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成真

2018-06-15 10:59:5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胡小平] [编辑:蒋俊]
字体:【

记得那天是1982年农历腊月二十一,我冒着刚下不久的鹅毛大雪进了院子。在家门口打望的母亲跑了过来,扫了扫我头上的雪,又接过我背上的帆布包,问我冻着没有,饿了没有。一进门,她说马上给我煮甜酒鸡蛋,先暖暖身子。父亲却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上跑,说带我去看个东西。上了楼,走近粮仓,父亲要我闭上眼睛。我照做了,听到了父亲的呼吸,也听到了取仓板的声响。过了一会,父亲说你看。睁开眼睛,我一下惊呆了,只见仓里满满实实的,全是粮食。我揉揉眼睛,问是不是在做梦。父亲呵呵笑着,也不说话,只是拉着我的手往仓里摸。

记忆里,往年这个时候粮仓总是空空荡荡,只角落里有一些稻谷,我总会说,要是什么时候稻谷能堆满仓就好了。父亲踮着脚,边指点边说,这是吃饭的粳稻,那是过年舂糍粑的糯谷,这是打豆腐的黄豆,那是端午包粽子的小红豆。母亲在下边叫我吃甜酒鸡蛋了。父亲合上仓板,边下楼边说,现在好了,有了这一仓谷,一年都可以吃净米饭了,又说明年稻谷会收得更多,仓还得加两块板。

母亲看着我吃甜酒鸡蛋,满眼慈爱。吸着烟的父亲瞟一眼灶台上挂着的腊肉,望一眼屋外的田野,笑呵呵地说,要不是改革,田地承包到了户,这时还得吃杂粮饭,你哪有这甜酒鸡蛋吃哦;又说要不是恢复了高考,你又哪有大学读,还不是一样整天摸着一根锄头把。在这两年前,我考上大学,父亲说我是中了举。

上世纪90年代的一天,我拿着房屋产权证回家,兴奋地对妻子说,我们也是在城里有房子的人了。妻子看了看,一笑说,这也算有房子?才那么大一点,还只有一半的产权,要是能有上百个平方米,那才好;又说这也算城里?一个小县城,乡里一样,要是在省城有一套房子,那还差不多。我说会有的。她说你做梦去吧。那是1994年,单位房改,我买了一套,62平方米。房虽小,却真正有了自己的家。

一天晚上,父亲打电话来,说房子快完工了。我说好,一定回去喝喜酒。父亲多年前就念着要建房,总觉得在自己手上没建个房子脸上无光。头一年春节,我们兄弟跟父亲一合计,决定翻修老屋,由父亲主持,二弟负责筹集资金。上梁那天,父亲边喝酒边对我说,没有改革开放,你就上不了大学,进不了银行;又对二弟说,没有改革开放,你也出去不了,办不了厂子。碗一放,父亲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二弟,站在房前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这房子。我和二弟异口同声地说,那是。

没想到,2009年夏天,一纸公文,将我从县城支行调到了长沙的省分行,并按揭买了一套140平方米的房子,家也迁了过来。进新屋那天,父亲品了品红酒,说味道还真是不一样。二弟说这是法国进口的原装酒。父亲想了想,“哦”了一声说,要是没有这改革开放,那这酒就进不来,他也就喝不着。二弟说那当然啰。妻子敬过父亲酒,扫一眼宽敞的客厅,猛然想起了当年说过的话,不由得感慨说,看来在这个时代人还真得要有梦想呢。是啊,有梦想,就有希望,就有未来!

2017年初春,在英国留学的女儿学成回国。出国前,我曾跟女儿约法两章,一是不跟外国人谈恋爱,二要回国工作。回国前几天,她跟我通了一次长时间视频,说那边有一家财务公司和一家银行通知她去签约。我问她怎么想。她说她不能爽约,国内发展快,空间大,有的是机会。

一个多月后,女儿与国内一家大型银行签约,成了一名银行职员。当天下午,我的小说《催收》获得了中国第三届金融文学长篇小说奖。妻子说,这是双喜临门啊!晚上,妻子多炒了两个菜。几杯酒下肚,满脸桃花的妻子动情地说,没想到,家从县城迁到省城,住的房子大了,女儿留了学,而这几十年来国家发展这么快,变化这么大,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都像是做梦似的,但这梦又都圆了。家梦,国梦,美梦成真!

女儿说,更好的梦还在后头呢。我问女儿这梦是什么。她想了想说,就是中国梦,就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胡小平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