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情怀叫家乡的米粉

2020-05-22 10:29:33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
字体:【

艾 蒿

有缘加入了在沈阳的湖南群,参加了端午和中秋两次大型的联欢活动。虽身处异乡,也没觉得那么孤独。感谢那么多在沈阳开湘菜馆的老乡,让我再次品尝到了好几种湖南风味小吃,其中的米豆腐和米粉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

家乡那牵牵绊绊如丝般晶莹的米粉,浸透了母亲对我的爱,温馨而又酸涩着我的回忆。记得刚上师范的时候,学校的菜缺少油荤,我经常感觉腹中饥饿,总是被校园旁边香味四溢的米线烧汁馋得直咽口水。因此,每个周末的晚上,母亲来学校接我,总要先陪我吃一碗米粉。

白底红花的大海碗里,一根根洁白透亮的米粉上漂着的绿葱红椒,再加上油乎乎热腾腾的木耳炒肉,我恨不得吃它两大碗。那时候,母亲一月辛苦工作才挣70多元,吃一大碗米粉就得花2块钱,够我们家一天的菜钱。每次,母亲总给我买满满一大碗,她自己却只吃1元钱的小碗。我狼吞虎咽地吃得头上冒汗嘴边流油,母亲却是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品尝,放下碗筷微笑地瞅着我的吃相,眼睛里盛满了浓浓的慈爱。见我意犹未尽,母亲便将她碗中为数不多的肉和粉往我碗中夹。我一边吃一边说:“妈,你吃吧,我吃饱了。”而母亲每次都说:“女儿,你多吃点,妈不爱吃米粉。”那时的我真的认为母亲确实不爱吃米粉。

很多年过去了,我已结婚生子,随着夫君走南闯北,东奔西走的生活使我与母亲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母亲的饮食起居也只能通过电话略知一二。上次回湖南,无意中听到母亲跟隔壁几位阿姨聊天:“不知何故,现在吃什么都不香,倒是我家莲儿上师范时校门口那家米粉店里的粉真好吃,那时的我一口气能吃两大碗。”躺在床上看书的我听到这话鼻子发酸。少不更事的我是那样的粗心与自私:怎么就没想到平时能吃两大碗米饭的母亲,连一小碗米粉都吃不完呢!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地出了门,找了一家当地最有名的米粉店,给母亲买了两大碗排骨粉打包带回,一个劲地劝说:“妈,你多吃点……”母亲这次吃了小半碗就放下了筷子:“傻女儿,现在妈吃一小碗就够了。”我抬起头,发现母亲新染的黑发根底又冒出了白色的茬,在清晨的阳光下是那样的明显。我的泪水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人生如白驹过隙。20多年前,母亲陪我吃米粉,能吃两大海碗的她却舍不得吃一小碗。20多年后的今天,我陪母亲吃米粉,面对满满的两大碗母亲却吃不了一小碗。我多么希望母亲能一口气吃下女儿为她买的这两大碗米粉啊!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