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无改记平生

2018-12-07 10:02:13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张吟丰] [编辑:刘茜]
字体:【

今年9月19日到21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教育部等联合主办的首届世界语言资源保护大会在湖南长沙召开,大约40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就语言多样性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作用进行深入交流,并且发布《岳麓宣言》。语言资源保护有多重要?因为方言是故乡的声音——

乡音无改记平生

“普通话让你走得更远,但是方言是为了不让我们忘记从哪里出发的。”日前,致力于方言文化保护事业的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湖南省政协常委汪涵在长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充满诗意地表达自己对于方言的热爱。

不再沉默的乡土

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方言是地方文化的脐带。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濒危语言地图(2018)》,在世界现存的约6700种语言中,有40%的语言处于濒危状态。当前,全球平均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消失。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首席专家曹志耘介绍,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种、文化多元的国家,拥有汉藏、阿尔泰、南岛、南亚和印欧五大语系的130多种语言和十大汉语方言(包括97个方言片,101个方言小片),方言土语难以计数,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语言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同样也面临多种方言正走向消亡的局面。

按照现代通俗的分法,我国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官话方言、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

中国的语言资源保护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对多样化的语言和方言进行调查记录,早在2000多年以前的周代就开始了。汉代的扬雄编撰了《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这是中国语言学史上第一部对方言词汇进行比较研究的专著。新中国成立不久的上世纪50年代,开展了全国范围的语言普查,奠定了中国汉语方言研究和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的基础。

但随着现代化和城镇化进程的推进,中国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变化,一些语言、方言趋于濒危或面临消亡。湖南师范大学教授、现代汉语博士生导师、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副会长彭泽润研究方言已30多年,他认为,“保持语言的多样化,加强对方言的保护,是当下刻不容缓的事情。”

2015年,由中国财政部立项、教育部、国家语委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标志着中国政府从国家层面开展语言资源保护工作,这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语言资源保护项目。工程计划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按统一的规范标准实地调查保存全国1500个地点的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调查数据将汇聚成为中国语言资源库。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该工程已经完成总体规划的72%。预计到2018年底,将完成1491个调查点,达到总体规划的99.4%。截至目前,全国有超过350所高校和科研机构、1000多个专家团队、4500多名专业技术人员参与了该工程的建设。同时,工程的标志性成果之一《中国语言文化典藏》已出版发行。

“语言多样性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要作用。语言各具独特之处,丰富了人类智慧。学习了解多种语言,有助于触发好奇之心,增进相互理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在为世界语

言资源保护大会发来的贺信中提出:“语言不仅仅是一种交流工具,语言还是人类的基本条件。在语言中,积淀着我们的价值观、信仰及身份认同;语言还传递着我们的经验、传统与知识。语言多样性反映了我们丰富多彩的想象力和生活方式。”

“響應”

“每一种语言都是人类的宝贵财富,而一种语言的消亡,则意味着人类失去了一种文化,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杜占元说。

“方言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载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遗存,是一个特定族群情感认同的精神纽带。”汪涵认为,方言是一个地方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通过千百年的衍化而产生的对这片土地、对这个世界独特的认知和表达,是有温度、深度和广度的,值得用更大的心力去关注、保护。

2015年,湖南省作为国家首批试点省份之一,正式启动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共设立汉语言方言调查点99个,数量位居全国首位。调查点按照“一县一点”的原则在全省铺开,调查内容兼顾语言和文化,尤其是采用视频和录音等方式采集带有地方文化特点的“话语”,完成湖南语言资源保护数据库建设及相关科研成果。

与此同时,2015年7月,由汪涵个人出资465万元的“湖南方言调查‘響應’计划”正式启动,计划用5至10年时间完成教育部立项外的57个方言点的调查,汪涵个人也被中国语言资源保护中心聘为顾问。2015年至今,湖南省语言资源保护工程项目与民间“響應”计划相互配合、互通有无,推动湖南语言资源保护事业空前繁荣。

为什么叫作“響應”,汪涵解释说,因为“响”的繁体字“響”上面是个乡村的“乡”,下面是一个声音的“音”,所以“響應”其实就是对应“乡音”这两个字。“乡音才是这个世界最响亮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是可以令人落泪的温暖。”汪涵说,做“響應”计划的初心缘于对语言的兴趣,且非常热爱,所以就特别想做方言研究、学习、保护和传承:“每一种语言就是一个小宇宙,而且方言也非常的浪漫。”

彭泽润也是“響應”计划学术团队一名骨干成员,他介绍,素有“十里不同音、五里不同调”之说的湖南是方言大省,境内不仅有湘语、赣语、西南官话、客家话等多种大区方言,还有湘南土话、乡话、平话等系属暂未确定的方言。西南地区尚分布有苗语、土家语、侗语等多种少数民族语言。方言承载的戏曲、歌赋、俗语等构成了丰富多彩的湖南优秀地方传统文化体系。

“響應”计划工作内容前期主要是确定调查内容、编写调查表格、确定方言选点、各团队调查点分派等。方言城市选点包括长沙、湘潭、岳阳等湖南57个方言片区,学术团队深入片区进行方言调查和语音、语料的采集。最终将各方言点调查材料全部制成文本、音频、视频存入计算机,形成《湖南方言调查报告》等多部综合性著作,建立成果档案及有声语料库,无偿捐献给湖南省博物馆永久保存,并且为刑侦语言识别、计算机语音识别、语言教学、APP等应用学科提供大力支持。

