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何处埋忠骨丨寻访原红十二军军长游端轩烈士遗踪

      [来源:闽西日报]      2016-02-03 09:02:32

图为红十二军军长游端轩烈士像。

□ 王坚 文/图

冬雨霏霏,雾罩青山。先烈忠魂,山高水长。

曾任红军第12军军长兼34师师长、第19军军长、福建军区参谋长等职的游端轩烈士,祖籍湖南省澧县甘溪滩镇古北村,1935年春在闽西山区游击战争中牺牲。近日,烈士家乡的县、乡、村三级干部专程来到闽西寻找烈士遗踪。

穿越80年的无情风雨,残存的历史印迹淡漠难寻。心怀敬仰,一路同行,我们试图通过各种渠道,还原一位功勋卓著的红军战将高大英武、血肉丰满的真实形象。

红军骁将 战功卓著

专程带队前来寻找游端轩烈士遗踪的澧县党史办主任王承雄告诉我们,作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红军骁将,现有党史中有关游端轩烈士的记录极为简单。近期家乡人民在游端轩故居修建纪念馆,急需大量资料。闽西之行,颇多期待。

令人欣喜的是,来自烈士家乡的游端轩相关资料充实了闽西党史。游端轩,原名游业勉,又名游维环,后改名为游端轩,字服之。1903年出生。他从小聪明好学,健身习武。高小毕业后,以文武双全的好成绩考入澧州体育学堂,开始崭露头角。1926年,游端轩听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招生的消息,兴奋不已。同年10月,游端轩和堂弟游震球一起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自此结识了一批有识之士。当时的政治教员恽代英、邓演达对他的影响很大,同期学员有罗瑞卿、赵一曼等人。1927年6月游端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据江西井冈山党史专家刘晓农早期调查,1927年,蒋介石发动“七·一五”政变后,游端轩离开军校,进入武昌警卫团。跟随何长工参加了秋收起义。游端轩英勇善战,有勇有谋,担任了连级干部。湘南起义后,朱德率起义军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合。随后,游端轩参加了巩固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29年初,游端轩随红四军转战赣南、闽西,同年7月任红4军第4纵队参谋长,后参加闽西第一次党代会,12月参加古田会议。1930年夏,游端轩调任闽西红军新12军第1团团长,率部参加第一次反“围剿”斗争。1931年,任闽西红12军34师师长,率部参加第二次反“围剿”,率部向连城、长汀、清流发展。1931年秋,游端轩任12军军长兼34师师长,在第三次反“围剿”中,率部绕道千里,诱敌深入,三战三捷。1931年10月,福建军区成立,游端轩任军区参谋长,代理红12军军长兼34师师长。

1932年3月,游端轩当选为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同年夏,任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军事部长。1932年5月,邓小平任中共会昌县委书记,游端轩担任第三作战分区副参谋长,在会昌协同邓小平作战。1933年2月,苏区中央局开展所谓“反对罗明路线的斗争”。游端轩和张鼎丞等坚持正确主张的同志,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批判。游端轩被调离省苏军事部长职,任闽西红19军54师师长。不久,任红19军军长,同年11月重任福建军区参谋长。

1933年9月,国民党发动第五次“围剿”。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长征。1934年10月中旬,时任福建军区参谋长的游端轩领导闽西军民进行了以长汀、河田为中心的阻击战。11月2日,长汀失陷,福建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福建军区实行联合作战,共4000余人转移至四都山区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4月初,在国民党军队重兵包围之下,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福建省党政军机关和部队在武平上湖地区全军覆没,游端轩和军区主要领导壮烈牺牲。

2015年10月30日,寻访组一行专程来到武平县大禾乡上湖村原福建军区红军烈士陵园祭拜英烈。他们郑重地取下一捧红土,要让游端轩烈士魂归故里。王承雄不无遗憾地说,游端轩当年是一位叱咤风云的红军高级将领,本应该在党史军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连日来的闽西赣南之行,走访数县党史部门,收获甚微,缺少具体的历史细节和实证。

爱妻娇儿 闽西失踪

作为游端轩烈士家乡的代表,古北村支书周章军对烈士的生平事迹已有不少了解。据游端轩亲属回忆,1926年,年轻英俊的游端轩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本地姑娘郭兰英结婚。婚后不久,游端轩和堂弟一起报考军校,随后转战四方。

