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那些年,他们的高考

2018-06-06 16:38:20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潘华]字体:【  
1977年12月,中国恢复停滞了11年的高考。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声和标志性事件。从此,中国逐步形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逐步恢复了公平公正的价值观,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逐步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41年光阴飞度。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批受益者和见证者,他们现在怎样?当年高考是怎样的情景?

那些年,他们的高考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左丹

1977年12月,中国恢复停滞了11年的高考。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声和标志性事件。从此,中国逐步形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逐步恢复了公平公正的价值观,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逐步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

41年光阴飞度。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批受益者和见证者,他们现在怎样?当年高考是怎样的情景?

“我考上了大学,大家不相信这是真的”

邹学校出生于1963年7月,是湖南衡阳县桐梓乡界西村人。他至今记得当年的情景。1979年8月,当乡里的干部告诉他,他考上了大学,很多人竟然不相信。

“当时,我们村非常落后,很多人是文盲。我父母也不识字。此前,村里从未出过大学生。所以,大家得知这个消息,不相信这是真的。”邹学校说。

邹学校在家中排行老四。“那时候,初中、高中都只读2年,都是在桐梓中学上的。1978年秋季开学不久,桐梓中学从高中班中选拔了7名学生,送到衡阳县六中插班学习。我是其中的一名学生。桐梓中学师资水平不高,怕耽误了这些有可能考上大学的学生,就选送出去了。”

但到衡阳县六中插班学习所需学费生活费约30元,邹学校家中拿不出这笔钱。铁了心要读书的邹学校倔强地跟父母说:“卖房子也要读书。”最后,家中两位已成家的哥哥凑了这笔钱。

临行前,哥哥问邹学校:“如果考不上,你还要不要复读啊?”感到了哥哥的为难,16岁的邹学校说:“不复读了,我去打工。”

“当时考了整整3天,考了6门功课,数学、物理、化学、语文、政治、英语。数理化是我的强项。英语不计入总分成绩,只供参考。考完后,因紧张过度,好几天,我都不想吃东西。”邹学校回忆。

考完之后,马上填报志愿。邹学校填了长沙铁道学院、南京气象学院、湘潭大学和湖南农学院,此外,还填了衡阳农校。“当时一门心思,只要能考出来就行了。”

邹学校如愿所偿,顺利考上了湖南农学院园艺系蔬菜专业。1982年,他又顺利考上了湖南农学院研究生,主攻作物遗传育种中的数量遗传。1986年分配到湖南农科院。1988年湖南农科院成立蔬菜研究所,邹学校进入该所主攻辣椒研究。

当年发誓“卖房子也要读书”的农家少年,如今已是湖南农业科学院院长、中国农学界鼎鼎有名的“辣椒大王”。他率领团队系统搜集、保存国内外辣椒种质资源3219份,建立了我国材料份数最多、为全国蔬菜科研机构共享的辣椒种质资源库;育成辣椒新品种56个,其中获国家奖的品种有42个,全面提升了我国辣椒品种早熟、丰产、抗病、抗逆、耐贮运、加工、机械化采收等育种水平。

2017年,邹学校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高考,完全改变了我的命运”

“高考,完全改变了我的命运。”5月20日,刚从日本出差归来的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邓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邓乐的父亲是湖南师范大学教师。 1977年7月,不满17岁的邓乐从湖南师范大学附中毕业,被下放到常德市西洞庭湖农场三分场当知青。

“那时,湖南师范大学教职工子弟在西洞庭湖农场当知青的,有30多个。当年10月,通过广播、报纸知道恢复高考的消息,我们都非常兴奋。父母从长沙寄了考试复习资料过来。我们白天参加劳动,晚上打着手电筒,就着寝室里微弱的灯光复习。因为白天劳动强度大,晚上复习常常没翻几页书就睡着了。”邓乐回忆。

1977年12月17日,在西洞庭湖农场子弟学校,邓乐和他所在分场的所有知青都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场考试。“当时,大家的心情也不是特别紧张,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考生年龄最大的35岁了,最小的15岁。”邓乐说。

