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芬芳

2019-03-15 09:39:0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陈泽宇] [编辑:印奕帆]
字体:【

陈泽宇

四季的栏杆关不住斗转星移,岁月的年轮始终在稳步前行,潮起潮落淹没在美好的往昔,而我记忆中许多的美好,都是与奶奶相伴的时光。

岁末,又是一年归家季。

一下车,料峭的寒风与细雨就催促着我们快步回到温暖的老屋。脚刚踏进房门,就听到急促的“噔噔噔”的下楼声,“是我的宝贝孙子吧?想死奶奶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奶奶就到了我跟前,并把一条带有皂香的毛巾塞到我手里。

这条毛巾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那了。小时候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野孩子”。有一次和姐姐们捉迷藏,钻到了邻居床底下,趴在一口农村用柴烧过的满是锅底灰的巨型铁锅上,等我洋洋得意爬出来时,已经成了一只“黑乌龟”。

奶奶就用这条毛巾沾上香皂水用力给我擦脸,娇嫩的小脸蛋被粗糙的毛巾擦得生疼生疼。我跑,奶奶便追,皂香便氤氲了一路,夕阳的余晖映照着一老一小幸福的背影。奶奶追得气喘吁吁,在我身后一阵咳嗽,我便转过身,挪动着小步子走到她跟前,嘟囔着:“奶奶,我可不可以不洗脸呀?”奶奶趁机一把把我搂过去,用力地擦了起来。一边擦一边还说:“你都成黑乌龟了,不洗脸怎么行,听话,奶奶也洗!”

看着我擦干净的脸,奶奶笑了起来,皱纹和老年斑簇在一起,却是那么温暖,那么慈祥。

“背我回家!”

“好!好!我的小调皮!”

乡间小路上,洒下了祖孙两人爽朗的笑声和一路芬芳。

长大后的我,白白净净,我总觉得是那条毛巾的功劳。

家中的织物都是带着皂香的,我一回家,便贪婪地嗅那淡淡的香气,想把它全部占为己有,却又总是被它悄无声息地溜走,就像那些和奶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我曾问奶奶,为什么只用香皂洗东西,她总是笑而不语,就像奶奶给我们的爱,总是无声。

我每天都在蹿高,而奶奶的背却越来越驼,皱纹也越来越深,岁月让她变得沧桑而又苍老,却一如既往的慈爱,祥和,勤俭,付出。这条毛巾用了这么多年,还像当年那么干净,却非常柔软了,擦在脸上,皂香沁人心脾。我知道,那满载着我与奶奶回忆的芬芳,会一直在那儿,永远都不会散去。

我向往着长空万里,碧波浩渺,天高地阔,原野无边,更向往那有奶奶的、有那淡淡芬芳的温暖小屋。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