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华风

2020-11-13 10:10:19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洪晓懿]
字体:【

《云上瑶寨桐冲口》何东安 省摄协副主席

■编者按

看千年瑶乡变化,助力乡村振兴。8月底至9月初,根据省委宣传部年度工作安排,湖南省文联和省作协开展了湖南艺术家看千年瑶乡采风创作活动。来自全省的38名文艺家在江华瑶族自治县,欣赏美景,体验民俗,用心感受千年瑶寨的人文历史和时代变化。景色美,民风纯,千年瑶乡脱贫致富奔小康。本期湘韵选取了几位作家的采风文章,聚焦瑶乡新貌。

过山谣

罗长江

车至千年瑶寨桐冲口,我们一行三十几号人在当地向导的引领下,往坡上的民宿群走去。

民宿群的主人们,是从本村的另外两处山旮旯集体搬迁过来的。原来居住的地方交通闭塞,生产生活条件至为艰难。村干部说,多亏了政策好,多亏了驻村扶贫的后盾单位省广电厅,真扶贫,扶真贫,三十多户搬迁对象,如今不住茅屋住洋房、脱掉草鞋穿皮鞋,终于过上安生日子了。

入夜,看罢村民歌舞表演,回到下榻处,与民宿主人话家常。

村口第一户人家的女主人,网名叫旭旭,是歌舞晚会上的活跃分子。女儿在省城上大学,假期回家来担任歌舞晚会的主持,可见是瑶寨一枝花;念初中的儿子长得胖乎乎,模样特可爱。村里搞起了旅游,他们家去年的民宿收入有两万多元。眼看着旅游形势越来越好,她除了接待客人住宿,正在筹办一家土菜馆。翌日上午,旭旭果然跑来请我题写“巧媳妇土菜馆”的招牌,合影留念的时候,笑得灿烂极了。她的笑,纯真而甜美,给人清水芙蓉的感觉。

走访另一户赵姓人家,男主人和两个儿子都过世了,剩下母女俩相依为命。女儿赵凤杰,在县城上职高,刚刚参加完高考,等录取通知书。小凤杰的模样,使我突然想起作家叶蔚林的散文《过山谣》中,那个含着眼泪吟唱“过山谣”的中学生盘细妹——绿林般沉静,青山般端庄,藤萝似的坚韧。交谈中,她跟我们聊文学,聊哲学,聊路遥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她准备考上大学后,去参军当一名女兵。她说无论如何要让妈妈安度幸福的晚年!一番交谈,让我们强烈感觉到时代的变化与造化。同为中学生,同为励志青少年,小凤杰身上依稀可见盘细妹的影子,又有着诸多不同的志趣与视野了。

夜深了。山寨的月亮好大,好圆。

漫长的岁月里,瑶民像没窠的杜鹃鸟,今年这山飞,明年那山飞,哼唱“过山谣”向荒山行进,过着辗转流徙的日子。“过山谣”这样唱:“山过山,一山更比一山难。铜条拐棍也拄断,铁线草鞋也磨穿。血泪落在草叶上,大旱三年晒不干。过山瑶啊山过山,山路几时走得完?”

1949年以后,“过山瑶” 陆续结束了漂泊流徙,一一定居了下来。但是,大凡自然环境恶劣的地方,贫穷依然如甩不掉的阴影、拨不开的乌云、治不好的疾病。多亏了这一轮精准扶贫,易地搬迁,他们得以唱着新的“过山谣”,合着欢快的脚步,在新的地方重建家园。

新的“过山谣”这样唱:“山过山,天又高来地又宽。日子好比甜水酒,新房好比金銮殿。木叶吹歌彩云飞,唱得青山团团转。瑶家好比金凤凰,展翅上了九重天!”

