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三严三实"好干部左亭(一):工作上的“拼命三郎”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记者 邓桂明 通讯员 田拥军]

左亭主持黔张常铁路项目前期工作推进会

2015年左亭(前排左一)考察铁路建设

春节过了,元宵也过了,可过年的余味还在,喜乐的表情还未散......时间如流水,生活归于平淡,歇了口气的人们又要继续打拼,为来年的欢聚播种、耕耘。

九泉之下的左亭您可知,您走了之后的三个多月里,三湘四水、神州大地都在传颂您的感人事迹,都在学习您的“火车头”精神;望城左亭,犹如当年的雷锋一样,已美名四海扬。

生活因铁路得到改善的人们在大年的喜庆气氛中多了一份哀思,多了一份纪念。

这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人和事,当你失去之后,才倍感他的珍贵与难得。

左亭,一个刚知天命的长沙汉子,湖南近些年铁路建设与规划的顶梁柱,去年11月17日,突然离去。

“他是工作上的‘拼命三郎’,为了湖南的铁路大发展,最终累倒了。”2月23日,记者来到他身前工作过的几个地方,他的一些同事都在感慨。

“白加黑”、“二加五”

晚上零点左右睡,早上7点半到办公室,这是左亭的作息规律。

“他晚上工作是家常便饭。”沪昆客专湖南公司副总经理蒋全回忆道,老左有个理念:风险在夜间,就是说铁路施工晚上是最容易出差错、纰漏的,所以他在分管安全质量时,重点抓了夜间施工,经常晚上从长沙驱车到娄底、衡阳、邵阳等地搞突击检查。

2012年,国家加快铁路建设步伐,此时湖南铁路路网规模偏小,等级不高,发展不平衡,急需引进一名懂得铁路工作的“干将”。时任沪昆客专湖南公司副总经理的左亭临难受命,担任湖南省发改委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

左亭十分清楚这次转轨意味着什么:任务重了,从负责一条铁路到负责湖南全省的铁路;工资低了,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

“左主任有两个情结,一个是铁路情结,一个是湖南情结。”沪昆客专湖南公司运营开发部副部长罗云灿说,新的岗位正好给了他完成心愿、施展才华的更大舞台。

可现实犹如一团麻纱,尤其是铁路建设工作。

湖南省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龚新平打了个形象的比喻:就像长沙麻将中的全求人,什么都要求人。每条铁路的背后,是投资,是扶贫,是经济发展,是百姓通行,也是利益纠葛,各种诉求与纠纷汇集于铁建办。实地调研,向国家发改委等单位进行衔接汇报,与各设计院商议设计方案,与各市州县进行协调……一条铁路从动议到开工建设的10多个步骤,左亭都要一一落实,到处“求人”,不断协调。

“他经常晚上10点多还打电话安排工作。”湖南省发改委重点项目办副主任吴民乐说,左主任经常到北京出差,总是选择晚上的飞机,凌晨到北京,“他常说,上了50岁的人,每天睡5个小时就够了。”

摊开“湖南省铁路十三五规划示意图”,六纵六横的铁路线覆盖全省。湖南省发改委重点办副主任陈江平介绍:“这些线路基本上是左主任争取来的。他心系湖南铁路,工作高于一切;他认真负责,勇于担当,攻坚克难,付出总有回报。”

曾经8天没换衣服

铁路建设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征地拆迁。

“沪昆铁路湖南段要征地4万多亩,拆迁面积达150万平方米,都要一个地市一个地市走访,一个县区一个县区推进,最多的时候有10万施工大军在等着要地啊。”沪昆客专湖南公司运营开发部副部长罗云灿说,左主任那时是经常在外奔波,

有一次从醴陵到怀化,约有半个月没回家,每天一大早就出发,中午就在工地跟大伙吃便餐,晚上也要忙到12点左右,只为多跑一些工点,多约谈一些区县国土部门负责人,有一天就跑了上百个现场拆迁点,真的是风风火火,雷厉风行。

