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精品力评?

2020-09-11 09:48:02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
字体:【

佘晔

就文艺评论而言,当下的文艺批评样式、批评含金量、批评风气、批评有效性等问题被人诟病已不是一天两天了。隔靴搔痒、以偏概全、浅显浮夸的印象式批评随处可见,而真正既好看、解乏,有思想、追求真理的现实性批评却难得一见,许多文艺批评似乎陷入了评论对象不接受、观众读者不买账、评论同行不认可的多重尴尬。

这不是批评家个人的短板,而是评论界的普遍困境;也不是湖南文艺批评界存在的一家之困,而是当下文艺批评普遍遭遇的现实。甚至,还存在着作家与批评家之间的误解、批评家之间相互拆台和诋毁、论资排辈等陋习,导致批评人才青黄不接、文艺批评的精品力作少之又少等问题,这不得不引人深思。

如何做好文艺批评这一“剜烂苹果”的工作?如何跳出“红包厚度等于评论高度”的怪圈?如何突破批评眼光、批评心态的狭隘,高扬真理,褒优贬劣,激浊扬清?我想,需要从文艺批评的外围和内围两个方面共同努力,全盘考量。

从外围来看,要关注文艺评论平台的打造和有效传播问题。要努力打造刊发优秀文艺评论文章、推介优秀文艺评论人才的核心平台和重要窗口,取长补短,扬长避短,抱团发声,形成合力。当然,落花有意,更需流水有情。如果没有本土优秀的、有发展潜力的文艺评论人才的实际支持和成果支撑,便只能剩下“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喟叹和无奈了。另一方面,适度转换评论用语习惯和阐述方式,利用新媒体、新媒介,改变文艺评论生产和消费的输出方式和传播途径。

当下的文艺批评样式主要有通稿式批评、印象式批评、深度批评、学院派批评等类型,各类型批评特点鲜明,同时弊端凸显。比如,印象式的时评、网评、剧评等好看、解渴,形象逼真,入木三分,但缺少整体视野和学术含量;学院派批评扎实、厚重,但理论痕迹明显,学术腔,让人看不懂,也不耐看。但是,将这两者结合得很好的批评家给我们树立过很好的榜样,他们写作的学理性和感性兼具的批评文章(如部分京派、海派文艺评论)值得湖南文艺界好好思考和学习。能够将这两者有机结合的批评文章更受人们喜欢,传播得更快,影响也更大。特别是学院派批评,如果能够在讲究学理性的基础上,多运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轻快明朗的文风和贴近现实的当代视野进行思考和写作,更活泼、更明亮一点,会产生更好的阅读效应。

内围则主要是就文艺批评质量、批评家素质、批评方式而言的,这是由文艺评论的社会属性决定的。

必须坚持文艺批评的“三性”,即文艺批评的主体性、思想性和批判性。新时代条件下急需重建中国文艺批评的主体精神,尽早摆脱无言的尴尬,发出评论者自己的声音;真正能够经得起推敲和咀嚼的评论文章,一定是以文本为要、内容为王的。不管哪种类型的批评,最终能让人们记住或经得起时间检验的部分,一定是深邃的思想、深刻的内容和深情的语言。文艺评论如果没有批判精神和批评功能,沦为互相表扬、吹捧、造势的工具和手段,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必须坚守批评家的底色和风格。如何开展批评、开展什么样的批评,这都是评论家个人主观意志和精神价值的体现,不是为批评而批评,更不是创作者的附庸。文艺批评的独立性彰显了批评家的立场、底色和风格,也确证了批评家的眼光、视野、心态和价值。作家、艺术家要有接受批评的肚量和雅量,批评家则要专注于真诚、恳切,谨防“塞壬的歌声”混淆视听、是非不分。

必须坚定自信,立足当下,开展“37度批评”。批是一门艺术,要讲究方法和技巧,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37度批评”就是一种既有温度、有人文关怀又不失原则的有效的批评方法,争取做一个可爱、知性、热情、个性的批评家,基于批评家对创作者的理解与爱,进行发自内心的真诚交流与探讨,没有灼伤,没有冷峻,将会收获彼此间的惺惺相惜和充盈心间的阳光雨露。

总的来说,批评家们要有开放的心态和良好的姿态,在当下和历史的坐标中找准位置,立足当下,追求个性,积极创新。中青年批评家能够很好地承接上与下、新与旧交替的历史过程,坚定批评自信,表达现实诉求,引领服务创作,为共同打造湖南文艺批评的精品力作而努力。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