盘王大歌

夜空下,一群山民用瑶语演唱《盘王大歌》。扑面而来苍迈之风、高古之风、悠远之风。

音乐有着跨越语言障碍的神奇功能,懂不懂瑶语已无关紧要了。随着男人们略带嘶哑却富有穿透力的吟哦,随着女人们清澈得似要洗亮苍穹的天籁,聆听者沉浸于创世古歌的骀荡之中……

盘王出世。天地万物。民族源流。部落迁徙。繁衍生息。

歌里有白发老者的长烟蔸磕红了火塘,磕亮了天边的星星,从始祖盘瓠那里起根发蒂的一条河流哗哗流淌;歌里有云中烟火筚路蓝缕;歌里有叩石垦壤以启山林;歌里有鸟儿自远古衔来珍贵的谷种,公鸡自黎明喊出悠长的炊烟;歌里有雷声和劳动号子一同耕作阳春;歌里有月牙轻轻叩响小女子银光闪闪的耳环;歌里有坐歌堂的女人们头顶彩色头帕,如同月光下盛开着满坪的鸡冠花;歌里有法师领着度戒的少年穿过火海,赤脚踩响的一溜火星如同闪电划亮天际;歌里有盘王节的热烈通宵达旦,大瑶山的一座座山峰是一面面长鼓,一条条山溪是一管管竹筒酒,神啊,人啊,踩着舞步跳也跳不够,端起酒碗喝也喝不够……

我曾在不同场合,聆听过不同民族的史诗与古歌。

它们的古老,它们的斑驳,它们的千枝万桠盘根错节,好比一条大河和两岸数不清的支流。

河流的成色好稠,好浓,裹挟着泥土、砂砾、根须和飘花落叶,汩汩滔滔,元气沛然。河流的成色好清,好亮,像一棵割开许多口子的漆树流淌着透明,流啊流到岁月的尽头。

叶蔚林与大瑶山

来江华,不能不想起一个人:作家叶蔚林。

上世纪60年代末,叶蔚林被下放到江华的大瑶山。艰难的日子磨练了他,也极大地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一经解冻,春回大地,便呈井喷之势,创作了大量以大瑶山为题材的优秀作品,其中不乏经典之作。

那没有航标的潇水河:岸边有古老的筒车在缓缓地旋转不老的光阴,放排的盘老五,光着身子大大咧咧在木排上行走,使人联想起瑶家火炕上熏得发亮的腊肉;那蓝蓝的木兰溪:小女子赵双环站在山冈上像一竿新竹,站在小溪边像一棵水柳,偶尔戴起红色的盘头帕,就是一株开花的美人蕉;那菇母山的风情和故事啊是如此迷人;那“过山谣”的余响啊是如此苍凉与悠远;猎人父女与雪野白狐,外号“一边倒”的贫协组长大龙,水磨房的夸西莫多,割草的小梅,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等等,一个个人物是如此栩栩如生。叶蔚林作品里的大瑶山,曲尽“楚极边蛮之地”独有的色彩、气息和声响,曲尽历史与现实的厚重、民族风情的斑斓、各色人物的生死歌哭。就连茹母山、双河街、乌梅村、半边渡、百雀街这些地名及掌故,皆是大瑶山特有的胎记,弥漫着别样风韵和芬芳……

叶蔚林与大瑶山血脉相连,大瑶山是叶蔚林的文学之根。

他以自己的丰硕成果,创造了一个文学的大瑶山。作家叶蔚林,已然是“神州瑶都”江华的一张文化名片,递向世界的面前。

江华人为作家叶蔚林塑了一尊铜像。铜像甚是逼真,极具叶蔚林之风采、气质与神韵。

永州山水造就了柳宗元,而江华山水造就了叶蔚林。


瑶乡行

(组诗)

