军事学院院长、航空兵部司令员后,刘道生体现出了海军将领的专业素质:“他从海军的特点和实际出发,为培养海军中高级指挥员,提高海军航空兵的战斗力,倾注了大量心血。他经常深入到边防海岛、舰艇和航空兵部队调查研究、指导工作,面对面地解决实际问题。”

1967年3月,由于受到林彪干将李作鹏打击,被视为萧劲光接班人的刘道生,被免去海军副司令员职务,专任海军航空兵部司令员。他不计名利,坚持工作,还是难逃毒手!1969年9月,他被彻底打倒,关进“牛棚”!

1973年7月,林彪集团土崩瓦解已近两年,刘道生才复出工作,重任海军副司令员。他协助司令员萧劲光、第一政委苏振华,为海军建设呕心沥血。

1977年12月,刘道生担任海军第一副司令员,主持海军日常工作,直到1982年8月退休。期间,他协助司令员肖劲光、叶飞拨乱反正,肃清“四人帮”在海军的影响,“致力于加强海军部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制定了海军长远发展规划,提出了遂行近海作战任务的一系列原则和措施。”作为人民海军创建者之一,他长期负责海军的训练和院校工作,始终坚持“军事训练是部队工作中心,各项工作一定要围绕中心去抓;在搞好基础训练的同时,以战术训练为主,以合同训练为中心,加强海上训练”。为了使海军的训练规范化、制度化,他组织有关人员经过3年努力,制定了海军战斗条令和其他一些训练法规,对搞好部队的训练和建设发挥了指导作用。作为海军院校的创始人之一,他始终坚持院校以教学为中心的指导思想,通过不懈努力,创办了14所院校、100多个专业,为海军干部和科学技术人员的培养走向正规化、规范化创造了条件。

1980年5月,在我国向南太平洋发射运载火箭试验中,刘道生担任海上护航编队总指挥兼政委,与海军其他领导同志一起,率领部队首次远航太平洋,圆满完成了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赋予的任务,开辟了人民海军跨出国门,驶向远洋的航线。

从海军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刘道生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海军建设。1995年5月16日,他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直到瞑目前,他还记挂着海军建设……

(来源:人民网 作者:夏明星)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