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朱枫:丹心映枫红 英灵期一统

2021-07-31 09:55:36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印奕帆]字体:【  
1905年,浙江镇海有名的大富商、镇海渔业公会会长朱云水喜得千金。作为“富二代”,朱枫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学习成绩优秀,在诗书琴画、刺绣、财会、医药上均有涉猎。

朱枫:丹心映枫红 英灵期一统

朱枫烈士 通讯员 摄

文|虢安仁

琴棋书画富家女

投身革命寻真理

1905年,浙江镇海有名的大富商、镇海渔业公会会长朱云水喜得千金。作为“富二代”,朱枫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学习成绩优秀,在诗书琴画、刺绣、财会、医药上均有涉猎。

1921年,朱枫进入宁波女子师范学校后,深受同窗好友、进步青年陈修良的影响,阅读了大量革命书籍。在陈修良的推荐下,朱枫师从大书法家沙孟海学书法。在此期间,应朱枫要求,沙孟海给她重新起名谌之,意为敦厚老实,字弥明,意为感受光明。朱枫特别喜欢这个名字,一直使用至牺牲。朱枫在沙孟海处,习得一手好小楷,她所写的字,曾被陈毅元帅评价为“书法很有功底”。

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爆发后,宁波进步青年纷纷涌向街头,为革命鼓与呼。朱枫更是带头参加游行示威等反帝爱国活动,她与同学们一起刷标语、印传单,组织学生自治会,走街串巷大声疾呼,轰动宁波。后来,在陈修良的鼓励下,朱枫又勇敢奔赴上海,来到革命最前沿,进一步接受历练。

1926年,朱枫远嫁在沈阳奉天兵工厂当炮长的镇海籍总工程师陈富良。

国破家亡迁武汉

无偿捐献救“新知”

朱枫相夫教子的小日子没过几年,1931年,日本人发动“九·一八”事变,一家子不得不举家南迁。次年,丈夫陈富良在动荡中患病身亡。国破家亡,朱枫对苦难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朱枫毅然抛弃舒适的生活,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她变卖所有家产,跟随第二任丈夫朱晓光逃难到了武汉,遇到在新知书店工作的朱晓光二哥朱曦光。新知书店是我党领导的一个宣传进步思想的书店,以“中国书店”的名义出版了大量马克思主义著作。但由于资金匮乏,为躲避战乱几经搬迁,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书店工作人员靠摆地摊卖书维持生计。

朱枫获知后,当即拿出500块大洋交给新知书店负责人,这500块大洋中,还包括朱枫变卖母亲生前留给她的3克拉钻戒所得。朱枫的捐赠不仅让新知书店转危为安,更极大鼓舞了大家的信心。朱枫和同伴们一起举办义卖,出售自己多年的创作和收藏;收容难民,救护遭日军轰炸的同胞。

经过血与火的历练,1945年,朱枫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随后被派至华中局的情报部门工作,主要负责为地下党筹集经费。此后的岁月里,朱枫逐渐显露出她出色的工作能力,组织随后派她去香港合众公司工作,协助当地的民主党派和文艺界著名人士返回大陆。

组织重托赴台湾

绝密军情传大陆

新中国成立后,朱枫本可以结束在香港的工作,回到内地与家人团聚,但恰在此时,组织交给她一项更为重要的任务。

原来,在近期解放台湾的金门一战中,我方登陆的9000名将士,几乎全军覆没。此时我党急需交通员来保持情报工作的畅通,以更好地部署作战计划。无巧不成书,朱枫刚收到来自台湾的一封信。信是继女陈莲芳所写,她告诉朱枫,自己一家已在台湾安定下来,如今又添了一个小公子,希望朱枫妈妈能来台湾小住一段时间。正是这封信,使得朱枫有了只身前往台湾的最好理由。

面对组织的重托,朱枫置生死于度外,毅然赴台。临行前,朱枫给丈夫朱晓光寄了一张照片:穿着短袖的朱枫安详地坐在铺着格子桌布的茶几旁。她在照片背面写道,“她已深深体验着:‘真实的爱’与‘伟大的感情’,从此,将永远快乐而健康!”表达她对团聚的期盼,对未来的憧憬。

在台期间,朱枫以陈太太的化名与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吴石前后有7次秘密会面。吴石除了提供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以及台湾周边的地理情况和军事分布之外,还提供了舟山群岛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置图,各防区的敌我态势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以及现有的海军基地、空军机场等绝密情报,一一拍成微缩胶卷,都交给了朱枫。

朱枫将这些绝密情报源源不断传递到了华东局情报部和总参作战部。毛泽东主席在看到《关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等具有很高价值的情报后,高兴地夸奖朱枫和吴石很能干,“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

“速回”突遇风云变

魂断宝岛托梦回

40多天的出生入死,朱枫顺利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得到上级指示:速回。1950年1月14日,她从台湾给大陆友人寄去的最后一封信中写道,“凤将于月内返里一行”。

谁知,就在这时,风云突变,台湾地下党员陆续被捕。本想着回上海过年的朱枫,拿到吴石将军为她冒险开出的通行证后,前往定海。虽然定海与上海只有一水之隔,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但朱枫始终没有等到前往上海的船只,却等来了地下党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落入敌手的消息。

蔡孝乾供出了党内全部的秘密,包括朱枫和吴石。落入敌人魔爪后,朱枫从皮衣的夹缝中剥出了金链金镯,分两次把二两多重的金镯吞服,决心以身殉职。敌人发现后,立刻送往台北医院取出金属。敌特原以为像朱枫这样的女流之辈,一定会像蔡孝乾一样不堪一击,但一切手腕用尽,都没能如他们所愿。

一张老照片显示,法庭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法警,而朱枫身穿一件淡绿色碎花旗袍,外罩深蓝色毛线上衣,靠在栏杆上,神情自若,态度从容。1950年6月10号,朱枫在台北马场町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年仅45岁。同时遇害的还有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将军、吴石副官聂曦上校、台军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中将。这就是当年轰动台湾的所谓“间谍案四要角”。

主要参考文献:

《朱枫传》 冯亦同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