进入井冈山根据地后,游端轩考虑到战争形势复杂,革命任重道远,自己的一生将在战火硝烟中度过。上不能尽孝侍候父母,又有愧于妻子。因此,游端轩特地给家中写了一封信,信中叮嘱父母保重身体。还特别说明,自己是红军干部,不能随时回家孝敬父母。如果妻子愿意随军,可来部队,如不愿意,可由父母当作女儿改嫁。因郭兰英不识字,又是三寸金莲,考虑到随军会有诸多不便,便选择了在老家生活。后来改嫁到闸口老木村的汤家。

1930年,游端轩在闽西苏区和罗绍英结婚,后来,生育了两个儿子,取名游战军和游战武。为了告慰家中苦等的双亲,游端轩曾经也写过家书告知父母,已在闽西娶妻生子。不幸的是,在艰苦卓绝的战争环境中,游端轩的妻子和两个儿子至今都不知下落。据游端轩家人交代,收信这天是1934年5月12日,正好是游端轩侄儿游同集的出生日,因此记忆深刻。信中说,游妻罗绍英是一位读过书、有文化的女子,是福建当地人,是地方游击队的干部。80多年来,游端轩的家人一直在等待和寻找游端轩妻儿的下落,但始终没有音信。

由于历史的原因,游端轩烈士妻子罗绍英的记载未见于任何史料,无法得知其是牺牲还是病逝。游端轩的两个儿子战军和战武曾经寄托着烈士的满腔革命斗志,后来也不知是寄养群众家中还是随母生活,是尚存人间还是因病饿早夭?如今游端轩烈士的后代亲人和家乡人民,苦盼能找到烈士的骨血,希望有知情人能告知信息,了却烈士亲人的心愿。

烈士部下 追忆当年

笔者在近年的民间采访调查中,搜集整理了一些与红12军、福建军区相关人物事件的报道,悉数交与湖南客人。游端轩烈士所部的红军战士大部分是闽西子弟兵,笔者多年前采访过的老红军战士中,还有两位健在。我们满心希望能找到新的线索。

2015年11月1日上午,笔者带领湖南客人冒雨驱车来到长汀县濯田镇长兰村。在一座普通的农家土屋里,99岁高龄的老红军吴功养是原红12军36师106团战士,得知是当年军长的故乡来人,顿时神情激动。他一遍遍地用干枯的右手摩挲着游端轩年轻英武面容的照片,喃喃自语:“游军长,我记得,他很会打仗,带领我们12军打了很多胜仗。他开始是34师师长,后来当了军长,当了军区参谋长,我们还是习惯叫他游师长。你们这么有心来找游师长,他在地下也会欢心的。”在红军随营学校学会认字的吴功养老人颤巍巍地写下“我是游师长的兵。”并庄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姓名,现场众人无不动容。

随后,我们又来到邻近的濯田镇美西村,99岁的原红12军34师102团老红军游石来因髋骨骨折卧床休养,听说游端轩烈士家乡来人,一定要儿女把自己抱起床,坐在厅堂的沙发上。游石来老人动情地说:“松毛岭战斗的时候,我才18岁,长得瘦小。部队里就我和游师长姓游,我都叫他叔公。他把我留在指挥所,对我说不要乱跑,敌人的飞机到处轰炸。好几次,我要冲到前沿阵地去,游师长攥住我的手,说指挥所也需要我传令,不然我可能就牺牲在松毛岭了。游师长那时候胡子很长,满面烟灰,比照片上老多了。”手捧游端轩的照片,游石来百感交集,神情戚然。听说游师长还有两个儿子,老人说:“你们一定要帮师长找到儿子啊……”最后,老人让儿子抓住他颤抖的手,一笔一画写下“想念我的游师长”。

2015年11月3日,湖南澧县有关部门在古北村隆重举行游端轩烈士魂归故里仪式。岁月的风尘湮没了多少耀眼的星辰,游端轩和许许多多的红军高级将领一样,用全部的生命和热血燃烧着钢铁般的信仰和信念,在曾经黑暗苦难的时空中划下了光芒不灭的轨迹。青山处处埋忠骨,迟到的寻访,或许留有许多遗憾,唯愿高天厚土,庇护英灵安详。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