吴昕孺

1.水口,爱情小镇

你不惜再造一个小镇,不惜

引入浩荡的湘江,不惜

让一把四吨重的铜梳差点飞起来

只为了,不轻言那两个字


你不惜藏入南方的大山,不惜

穿上华美的瑶装,跳起

那玉一般作响的朴素歌舞。你不惜将身段

塑造成长鼓,只为了不轻言那两个字


你不惜用翠绿的屏障,把世界

关在外面。不惜用坚贞

而圆润的石子,疗治水的伤口

只为了,不轻言那两个字


来到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会

说出那两个字。他们只会凝视

刚刚在山顶冒尖的云彩,惊讶于它

那么快,就变成一轮宁馨的圆满


2.涔天河水库

我曾经住过的那个小镇

如今已在水底

湖面好像一只将我托举在半空的手

我担心它一撤,我就会掉在当初

我住过的朋友家门口


所以它才如此浩淼吧

它在每一道碧波的褶缝里

都稳稳地托住我

让我永远只有上升的机会

而不会坠落


迁移到城市的朋友

开车过来看我

我说,多想去你家看看

他说,好呀,房子比以前宽敞多了

他不懂,为何我的眼角

此刻会挂着涔天湖的一滴水

既晶亮,又混浊


3.宝镜村

马头墙倏忽变成奔驰的马群

你却依然

在历史的尘烟中

留住自身


小姐向虚空抛出的绣球

猛地碎裂成瓣,化作屋前

满塘荷花——以绽放

重温你当年的绚烂


即便长工房里的汗味

还原为一个个壮汉,他们

从生活的夹缝陷入历史的夹缝

穿过一页页尘埃,竖立如门


这世界早已陌生,你收藏的故事

只能在幽静中复活

马蹄得得,叫醒我的耳膜

并一遍遍刷新明丽的山川


4.盘王殿

一只老鼠沿墙角疾行

灰色闪电

携带走向末路的风尘


你坐在对面,非人非神

铜质身躯涂满绿漆

像一个被屡屡使用的形容词

神采奕奕,却又难掩锈迹


门外跳起长鼓舞,扭摆的身姿

窃自穿山而过的河流

一个以你命名的节日

比这座大殿还要不朽


那只老鼠钻进了墙缝

你一直期待它再次出现

可它的消失和你的存在一样长久


梦里江华

曾冬

桐冲口

时光似乎停留在千年前的一个早晨。

舞动的长鼓早已安歇,篝火早已熄灭。村寨被一声朦胧而亲切的鸟语叫醒。一些咿呀的开门声,从岭南岭北的吊脚楼传来。

青山依旧静静地卧着。缥缈的薄雾是件半透明的纱衣,随意地挂在山腰。

麻江河从起起伏伏的峡谷里淌出来,深情款款地环抱着寨子,不舍离去。

那个浣纱的瑶家妹子,坐在溪边的青石上,望着一朵坠落的野花发呆。风撩起她平平仄仄的心事。她的梦里,是否存放了昨夜的月光和一个骑马的背影?

早起的阳光像一尘不染的露水,从瓦檐上清清地流下来,然后轻轻地摔落在屋前屋后。

远处的田塍上,谁家的母亲轻唤了一声,炊烟就漫过了山脊。

桐冲口,是一首优美的古诗,隐逸在湘西南最纯净的角落,让心从此安宁。

我真想拍落一生的风尘,成为一个荷锄的村人,粗茶淡饭,日出而作,日落悠归。让青山白云,陪我慢慢变老。

而哪张开启的柴门,可以收留一颗世俗的灵魂?

涔天河

青箬笠绿蓑衣的渔翁,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那只斑驳的小船,还系在岸边,安静地等待着主人。

山峦被一场夜雨洗得更加青翠。风从远处牵来几朵白云,投入了水中。一只不问世事的白鹭,在水边悠闲地照着镜子,而后,又悄无声息地飞进了蓝天,只留下一对模糊的翅膀。

一带清泉翻开大山葱郁的绿衣,从远处的山间落下。隐隐约约的水声,如梦境般回响在山谷中,空灵而幽寂。

闪闪躲躲的阳光,在水面上来来回回地跳跃着,迷惑了一尾过路的小鱼。

今天,涔天河铺在天空下,披着四季的衣裳,如处子般纯净。那些落花的往事,早已随春天流走。此刻,天静,山空,这个初秋的上午,时光终于放慢了匆匆转动的指针。

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变了!尘世间的纷纷扰扰,被一条河流洗涤得干干净净。

涔天河,虽然我只是个过客,却已愿意做一个渔夫,一生为你停留!

爱情小镇

我来时,风正好从码头上吹过。

而摇橹的瑶家少女,已打着一把薄薄的油纸伞回了家。空气中只旋绕着一曲深情的民歌。

我有些恍惚,以为许多年前的某个午后,一个仗剑天涯的男子,骑一匹白马,醉眼蒙胧,从石板路上走过。但我还是很清晰地看到了你的名字:爱情小镇。

我任衣袂飘扬,让风无所顾忌地在身上围绕。我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我不知道,我握剑的手,是否温暖得如一缕软软的阳光?

