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区对位于长株潭“绿心”的18个废弃矿坑进行生态修复

2019-03-17 12:02:59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胡媛媛] [编辑:刘茜]
字体:【

矿坑“变脸”记

雨花区对位于长株潭“绿心”的18个废弃矿坑进行生态修复,预计2025年前全面完成 记者走进施工难度为“全省之最”的龟坡片石场废址,揭秘70米高岩壁重长花草的过程,感受“矿坑整容师”的艰辛

经过清坑、铺网、喷土、覆膜等系列步骤后,龟坡片石场废址的生态修复已完成主体工程。再过段时间,就可掀掉防护膜让生态绿面自然生长。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飞 摄 

经过清坑、铺网、喷土、覆膜等系列步骤后,龟坡片石场废址的生态修复已完成主体工程。再过段时间,就可掀掉防护膜让生态绿面自然生长。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飞 摄

70米高的坑壁上,“矿坑美容师”依靠保险绳平衡身体,在岩石上播种绿色。 

70米高的坑壁上,“矿坑美容师”依靠保险绳平衡身体,在岩石上播种绿色。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媛媛

扣紧安全扣、拴紧保险绳,25岁的罗松深呼了一口气,双腿微蜷,沿着90度的岩壁慢慢往下蹬。偶一回头,距离他最近的岩台也有38米。

在这名“90后”眼中,年轻人爱玩的蹦极、跳高都是“小儿科”。这5个月来,他笑称正经历一场“极限运动”:为废弃矿坑进行生态复绿,让裸露岩石重新长出花草灌木。

去年,雨花区对位于长株潭“绿心”内的跳马镇18个废弃矿山矿坑启动生态修复,施工难度被称为“全省之最”的龟坡片石场废址,目前已完成主体工程。光秃秃的岩壁如何变得绿意盎然?面对70米高、90度倾角的矿坑壁,是谁在坚守劳作?近日,记者走进龟坡片石场废址,感受神奇的“矿坑变脸记”。

“只有站在最高点,你才能发现这处岩坑宛若心型,和‘绿心’之名不谋而合。”眼前的岩壁上,一簇嫩绿的灌木芽已破土而出。小心翼翼地抚触着它,罗松仿佛看到未来这里将山花烂漫、草木繁茂。

揭秘

增“骨”添“肌”,岩石上长花草

“这处废坑是上世纪80年代末采石后形成的,石场已关停多年,可裸露的岩坑宛若‘秃斑’,和四周青山绿水相比,非常刺眼。”龟坡片附近,废弃岩坑的点滴变化当地居民都看在眼里,他们喜滋滋地为记者指点,“你看,现在近3万平方米的坑体都已盖上防护膜,很快,花草灌木就能将这里变成绿坡。”

站在龟坡片石场废址的底部,吃力地仰头才能看到它的顶端。相当于20多层楼高的岩坑壁分为三个台级,最平缓的岩壁都超过60度,大部分则是90度。“在湖南已完成或正在进行的矿坑生态修复项目中,这是难度最大的一个。”龟坡片石场废址生态修复项目负责人吕平波感慨。

从去年10月启动施工至今,光秃秃的石壁如今已被绿色防护膜覆盖。“膜下大有玄机。”掀开一处绿膜,吕平波笑着揭秘:施工初期,需要对整个坑体进行清理,通过击打的方式,发现并清除危石;然后,由工人在岩体上铺满包塑铁丝网,并用钢筋进行固定,“仅这两个步骤,就费时近两个月。”

吕平波形象地将覆盖岩体的铁丝网称为“骨架”,其后就需要让“骨架”生长出绿色“肌体”:在喷播机助力下,铁丝网被喷上含有机质、植物纤维、土壤改良剂等11种材料的新型基质土,“整个土层12厘米左右,先后需要喷上10次才能完工。”吕平波顺手抓起一把土壤,细细拨开,黑麦草、波斯菊、油麻藤、金银花等花草灌木的种子清晰可见,“最后两次喷播的基质土,含有30种植物种子,选择它们也有讲究,就是要耐贫瘠、耐干旱。”

坚硬岩体上有了土层“落脚”后,便用绿膜将其遮盖养护。“大约6月份就可掀膜让生态绿面自然生长,到了8月,这里就能呈现藤木交绕、绿草绵延、山花绽放的风景。”吕平波说。

目击

攀岩作业,“矿坑整容师”播种绿色

崎岖山道仅容两人并排而行,路面处处是碎石和泥巴,一不小心就会摔倒。沿着这样一条小道带记者攀上坑顶,44岁的陈家宽连大气都不喘:“每天走上许多趟,早习惯了。”

敲了敲固定在坑顶的铁桩,陈家宽麻利地系上保险带、扣紧安全锁、整理好坐凳,拉绳蹬腿,迅速沿着岩壁往下落。在距离坑顶3米处,他平衡住身体,小心掀开保护膜观察花草灌木种子的生长情况。“前段时间雨水多,这一小块地方土层中的种子有点流失。”陈家宽细心掏出一根竹签,将土层扒开,从随身背的布袋里抓出一把种子填入,再慢慢用手将土壤恢复原状。

对山中矿坑进行生态修复,机械能发挥作用的环节极少,绝大部分过程需要人力完成。陈家宽和29名工友,便是龟坡片石场废址的“整容师”。清坑、铺网、喷土、养护,都需他们攀靠在岩壁上一点点完成,即便寒冬也是如此。

“第一次登上坑顶时,往下看还真有点发怵。”饶是陈家宽这样有着十年工龄的“老把式”,也是头回遇到70米高的坑壁。“经常攀附岩体作业,腰酸腿疼成了平常事。”一旁的工友向顺祥插嘴说,身体被绳索吊着悬空,移动和定位只能靠腿发力,双腿长时间保持蹬壁状态,落地后常会酸胀不已。

“大伙平时称陈家宽为‘老泥’。”向顺祥笑道。喷撒基质土时,喷播机停在坑底,由工人背连接机身的长管,将泥土均匀喷在岩面上。喷力大,基质土又特别黏稠,即便戴着帽子、身着防护衣,一天下来,陈家宽也会变成泥人,连嘴里耳中都是泥浆。“莫笑话我,喷完土,你们哪一个不是要洗漱半小时。”听到工友爆料,陈家宽乐呵呵地“回击”。

暖心

“90后”拍照记录矿坑“变脸”

与岩壁打交道的日子里也有暖意。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着一粒粒种子顶破土层,顺利生长。

作为30名工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罗松在工作之余,交给自己一个有点“文艺范”的任务:记录花草灌木的生长过程。他的手机内,密密麻麻存满照片,每天记录的步行数都超过2.5万步。

进入3月,春风吹拂,岩壁上,陆陆续续有花草灌木抽芽冒头,隔着半透明的防护膜也能看见。每天收工后,罗松就在矿坑内走走停停,将这些拍摄下来。“春节刚过,这株紫花苜蓿就率先破土了。”罗松高兴地将一张张照片展示给记者,“最开始冒出的是手指长的小苗,其后便长出了两片绿叶,现在叶子越长越多,很期待它开出紫色小花的模样。”

“等到岩坑变成绿坡后,我会整理出一部图文并茂的《变脸记》。”罗松说,几天前,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几张记录岩体复绿过程的照片“试水”,微信好友纷纷点赞并要求“连播”。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随着雨花区废弃矿山矿坑生态修复工程的推进,今年预计有龟坡片石场、四马冲片石场、五桂塘片石场3个废弃矿山矿坑实现生态复绿,到2025年前18个废弃矿山矿坑的整治与生态修复工作将全面完成。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