据介绍,负责沪昆铁路在怀化的征地拆迁工作时,左亭3个多月就完成5000多亩红线征地的征收、1万1千亩零星用地的征收、14余万居民的拆迁工作,创造了项目征地的“怀化速度”,其间没有一个人上访,没发生一起群体事件,创造了“路地和谐”的“怀化经验”。

到湖南省发改委之后,左亭依然“故我”。

2015年4月20日,左亭刚从铁路部门汇报完工作返回长沙,家都没进,就与国家稽查组一行到澧县、冷水江市稽查,白天在基层看项目,晚上听取国家稽查组反馈意见,部署县市整改工作。左亭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第8天,冷水江市发改委同志提议去买一件换洗衣服,左亭笑了笑:“我们铁路人早就习惯了。”

怀邵衡铁路、黔张常铁路、渝长夏铁路……三湘大地上,一条条铁路,在左亭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不断延伸。左亭担任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数年来,湖南省铁路建设完成投产里程近1000公里,完成投资1134亿元,其中2014年开工项目投资规模达1000亿元左右,是历年湖南铁路投资额度最多的,建成铁路和在建铁路投资也一直位列中部六省前列。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省长杜家毫多次批示赞扬湖南的铁路工作。

“左主任是‘十二五’湖南铁路的建设者,更是‘十三五’湖南铁路蓝图的设计者。”湖南省发改委农经处稽查特派员唐承生说。

“搞不赢,等这一向搞完了再说”成了他的口头禅

“我很后悔当初没有拽着他到医院来住院,好好治病。”2月23日,左亭的高中同学、湘雅医院护理部副主任高红梅如是说。

2015年4月,因身体不舒服,左亭前往湘雅医院检查。高红梅发现左亭脸色很差,要求他根据医生的建议住院做全面检查制订治疗方案。左亭说:“等闲下来再来。”6月,高红梅问他:“去住院了吗?”左亭仍回答:“过几天再看。”10月,再见左亭,她仍要他尽快安排时间住院。

脸色发黑,左亭仍在办公室写材料;胆囊炎10多年了,左亭有时会痛得出冷汗;身体偏胖,他走路都气喘吁吁;坐久了脚就发麻。

很多迹象表明,左亭身体状况堪忧,心脑血管疾病基本确定。

“他身体不好我们都知道,都多次提醒了他,可他却一推再推。”沪昆客专湖南公司副总经理刘正说,“搞不赢,等这一向搞完了再说”成了他的口头禅。

高红梅和其他同学一有机会就要左亭到医院治病,左亭总是忙,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偶尔会去散步慢走。可这无济于事。

就在他离去的前几天,正是年前最忙碌的那一段。

16日,左亭与省重点办陈江平、彭小沙、胡建生商量工作,接待湘潭市发改委两位同志的来访。

17日,左亭与广西发改委调研组交流,向前来汇报的永州市重点办同志交代工作,批阅了一些材料。下午,左亭比平日早一点离开办公室。

在他的日程安排上,11月18日上午沪昆动车所征拆协调会、下午沪昆外电源协调会,晚上前往岳阳开会……

18时30分,他从书房出来,对爱人朱曼君说不舒服。朱曼君拿了把椅子让他坐下。左亭瘫倒下去,就再也没有醒来。

医生判断为突发性脑溢血。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湖南省重点建设项目办公室主任左亭,走完了他51年的人生。

湖南省发改委主任谢建辉对记者说:“左亭太实在、太敬业了,实在到自己身体有病都忘了。在他的心里事比天大!”

同事纷纷写诗悼念左亭:“重点建设忙,左公扛大梁。积劳成疾撒人寰……”“废寝忘食事躬亲,四处奔波常进京……全为百姓路畅行。”

分享到:

相关专题:“火车头”驰行一路领先 追记“三严三实”好干部左亭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