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新闻请看
三湘都市报 文萃 家庭导报 大众卫生报
 
站内检索
 
人生的乐趣就是,不必尽做有益处的事。
披霞追踪
 
http://www.hnol.net 2005-03-17 10:02:58

   □叶倾城

  张爱玲有一篇颇知名的散文叫《姑姑语录》,说姑姑手里卖掉过许多珠宝,只有一块淡红的披霞还留到现在。我无非当作是金是玉,一眼扫过就罢了,前两天却蓦然想到,披霞究竟是什么?

  我以为会迎刃而解,却翻遍所有的词典都没收录;一望无际的互联网上尽是“宝塔披霞”——落日、“翠羽披霞”——也许是朝阳。好不容易找到一本《九尾龟》,说街上有个满面烟色的瘟生,帽子上钉着一块披霞。那瘟生捐了五品官,登时戴起水晶顶子———这样说来,披霞是水晶了。“姑姑”的披霞大概是紫烟或者蔷薇水晶。

  此谜即解,我心安理得地继续看小说,忽然读到《怨女》,三爷瓜皮帽上镶着披霞帽正———我差点从座位上掉下来。水晶顶子是官帽制式,可是街道相逢,一定是便服,瘟生头上的应该是帽正,清人习惯在瓜皮帽上镶的一块珠玉。这样说来,“姑姑”的披霞也是帽正了,一面光滑,反面不中看——那一面是贴着布料的;上头一个洞在中间,正好穿针引线,分毫不差在帽子上。

  饱读群书的朋友说,“披霞”这字眼不合中文组词规律,应该是外来语。我再细细筛查,迟至晚清小说里才提过几次披霞,可见之前是没有的。《庚子西狩丛谈》里有一则趣事:当时的驻英大使回国,祖母绿奉慈禧,红披霞送光绪,都是做帽正用。祖母绿远贵于红披霞,但架不住有人对太后轻轻进一句谗言:“难为他如此分别得明白,难道咱们这边就不配用红的么?”又一次提醒了慈禧的西宫身世,是着绿的妾媵而不是披红的正室——该大使几乎死于法场上。

  有了线索就容易了,寻找发音类似的红色珠宝就是。我抄出宝玉石小辞典来,翻到P一栏,目瞪口呆,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多P字打头的珠玉,绝大多数我闻所未闻:红硅硼铝钙、蔷薇辉石、帕德马刚玉、宝塔石、帕拉碧玺……我老虎吃天,无从下爪。朋友多事又提醒我,也许不是源于英文?葡萄就是来自希腊文;而披霞若是粤语或闽语发音呢?贝克汉姆就是这样变碧咸的;甚至半音译半意译如剑桥,到哪里去找剑桥相同发音的原文?

  最有可能的答案,披霞就指“红色的宝石”,上可赠君王,下才值10元。因为中国古人鉴别宝石只重视颜色而不重视品质,至多分个软红硬红,也没有仪器能给出量化的、精确之极的参数。但现在,能够了,而且越来越需要精准,披霞这个名字遂失业了。

  我将我的考证说给另一位朋友,他非常耐心、真的非常非常耐心地听我说完,然后给我看一本《少年百科全书》,上面明确写着:“电气石,又名碧玺、披耶西、披霞……”我瞠目结舌。

  但,这搜索的过程是多么快乐。那灵光一现的刹那,那与朋友的七嘴八舌,就像吃了一个水蜜的大桃,于是蹲身下来将桃核种在土壤里,我想知道桃花明年怎么开。有一千次机会它不会长大开花结果,却也有一次机会它会,这是魅惑也是期待。我为“披霞”二字叮叮当当折腾了两三天终于松弛下来,立刻觉得太阳穴正在突突跳痛。疲倦而安心地,我睡着了。人生的乐趣就是,不必尽做有益处的事。

  

  

(责编:屈昕 作者:叶倾城)
本篇文章阅读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 湘ICP证01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