“我们考了两天,考了4门功课,语文、数学、政治、物理化学(合考)。记得语文试卷有一道5分题,根据拼音写汉字,正确答案是‘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对现在的学生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一道题,但当年难倒了很多考生。我做对了。我还记得,作文题目是《心中有话向党说》。”邓乐说。

包括邓乐在内,全国共有570万人参加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场高考,录取人数是27万,相当于每20多个人中取一人。邓乐就是其中的幸运儿。

“高考20多天后,西洞庭湖农场广播考上了的人员名单。湖南师范大学教职工子弟30多人参加高考,考上了3人。我考上的是湖南师范大学生地系。”邓乐说。

1978年2月底,17岁的邓乐从西洞庭湖农场回到了长沙,开始了全新的大学生活。

邓乐大学毕业后,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93年,邓乐考上了湖南大学姚守拙院士的博士生,主攻生命科学中的新方法和技术。1998年邓乐到美国做博士后,2007年到英国帝国理工做访问学者。如今,邓乐是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二级教授,主要从事微生物方面的研究,已培养了60多名硕士和博士生。

“感觉特别幸运,赶上了好时代”

欧阳钢,湖南路桥集团技术总监。1958年出生的他,先后参加了1977年和1978年两次高考。

“1977年,我19岁,当时得知要恢复高考制度,感觉是如沐春风!”5月20日下午,刚从外地回到长沙的欧阳钢,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欧阳钢高中就读于长沙市一中。“我高中成绩很好,年级前几名。1977年8月高中毕业后,我被下放到岳阳钱粮湖农场当知青。被下放之前,我已得知国家将恢复高考制度,所以,我带着一箱子书到钱塘湖农场报到。”

为了准备参加1977年12月的高考,欧阳钢每天早上第一个起床到村头的小河边晨读,复习功课。晚上参加钱粮湖农场中学开办的补习班,非常勤奋努力。

但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1977年高考结束后,对考试很有把握的欧阳钢却没有等来录取通知书。“那年高考结束后不久就回家过春节了。一天晚上,姐姐推门回家,脸上发光,告诉我们她考上大学了。而平时成绩一直比姐姐好很多的我,却两手空空。春节过后,我急急忙忙往钱粮湖农场赶,想问个究竟。”欧阳钢说。

在钱粮湖农场,欧阳钢获知自己因高考体检查出感染了血吸虫病被淘汰。他说:“这对我是一个双重的巨大打击。我爬上农场所在的层山,坐在山顶上,哭了整整一个上午。”

擦干眼泪、冷静下来的欧阳钢,决定先治病,然后再参加1978年的高考。 拖着虚弱的身体,欧阳钢一边治病,一边复习。1978年7月,他再一次走进了高考考场。“我感觉这次没有上次考得好。”心里有点虚的欧阳钢填报志愿时,重点大学一栏只填报了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

1978年中秋节过后的第二天,欧阳钢和同伴们从华容县城游玩后回农场。一路上,雄鹰在头顶上空翱翔。“我预感考上大学了。”果然,回到农场他收到了一封北京来信,他考上了!

1978年,欧阳钢进入北京钢铁学院学习铸造工艺及设备专业。1982年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邵阳市钢铁厂工作,1984年到1994年在长沙重型机器厂工作。1994年到湖南路桥集团工作。“1994年,我已是长沙重型机器厂铸造钢分厂的副厂长、工程师。各种机缘吧,我来到了路桥,一切从头干起。”欧阳钢说。

进入路桥后,欧阳钢先后参与和主持了包括荆岳大桥、矮寨大桥在内的7座世界级特大型桥梁建设施工,曾获“江苏省劳模”“全国百强工程师”光荣称号。

“恢复高考制度,对我个人而言,是命运转折点;对国家而言,是改革开放集结号。我感觉特别幸运,赶上了好时代。”欧阳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