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诗话

2018-08-10 10:26:1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何立伟] [编辑:印奕帆]
字体:【

古人所谓“文房四宝”,通指笔墨纸砚。古人,尤其是古文人,读读写写,对文房四宝可谓须臾不可离。四宝中,前三宝皆便宜经济,贵则贵在砚台。中国有四大名砚,为洮州洮河砚、肇庆端砚、歙县歙砚及泗水鲁拓澄泥砚。

文房四宝中,古人留诗最多的,大约是砚台。岑参有句:“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白居易是:“来添砚中水,去吸岩底泉。”柳永词曰:“蛩响幽窗,鼠窥寒砚,一点银釭闲照。”黄庭坚则云:“林下猿垂窥滌砚,岩前鹿卧看归帆。”……可见磨墨的功用之外,好砚亦可惹诗兴。

念小学时有毛笔字课,但我们用的是铜墨盒,盒里有絮,积了墨,毛笔舔舔即可写字,几乎没有人用砚。故我对砚台一直无感觉,不明觉厉。忽然我在快满甲子时兴起,想拿毛笔来写字画画,遂郑重地开始用砚台了。生疏,但是亲切。一家伙跌回少年。不过如今用墨早已不是研磨了,用现成的“一得阁”,咕咚咕咚倒入砚池。李商隐云:“书被摧成墨未浓”。又李可染先生说他一边慢慢磨墨一边慢慢构想,墨浓了,一幅画的构图亦就在脑子里大致形成了。这样的令人神往的体会,同妙思奔涌的意外,我可是连门都没摸着过。

我亦买过两方砚,又有友人送我两方,如果我要给文房取个名,可否叫四砚堂?当然是迂得可以。一灿耳。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