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科技工作者】刘飞香:造出中国人的“地下航母”

2019-09-13 09:48:5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陈大勇] [编辑:刘畅畅]
字体:【

刘飞香:造出中国人的“地下航母”

刘飞香 通讯员 摄

陈大勇

初秋的长沙,阳光依旧炽热。位于长沙经开区的中国铁建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厂房内,更是热火朝天。几台直径10余米的重型盾构机上,工人们正在做交货前最后的检测。

“这台是出口到印度的,直径12.14米。那几台是出口到俄罗斯和韩国的。”中国铁建重工党委书记、董事长刘飞香走在井然有序的车间内,娓娓道来。看着盾构机,他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目光中流露出自豪与温柔。

变外商的“印钞机”为中国的“争气机”

盾构机,全名叫“盾构隧道掘进机”,是一种隧道掘进的专用大型工程机械,被称为“地下航母”。长期以来,盾构机技术被国外垄断。

“国外每台盾构机售价都在1.5亿元左右。刀盘和零部件的更换,要价更是高得离谱。盾构机变成了他们的‘印钞机’。”铁建重工首席专家何其平介绍。

“用国外的产品,吃过亏,受过气。不但配件供应不及时,服务也跟不上。”刘飞香说,“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中国的地下工程建设很容易被扼住喉咙。”

2007年开始,刘飞香带领团队扎根长沙,瞄准盾构机这一国内研发空白,立志要造出中国人自己的“地下航母”。

“那时候条件艰苦,设施简陋,办公室就是几个工棚,四面进风,但我们必须迎难而上。”刘飞香回忆起那段创业岁月,颇有感触。研发期间,整个团队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全力以赴,层层攻关。

2009年,铁建重工研制的第一台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盾构机面世。这台盾构机一下线,便用于北京地铁建设。

前线指挥打来电话报捷,这台盾构机顺利掘进,完成预定目标,而且月进度达600多米,远超国外的同类型盾构机。刘飞香长舒了一口气。

2010年,长沙地铁盾构机采购竞标,铁建重工的产品凭借优异的技术性能和高性价比,一举“击倒”国外知名品牌。

在长沙地铁2号线的施工中,铁建重工的盾构机创造了一次性掘进1800米不换刀盘的纪录。整个区间作业完成后,刀盘的磨损程度很轻,甚至刀盘内侧的很多地方连油漆都没有掉,盾构机完好率达到96%。

目前,铁建重工研发制造的盾构机已经出口到欧洲,其在地下工程装备方面逐步成为全球领跑的专业企业。

“我们要做,就做自主创新,只研发能填补国内国际空白的产品,只研发市场占有率能达前两位的产品。”刘飞香说这话时,一股湖南人特有的霸气和闯劲洋溢在眉宇间。

正是这股精气神,把盾构机这一外国厂商的“印钞机”变成了中国人的“争气机”。

科技创新是第一要务,也是发展的根本

铁建重工科技发展部的郝蔚祺用了3个“超出常人”来评价刘飞香。她说:“刘总对待科研开发工作,有着超出常人的严谨,超出常人的热情,还有超出常人的创新能力。在刘总身边,我们必须随时绷紧脑海中的弦,才能跟上他的节奏。”

在刘飞香看来,铁建重工是科技型企业,科技创新是第一要务,也是发展的根本。他担任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主任,每个重要的项目都去研发一线,带领团队攻坚克难。

铁建重工从2007年创办至今,一直坚持战略创新、制度创新和科技创新。“虽然铁建重工现在成了行业的领头羊,但始终坚持两个不变,一是研发技术人员占员工总数的20%不变,企业现有超过1000名研发技术人员;二是研发经费占营业收入的6%不变,企业每年都会拿出几亿元经费开展研发。”刘飞香说。

在铁建重工,整个研发团队的平均年龄在35岁。35岁的秦念稳,因工作出色,技术过硬,被提拔为铁建重工智能技术研究设计院院长。在人才的提拔任用上,“不拘一格”与“有为便有位”是刘飞香的原则。

“就算我退休了,没有了我刘飞香,铁建重工也能继续朝前发展。”刘飞香爽朗地笑着。

正是年轻化的研发团队和干部任免上的灵活机制激发了活力。铁建重工目前拥有专利超过1000项,并创造了每周研发2项成果的业界纪录。

在骄人的成绩面前,科技创新的脚步并没有停滞。刘飞香把下一个目标瞄向地下工程装备的数字化与智能化,他说:“智能制造是中国制造的一个历史性机遇,会是下一个经济增长点。必须主动抓住数字化智能化机遇,实现企业转型升级。现在,我们的地下工程装备已经实现半智能化,未来两到三年将全部实现智能化。”

相关专题:最美科技工作者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