2013年9月,江苏省自行研制的“江苏语言与文化资源库”正式开通,这是我国第一个建成并开通的省级地方语言资源库,包括江苏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调查内容,方言口头文化有声资料与相关多媒体视频资料,呈现了原汁原味的江苏方言。

贵州省于2015年底开始申报汉语方言保护工程课题。根据教育部、国家语委的统一部署和规划,2016年到2018年,贵州共有23个汉语方言点被列入语保范围,其中2016年10个、2017年8个、2018年5个。

与时间赛跑

“你听不懂只是遗憾,你听不到就是悲哀了。”汪涵说,当时他发起“響應”计划的时候完全是内心的驱使,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但是随着一点点的做下来之后,他发现意义实在是超乎想象:“时间的残酷会增加这个项目的珍贵。”“我是‘響應’计划的发起者,也是个参与者。”作为保护本土方言的发起人,三年多来,汪涵除不遗余力推动“響應”计划项目的进展,也积极参与田野调查与相应的一些方言知识学习。

“现在的很多孩子都已经不会讲自己的家乡话了,因为我们所有的人,几乎在衣食住行上都已经大同了。”汪涵说,“唯独就是一口地地道道的方言才能够告诉我和你的不一样在哪里,自己到底是哪里人?”所以这是此计划最重大的意义所在。

彭泽润也认为,“文化多元化的时代,既要走出去,还要走回来,而走回来靠的一个重要工具就是方言。”方言和民族语言承载着地方的特色文明,是蕴藏着地方的智慧、技艺、信仰、民风、民俗的特殊载体。

“響應”计划至今开展已经三年多了,学术团队分头在自己负责的几个点扎扎实实地做田野调查,然后做数据的统计等工作,现在大概完成了一半多了。发起人汪涵除参与田野调查,还在电视里面做过《方言听写大会》,在网络里面做方言音乐类的节目《十三亿分贝》,2016年还和崔永元、陈宇等人共同发起中国第一个方言电影节,同时支持老朋友马可做方言音乐。

“我希望通过研究和实践,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去保护、传承方言文化。”汪涵认为,语言保护要“精准”,要意识到语言保护的重要性,要让年轻人觉得有趣味、有个性、有腔调,保持继续学方言、听方言、说方言、用方言去表达的浓厚兴趣,从而愿意去探寻与众不同的方言背后地域文化的深远奇趣与中华文明的繁荣广博;同时,兴趣是语言保护最好的方式,把年轻人最感兴趣的音乐、电影、旅游等,与方言结合起来。

未来,汪涵有了一个更大的愿望,他希望国家能建立一个“中国语言博物馆”,让语言“活”起来,让语言走出学理研究的范畴,从语言学的研究对象变为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并且尽可能地落户在湖南。“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和期盼。”

“方言的保护与文化的保护是紧密相连的,保护方言多样性,就是保护民族文化多样性。”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湖南省语保工程项目核心专家组成员陈晖呼吁“我会说方言,我骄傲”,濒危汉语方言研究及保护在移民史探讨和文化传承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和意义,濒危汉语方言的保护具有急迫性。

方言的方圆

地方方言是地方文化的活化石,方言中蕴含有历史、文化、情感和民俗,抢救保护和传承好地方方言就是保护和传承地方文化,十分重要。

保护方言,具体该怎么做?彭泽润认为,首先是积极倡导在国家通用语言使用场合以外的场合,就地取材学习和使用方言。第二,要在方言死亡之前立下“遗嘱”,即把方言还活着的时候的真实面目用音频视频的方式完整地记录下来。第三,要把“遗嘱”留下来,好好研究方言里面储存的文化信息,来探索中国汉语博彩缤纷的方言文化,然后合理利用。第四,要开发方言的价值,用于人的心灵塑造。“我认为中国的小孩掌握的第一门语言应该是方言,因为方言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自己的根,我们不能把根都给忘掉了。”从儿童教育角度上来说,就是父母要转变儿童教育意识,从小树立热爱方言、热爱地方文化的观念。

彭泽润建议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同时,要考虑方言存在的重要意义和作用,协调处理好普通话推广与方言保护的关系,建议在推广普通话过程中可以适当增加一些方言文化的对比感悟。要把方言的保护纳入到国家的法律法规体系中,形成规范的、长效的保护机制,实现方言的有效传承。他还呼吁方言文化进入课堂,并申请了一个科研项目形式的大学生通识教育课程“女书文化研究和开发”。

推广普通话与保护方言之间是否存在矛盾?曹志耘说,不能因为推广普通话,就摒弃方言,而应构建一种分层分类的体系,使各语言、各方言之间,形成主体与多样、高层与低层、正规与随意的多元互补关系。

“各国要加强语言资源的调查记录、推广应用和相关基础建设,加强交流合作,分享可借鉴的国际经验,保护语言资源多样性,为共同建设一个美美与共的语言世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杜占元呼吁。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方言的变化,往往烙上了时代的印记,但唇齿之间存活的感情“胎记”,需要我们倍加珍惜和呵护,共同保护好方言,延续乡情乡愁,享受乡音与乡情的润泽。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