也许,你在等一个人,等了几百年!我站在小镇的溪边,照见自己的容颜已开始苍老,却还是,一天天错过。

撑油纸伞的美人,消失在小巷尽头,成了谁的新娘?码头空寂。唯有起起落落的阳光,撕下了一个又一个等待的日子;唯有风,梳过那丝丝杨柳。

或许此生都无法邂逅!我已不再做那个寻爱的王子,却依然执着地,想要翻开你每一页的青春岁月。

今夜,我会从一朵月光里,闻到你的余香吗?

宝镜古村

院门口,层层叠叠的绿又挤满了一井塘水。一枝大胆的莲,拨开叶片,扬起一张粉红的脸,羞涩地转向了村口——那个背着书包的少年,吟着唐诗的少年,是否已放学回家?

后山上,一泓响泉穿过曲曲折折的空岩,拾走了季节的喧哗。松林深处,谁的十指抚过瑶琴?那些跳动的音符,是一些幽扬的词语,随一阵风跌落在村边的小溪,惊散了几尾天真无邪的鱼。

村外,田野已被蛙声催黄。稻穗们低下头,怀念着阳光和雨水,安静地等待一把幸福的镰刀。

宴社散去,丰收的酒气飘荡在村头院尾。夕阳照着一群微醺的影子,往家的方向踉跄而去。槐阴柳下,谁醉倒在一束月光下,忘记了归路?

一扇花窗亮了,绣楼里,思春的少女,呆呆地望着一盏摇曳的灯火,夜夜夜夜想着心事。

多年后,一匹快马从远方归来,驮回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怀揣皇榜,却依然手握书卷。她从一声乡音里,叫出了他年少时的乳名。

站在宝镜古村,恍如从梦境中醒来。岁月的浮尘已然散尽,我看见满墙的青砖上,镌刻着深深浅浅的时光。


醉美瑶乡

唐樱

来自三湘四水的艺术家,从长沙出发,奔“千年瑶乡”采风。

艺术家们刚下车,一群等候已久的瑶族姑娘小伙便送上了迎客酒,震山响的长鼓舞,美丽的瑶族服饰让人惊艳。一碗清洌的淡酒洗去了一切的疲惫,大家又重新被点燃了,热情地跟瑶胞们快乐互动起来。

我们抵达的瑶寨是个并不算大的村寨,名叫桐冲口村。村寨前有风雨桥,清澈见底的溪流从桥下潺潺流过。溪流沿岸还修有可遮风避雨的长廊,村路两侧是菜地,篱笆边偶有几朵开得鲜活的秋花,野生野长的,泼辣而亮眼。

瑶寨中的民宿很特别,都是主人家住一楼,二楼的房间给客人住。我入住的这户主人是一位70后的瑶族阿妹,她边帮着我们将随行的行李箱送入房间,边满心欢喜地给我说着自家房子的兴建情况——建民宿是帮扶脱贫的措施之一,寨民自家出3万元,就可以得到一栋两层的小楼作为开办民宿的用房。愿意开民宿的村民便不必再背井离乡出去打工,可以边开民宿边干一点农活,生活有了着落,家庭和孩子能同时照料到。

在房间里拾掇一会,休息一阵,天色就见晚了,7点半开始的长桌宴便是瑶寨为我们摆下的“接风宴”,是为珍贵的客人才有“长桌宴”。这种长度近百米的长桌宴,是由一张张四方桌子在空敞的坪地里连接而成,桌面上铺满了新鲜翠绿的芭蕉叶。这些能呼吸的有生命的天然桌布马上吸引了众人的惊喜,瑶家的特色菜往那芭蕉叶上一摆,更显得青翠欲滴,美食香气袭人,惹得大家馋虫大动,醇洌的酒水也斟上了,明月初升,星光乍显,寨子里欢声笑语,瑶家阿哥阿妹劝酒的歌儿唱起来,拿着长葫芦的阿哥挨着个儿敬酒,使整个长桌宴气氛达到了高潮……桐冲口村是典型的过山瑶聚居村寨,瑶歌、瑶舞、瑶服、瑶食等瑶族文化保留非常完整,是《盘王大歌》和瑶族长鼓舞的传承地。

长桌宴后,就观看由寨子里的瑶族同胞们表演的瑶族歌舞节目。在这歌舞之中,瑶寨的民风民俗、四时风物,娓娓展开,与其说瑶民们在表演,还不如说是在诉说、在表达,他们借歌舞表达这天时地利人和的时代之喜,表达瑶民勤劳勇敢纯朴之风,表达国泰民安阖寨幸福之美!

