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文人胸襟 咏家国情怀

2018-06-15 11:22:0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陈文潭] [编辑:蒋俊]
字体:【

陈文潭

聂鑫森先生近期在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短篇小说精选集《贤人图》。这本书有40多万字,凡43篇,编排颇见匠心,分为“贤”“人”“图”三个版块,令人玩味。读这本书,我想到了八个字:文人胸襟,家国情怀。

何谓文人?聂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过:“首重道德修持,然后在传统国学上博览广识,再兼及书画、诗文诸艺的操持。”聂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几十年来,他“首重道德修持”,博览群书,涉足围棋、书画、篆刻,待人热诚,笔耕不辍;及至近年,宝刀不老,温润如玉,呈敦厚长者、儒雅文人风范。

由此,我们也可以说,聂先生的小说是一种文人小说,或称“文化小说”。它有故事,但情节不是重点;它有人物,但形象多半只是点染、写意。短篇小说《头上是一片明净的蓝天》,写一胖一瘦两个老头卖风筝,胖老头的风筝做工粗糙,因价低而畅销,而瘦老头的风筝精工制作,人们嫌其贵而不问津。读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些耳熟能详的成语典故,如“买椟还珠”“和氏之璧”等等,这里的“珠”“璧”都有所指。那么,“风筝”呢?当然也是有所指,寄托了作者高远的审美意识和对社会现实无情的批判精神。在现今的社会环境下,“劣币驱逐良币”,已是不成文的潜规则,人们对之或漠视,或默认,或无奈,我想作品的思想力量和警醒作用就在这里,胜过千言万语。

中国画中有写意小品,古诗中有律诗、绝句。在我看来,聂先生的短篇小说就是文学中的“写意小品”和“绝句”。它不重故事重况味,不浓墨重彩而韵味悠长,篇幅不长而回味无穷。当下文坛模仿聂先生小说者众多,但文化底蕴不够,文化情怀不深,多只学得先生之“皮毛”“外形”,尚未深入进去而得其魂魄也。

聂先生的笔触总是有意写到他出生、成长的湘潭古城。全书43篇,明确地写明湘潭古城的多达25篇。此种情状,文学理论界称之为“原乡意识”。大作家孙犁先生说过,故乡是每个作家绕不过去的话题。在聂先生的“原乡”里,生活着一批特定身份的人,他们是号手、药师、枪匪、艺人、书画家、捕鱼人、古董收藏家、建筑师、烤肉师傅、茶房听差、书商、文博管理员、琴师、美食家、点心师,甚至中共地下党员,面貌各异,又不同凡俗,各有千秋,又都身怀绝技,不改初心,性格鲜明。

聂先生带着温度与情怀来写他的“原乡”。他的本色是诗人,以深情的回望与现实的烛照,构成了特定时代社会生活丰盈而又诗意的画卷。《紫云谷》《黑蜻蜓》《风雪夜归人》是充满生活气息与情调的抒情诗;《老号手》《老船长》写出了一种对职业、职守的刻骨铭心的挚爱;《血牒》写了“拍案惊奇”;《塑料人》写出了人性的“反讽诗”;《紫砂壶》《古灯》照见了人心世象;他也写了“非典”和“冰灾”故事,充满温柔的情致,且“地气”逼人;更有《梅子黄时雨》《怒浪滔天》则简直就是惊心动魄的红色传奇。可以说,聂先生作品辽阔幽深,诗意盎然,一头连着文人胸襟,一头系着家国情怀,拨开写意的面纱,可洞见生活的丰富与人世的纷繁。

(《贤人图》 聂鑫森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