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自然笔记】五月江南碧苍苍藨刺红、枇杷黄

2018-05-18 08:15:17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印奕帆]
字体:【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周月桂

立夏过后,春花开尽,夏木阴阴,有枇杷黄、藨刺红,是南方独属于初夏时节的美味。

5月,蔷薇科的大型乔木花海早已谢幕,该是果熟的时候了。古诗云,“五月江南碧苍苍,蚕老枇杷黄”,当下已是枇杷黄熟的季节,枇杷与樱桃、梅子并称为“果中三友”,都在5月至6月成熟,也都是蔷薇科植物。

不过此时最让人觉得神往的野果,当是蔷薇科悬钩子属的小果子们,它们总与许多人的童年与乡愁相关。在春花已尽、大量夏果尚未成熟的5月,山林里悬钩子属小果已经熟了一茬又一茬,最适合春夏加餐。

悬钩子属的各类植物,在湖南大多都称作“藨”,如“藨刺”“插田藨”“空心藨”等,长沙乡下一般称作“乌藨刺”。“藨”字是个多音字,读pao第一声时,就是“莓”的意思。因为“藨”字结构太过复杂,也常被人误写作“泡”。“藨”有时也被称作野草莓,还有山莓、茅莓、寒莓等分类和俗称。

蓬蘽应该是湖南最为常见的“藨”,田间地头随处可见。春天开白花,春末夏初果实成熟时与花托分离,果肉中空,故而又称“空心藨”。蓬蘽的蘽字是从“累”字演变而来,攀缘缠绕的意思,是一种矮灌木。我们现在看到吃到的多是篷蘽。

还有一种茅莓,也是此时成熟,果为实心,能很好地与篷蘽相区别。寒莓就更好分辨了,因为它要到秋天才成熟。

比起各种“藨”“莓”,“覆盆子”这个名字可能更为人知。毕竟大多数人都读过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正如鲁迅所言,悬钩子属大多小枝上生有皮刺,采摘果实时要小心。

覆盆子是可做药用的。覆盆一词来自古代的本草书籍,称可“益肾缩小便,服之当覆其溺器”,可见有益肾固精之效。

也有人认为覆盆子就是篷蘽,在有些地方也是很有可能的,悬钩子属常见物种的中文俗名混乱不堪,一个名称在不同的地区可能指代不同的物种,不同的名称也可能指代同一个物种。对于只是想尝尝野果的我们来说,反正悬钩子属野生种基本上都很好吃,也都有差不多的药用功效,也就不必过细区别了。

但是有一种也被称为“野草莓”的蛇莓,却务必区分开来。眼下这时候蛇莓也熟了,红得艳丽,却不好吃,且蛇莓全株有小毒,慎食。民间认为蛇莓是蛇吃的,有蛇在上面吐过口水,因此有毒。虽然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但此物不吃也罢。蛇莓与各类悬钩子们很好区分,因为它是草本植物,悬钩子们都是灌木,春天开花的时候,蛇莓花是黄色,而悬钩子们以白花为主。

全世界已知悬钩子属植物有700多种,在湖南拿它们加餐的话,能把篷蘽认出来,然后把蛇莓踢出去就可以了。

事实上,覆盆子这个词今天已经多用来泛指悬钩子属植物了。覆盆子在欧洲久经栽培,有多种栽培品种作水果用,也用来制作果酱,在西点中常见。

江浙一带也有栽培,但多为药用,果实还青绿时便采下晒干,制成中药。鲜食的话需要亲自去采摘,因为此物难以保存,不耐运输。倒是很期待悬钩子植物的栽培品种能在湖南多加栽培,也可以慰藉更多人的乡愁。

眼下呢,只能请你到山里,在鸟鸣声中,一边摘一边吃了。野生的“藨”凉凉的,有大自然的清气。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