你且看,你且听,你且想,从7世纪从事狩猎及刀耕火种种植至今,这山林之中天生天养的瑶族同胞们,第一次与全世界同步了,瑶族同胞们的欢欣鼓舞通过这歌这舞淋漓尽致地表达着,让我们也品味到了瑶族艺术之美,真叫人美彻心扉。


千年瑶寨湘水流

奉荣梅

江华瑶族自治县古为楚通百越咽喉,位于五岭北麓,湘粤桂接壤地,秦开驿道,明设递铺。我们一行沿着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贬谪之路,一路南下,到了广东连州境地。然后转县道,沿着连州西北行二十余公里,即至江华瑶族自治县境。我这才明白,刘禹锡当年贬官的连州古城,距离江华瑶族自治县湘江乡不过百来公里。

元和十年(815),刘禹锡在湖南衡阳与密友柳宗元作别后,赶往连州赴任刺史。他在连州任上五年,写下《连州腊日观莫徭猎西山》《莫徭歌》《蛮子歌》三首诗,记录了瑶族畲田、围猎、采菱、濯锦、淘金等刀耕火种、围猎生活与风情。

桐冲口村被称为“千年瑶寨”,文字根据也源自刘禹锡的这些最初的记录吧。桐冲口村,坐落在海拔900多米的麻江河冲漕平缓处,据说1000多年前的宋代,过山瑶、八排瑶就在这个冲漕里游耕,开田垦山,立宅生息,生发出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

过廊桥入村口,是宽敞的广场夷勉堂,舞台与三面长廊合围一块宽敞的坪地,这是寨中还盘王愿、耍火龙、打长鼓、对歌等民俗活动的场地。沿着麻江河还蜿蜒着数百米的木构长廊,修竹掩映着小木屋,原木屋檐与壁板间缀着大红的灯笼。在冲漕坪地的吊脚楼后面的山坡上,层层错落着新建的楼房,白墙青瓦,也颇具民族特色,这是从四周山里易地搬迁而来的瑶民新居,共30多栋。这些两三层的吊脚楼,都是瑶民自家营业的民宿。

我夜宿的是瑶家莫姐的民宿。她家吊脚楼靠近夷勉堂后的坡地,楼底被三角梅、大丽菊包围着。客房干净整洁,桌上有一钵盎然的绿萝,茶叶盛在精致的小瓷罐里。

莫姐家以前住在大山后边的山上,交通不便,出门就是爬山。乡邻散居在山间,几家相邻或独户而居,村户相距数里或数十里,喊得应,走半天。莫姐和丈夫常年外出打工供养一双儿女,儿子成年后也外出务工,女儿还在上大专。在政府与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她家从山上搬迁至此,近几年村里发展生态乡村旅游,挂上了“国家3A级景区”的牌子,很多乡邻开办民宿挣了钱,她今年夏天也回来尝试开民宿。我入住的时候,另外三间客房已是客满。

月亮爬上廊桥背后的山岭,夷勉堂的灯笼红亮亮的,瑶家美食上了桌,长廊中的长龙宴开席了。铺着新鲜芭蕉叶的瑶家餐桌上,少不了荷叶米粉肉,少不了“瑶家十八酿”——豆腐酿、笋子酿、辣椒酿、茄子酿、香菇酿等等,还有皮脆肉爽透明的瑶家腊肉,香酥醇美的腌鲊肉,及糯米制成的各种粑粑。瑶家姑娘成群结队地盛装出场,手捧瓜箪酒,唱着酒宴曲,盛酒的几个长把葫芦高低结成长龙,往客人的嘴里“灌溉”,酒歌唱多久,酒水就流淌多长,满堂都是笑声欢乐声混合着酒香。

这祝酒歌不过是接下来的瑶族民风民俗表演的热身,原生态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盘王大歌”和“瑶族长鼓舞”才是重头戏。悠远洪亮的长鼓声和着音乐声,此起彼伏,汇成奇妙的乐章,冲击着四周高山的胸膛,又回落在麻江河谷,空谷回音,余音袅袅。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