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走马楼吴简书法研究》出版,长沙邸阁”“私学弟子”有新解

2019-06-25 23:01:2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吴岱霞] [编辑:潘华]
字体:【

华声在线6月25日讯(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记者 吴岱霞) “长沙简牍博物馆最新合作成果新闻发布会”25日在长沙简牍博物馆举行。

新闻发布会上举行了《长沙走马楼吴简书法研究》新书发布、故宫研究院长沙简牍研究中心揭牌仪式、长沙简牍博物馆与北京师范大学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

“长沙邸阁”“私学弟子”有新解

《长沙走马楼吴简书法研究》一书从长沙简牍博物馆馆藏数万枚走马楼孙吴简牍中,精选164种,其中不少是第一次公开披露的珍贵简牍。

本书由李鄂权馆长主编,得到了我国著名学者、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所长王素先生、长沙简牍博物馆原馆长宋少华先生的悉心指导。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编张永强介绍,长沙走马楼吴简书法上承东汉,下启晋宋齐梁,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代表了东吴时期墨迹书法存世的最多数量与最高水平,也为魏晋书法史、特别是锺繇、王羲之书法渊源的研究提供新的素材。

长沙吴简中使用最多的是楷书。吴简楷书尚处于隶楷过渡阶段,很多孙吴简牍保留了较多隶书笔意,结体宽博,用笔凝重,其横画、竖画的弯曲弧度,与传世王羲之《姨母帖》接近。

书中首次披露了重要的长沙吴简。其中有一枚《监长沙邸阁右郎中张?移私学弟子区小文书木牍》最为重要。这枚木牍不仅书写水平较高,其中提到的“长沙邸阁”“私学弟子”“能书画”等信息也值得重视,学界有不同的认识。区小这样身份的“私学弟子”,在长沙吴简中还出现过多次。经初步研究,这位“能书画”的“私学弟子”区小,有可能并不是指其擅长书法和绘画,只是说他具备作为一个“掾吏”书写与计算的基本技能。此书的出版,必将促进关于长沙吴简关于“私学”“邸阁”以及三国时代政治、经济制度等问题的深入研究。

将用高科技手段对长沙走马楼竹简进行再研究

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所长王素介绍,之所以在长沙建立故宫研究院长沙简牍研究中心,是因为湖南原本就是简牍大省,中国只有湖南出土简牍能够从楚简到晋简,贯穿整个简牍历史时代。长沙出土简牍众多,包括五里牌楚简、仰天湖楚简、走马楼西汉简牍、五一广场东汉简牍、东牌楼东汉简牍、尚德街东汉简牍、走马楼孙吴简牍等,数量占全国出土简牍将近一半。

王素认为,“故宫研究院长沙简牍研究中心”成立后除了为简牍建档、培养简牍研究人才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要做,就是用最先进的高科技手段,比如红外线等对长沙走马楼竹简进行再研究,这是近年来国内外简牍研究的新潮流,新趋势。 王素介绍,相信在红外线下会有很多新发现,因为很多竹简上的字因为年代久远,从表面上肉眼已看不到了,但是在红外线下,我们可以看到浸入竹简纤维中的墨迹。王素说:“我想届时,随着研究的深入,会修正、甚至推翻我们过去的一些研究成果。”

故宫博物院与长沙出土文献文物的渊源

原文化部副部长兼故宫博物院院长,现故宫研究院院长郑欣淼介绍:“故宫博物院与长沙出土文献文物有很深的学术渊源。”

20世纪50年代,长沙窑窑址发现不久,故宫的陶瓷大家陈万里、冯先铭等就应邀赴长沙考察,最早认识和肯定长沙窑的重要价值。20世纪70年代,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帛画,当时已成“泥砖”,是原文物局局长王冶秋亲自从长沙押送到故宫,由故宫的能工巧匠张耀选、杨文彬、孙承枝等揭裱修复,才得以保全。同时,故宫的学术大师唐兰、罗福颐、顾铁符等最早参加这批帛书、帛画的整理,为完整展示这批珍贵出土文献文物的重要价值贡献了力量。

1996年,长沙走马楼出土十多万枚三国孙吴简牍,轰动了国内外。故宫前院长张忠培作为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副组长,最早来到长沙实地考察,指导吴简保护整理工作。故宫前院长单霁翔2002年担任国家文物局局长,2003年第一次外出调研,就是到长沙视察吴简保护整理工作和正在建设中的长沙简牍博物馆,并批示国家文物局增拨专款2000万元,用于吴简等项目的保护整理。2013年故宫成立研究院,下设古文献研究所,即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合作,整理出版《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全12卷、33册中的最后5卷、13册。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