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自然笔记】蓼花清淡醉秋冬

2019-11-11 08:42:06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
字体:【

蓼花清淡醉秋冬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周月桂

11月8日,立冬,长沙的阳光极为温柔,湘江江心,月亮岛正在失去它的荒凉与野性,巨大的工地许给她一个陌生的繁华的未来。在远离工地的水边,高大的杨树底下,蓼花花海铺开11月的浅淡轻柔。

蓼花几乎围绕月亮岛镶了一道浅红的花边,每年可从10月开到12月,而11月是最佳花期。

作为乡土野花,蓼花花海远不及来自美洲的“网红”粉黛乱子草花海那么蓬松梦幻。

蓼花太过清淡,花粒小巧,浅白轻红,茎叶稀疏,每一片叶子的着生处都有一个略微膨大的节,轻触即可折断。这气质疏淡的花,即使大片铺开,也并不显得绚烂,仍旧让人觉得落落寡欢。这是古人钟爱的清秋气质。“簇簇复悠悠,年年拂漫流。差池伴黄菊,冷淡过清秋”, 是唐人郑谷的哀怨蓼花; “数枝红蓼醉清秋”,是宋人陆游的清丽蓼花。

如果要人工营造花海意境,蓼花大概永远不会入选。蓼花带来的,是疏离寥落,是自然野趣,是乡土的记忆。月亮岛的蓼花是被人们留下的,或者被遗忘的。

月亮岛本名遥埠洲,明朝年间,有许姓人家在这里世代耕作。因此又被称作许家洲,是个不起眼却妥帖的名字。遥埠洲或许家洲在湘江江心悠游自在了千百载,江心地势低洼,连年水患,仍有岛民苦守于此,世世代代,蓼花也年年秋日红遍滩涂。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有资本看上了这个岛,岛上居民得以尽数迁出,另寻出路。为了方便开发,许家洲改名月亮岛。改名后的岛陡然有了不一样的浪漫气质,像村口的小芳换了英文名,隐隐地有些土洋结合的复杂气息。

蓼花见证了这座岛由许家洲变为月亮岛。原住民离开后,一批批城里人在这里烧烤、露营、骑马。月亮岛的开发曾一度停滞,岛上苍苍茫茫,没有了农舍与菜园,是荒草与蓼花的天下。

终于有一天,庞大的机器开进了月亮岛,推走了岛中心的野草杂树。足球场、篮球场、游乐场、卡丁车公园、中心广场一一建了起来……根据规划,这里将成为一个体育健康文化旅游岛。而更多的园林植物被移栽岛上,这里有了绿色的整齐的大草坪,规划里还有紫色的梦幻的薰衣草花海……

秋冬时节的白昼短了,以岛上蓼花的视角看,夕阳是隔着江水从城市的高楼间落下的,而月亮从另一边的高楼间升起,起先是淡白的,渐渐升至月亮岛的中心月亮广场,就变得黄而明亮了。月色冰凉,蓼花沉寂在杨树的阴影里,悄无声息,保留着月亮岛的土气与野性。

【小名片】

蓼:蓼科的一年生草本植物。蓼的叶子为披针形,花为淡红色或绿色。果实成卵形、扁形。茎叶有辣味。种类很多,大多生长在水边,有水蓼、红蓼等。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