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这个“双十一”,约你回到古时的湖南去逛集市

2019-11-11 09:02:48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字体:【  
“滴、滴、滴……”你有些紧张地在心里读秒,当时间跳跃成“00:00”,你迅速点击屏幕,几番操作后,心仪的商品已经入袋。足不出户的你完成了交易,收获了这个“双十一”的战利品,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当你轻点指尖,在这个特殊的交易日里逛“虚拟集市”时,是否会想知道,在遥远的古代我们的先辈们是怎样享受交易带来的欢畅?

文丨刘瀚潞

“滴、滴、滴……”你有些紧张地在心里读秒,当时间跳跃成“00:00”,你迅速点击屏幕,几番操作后,心仪的商品已经入袋。足不出户的你完成了交易,收获了这个“双十一”的战利品,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当你轻点指尖,在这个特殊的交易日里逛“虚拟集市”时,是否会想知道,在遥远的古代我们的先辈们是怎样享受交易带来的欢畅?

今天,新湖南带你穿越时光,回到古代的湖南,去逛一逛那时的集市。

△ 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若想逛逛集市,咱们的旅途得从宋朝开始。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有草市(南北朝)、集、墟、场(唐朝),但集市交易还不够热闹。到了宋代,集市贸易才真正崛起。

“长沙十万户,游女似京都”。跟着北宋诗人张祁的一行诗,我们来到了当时的潭州。这里是湖南当时最热闹的城,人户兴盛,商贾繁荣。

到长沙城内走一走,我们发现夜市、早市、庙市已然兴起,好不热闹!大街小巷里,大小的店铺里商品琳琅满目,酒楼的酒香引得行人垂涎,饮食店里湘味正浓,南来北往的旅人们在旅店歇脚。

原来,当时的长沙已是宋朝的6个2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之一。真是名副其实的“一线”城市!只是不知当时的房价如何。

△明代《上元灯彩图》(局部)

感慨之余,咱们对当时集市的类型有点迷糊,一问城里的百姓小湘才得知,当时的集市有三种。

“墟市”是最常见的一种。这种集市按着干支记日定期举行。每逢特定日子,人们会定期聚集到“空场”集会交易。在偏僻的地方,一般隔五六天才开一次墟市;在那些个大地方,隔个两天或一天就开一次呢!

△清 丁观鹏《太平春市图》局部

逢年过节时,灯会、庙会上也能买到很多心仪的东西。这样的集市最是热闹,卖的东西多,逛的人也多,只可惜好久才办一次,平常日子是没有的。

还有那蚕市、药市、花市……这样的专业集市常常设在某个固定地方,只卖一种品类的东西。但听说在成都府,那里的专业集会却特别活跃,按期排布。“正月灯市,二月花市,三月蚕市,四月棉市,五月扇市……”每月一种类型,想想都热闹非常。

小湘的介绍,让我们这来自21世纪的集市门外汉摸着了古代集市的“门栏”。

想着明朝中叶以后,湖南涌现出大量工商业繁盛的城镇和市墟。那时候才是湖南集市最发达的地方,我们决定要明清时期的湖南去瞧一瞧。

△明 姚文瀚 《岁朝欢庆图》

哎,快看,那是什么!“各属大贾,携金行户之家,行户得其用钱,带客沿乡收买(米谷),以致大富高抬”。在长沙县捞刀市,我们有幸看到了米市的繁荣景象。这个时期,长沙已经成为古代的四大米市之一,米坊、粮行鳞次栉比,“鱼米之乡”果然久负盛名!

此时的湖南,至光绪年间已是辖69个州县的独立省。无论是在繁华的大都市、商贾辐凑的大市巨镇,还是在小市和边陲墟场,人们都能享受到交易的欢畅。“粮食、绸缎、棉花、鱼盐、药材、纸张、京广杂货、竹木牌筏,皆集于此”。

就连曾经被视为化外之地的湘西山区,也因为改土归流而变得热闹。你看那永顺府里,“客民四至”,江西、福建、广东等外省商人都络绎不绝,“贸易与此”。

△ 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

旅途的最后,我们准备去长沙城再看一看,瞧瞧这座曾经的一线城市如今怎样了。一位老乡小南却拖住了我们,要想去看湖南最繁华的大都市,那得去湘潭啊!

原来,明末时期湘潭已一跃成为湖南最发达的城市,号称为“小南京”。虽然清初经历战火,湘潭县城一度衰退,但后来又恢复了“上控两粤,下通江汉,邮传舟航,往来如织,号称剧邑”的繁华景象。

△南宋 《西湖繁盛全景图》局部

惊讶之余,我们到湘潭一看,好家伙!“坊市三重,工商十万,笙歌砧杵,昼夜喧闹”。

城里足有29个会馆,山西、山东、河南、陕西、甘肃、江苏、江西、福建、广东等地的商人蜂拥于此,全国各地的商品都可寻觅。街市繁富,市铺相连,一直排到了城外沿湘江十余里。

……

历史的景观在眼前远去,八街九陌的都市渐渐离去,人声鼎沸的热闹依稀消失。岁月的轮转里,短短数百年间,人们习惯的交易场所已从现实集市变成了虚拟平台,但那种通过交易获取满意物品的欢欣却依然不变。

参考资料:

《论宋代城乡集市贸易的崛起》,张秋海

明清时期湖南的城镇和市墟,颜晓红

长沙商贸与湖湘理学的共存互动(长沙经贸史记系列),陈先枢,黄启昌

长沙十万户,游女似京都(长沙经贸史记系列),陈先枢,黄启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