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湖湘廉官丨文士昂:只身戡乱熄烽烟,忠胆浑如铁石坚

2018-01-30 13:06:58 [来源:《湘东文学》]  [编辑:潘华]字体:【  

原标题:忠烈志士文士昂

文丨文观德

“报君惟一死,寸磔亦何伤。留得纲常在,堪争日月光。”

又曰:“负国愆难赎,甘将鼎镬尝。丹心留一点,好见旧君王。”

这是明末死难之臣文士昂被俘后誓死不降清,慷慨赴难时所作的就义诗,其凛然正气,万古永存。

有道是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往昔有士大夫临危受命仗节捐躯,其出于一时之愤激者固然很多,然而,天命已去,国破沦亡,竟然还组织义旅舍身救危亡于一线,以一死报故主,自宋丞相文天祥而外见于史册者又有几人?历史已经尘封了近400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忠君卫国义士在国家危亡之际,毁家纾难力撑半壁江山,最后以身殉国的轶事。笔者系文士昂直系十二代裔孙,贯来景仰先祖之风烈,现搜寻史料及本家家传,陈述其人其事大概,以表对先祖的热爱和怀念。

文士昂,号台仙,字抑之,又字低仲,湖南攸县黄丰桥昭村人。生于明万历十三年(1585)四月十五日,明天启辛酉(1621)举人,壬戌(1622)进士,由四川华阳县令钦取工科给事中,历升四川威茂、云南临安兵备道,云南左布政使,行在太常寺卿,清顺治五年(1648)八月二十七日尽节武昌,时年63岁。

步入仕途勤政为民

文士昂祖籍江西永新固塘,与信国公文天祥同宗。元朝末年,其始祖文时善自固塘徙迁攸县沙陵陂,越十三世,祖父文人峰于明嘉靖年间从沙陵陂迁居黄丰桥昭村。文人峰是当地有名的秀才,为人天资豁达,豪岸大度,因屡试不利,遂绝意仕进,以读书课子为乐事。父亲文焕宇,承继父志,潜心理学,博综古今,敦风化俗为一时典范,且急公好义,邻里有贫苦人家或有急难事他乐于救助,其孝友兼义行事迹详载于湖南通志和县志。文士昂生长于书香世家,从小受传统家风熏陶,矢志读书,锐意功名,于天启元年(1621)37岁时中举,次年考取进士,从此开始了他的官宦生涯。最初文士昂被任命为四川华阳(今成都)县县令,在任期间,华阳地区连年干旱,民不聊生,他兴修水利,减免赋税,安抚民心,把攸县筑陂遏渠蓄水,又用筒车转水的方法传授给华阳农民,使农作物连年获得丰收,深受民众拥戴。当地民众为感其恩德,立生祠供奉,朝廷也敕令嘉奖他:“尔县心劳抚字,惠被闾阎,储粮训民先事豫绸缪之计,拯灾捍患相时殚经济之猷。”因其政绩卓异,被提升为工科给事中。官品不高,但权力很大,可以直接向皇帝奏事。他在给事中任职期间,关心家乡政事。据县志记载,通过他的奏请,朝廷同意攸县在风岭、大洲堡设立巡检司,并同意攸县城墙改土墙为砖墙,以固城防。

不畏权贵直言进谏

文士昂自幼读圣贤书,受儒家思想的影响最深,始终怀着忠君爱国的满腔豪情,立志报国。他正直无私,秉公廉洁,不畏权贵,直言进谏。崇祯初年,边境流寇中外摇动,文士昂条陈节用筹边事百余疏,力陈时弊,建议锐意兵备,广纳贤才,对所有臣工严肃法纪,团结抗敌。向朝廷上《题举贤员疏》,举贤任能。崇祯四年(1631)朝廷敕命对他的评价说:“尔戆书初奏,直气先闻。抵掌而画规条,力持风纪;列眉而陈方略,悉中机宜。才可救时,有位佥推大受;清能励俗,举朝共许端人。”足见其为人的品格和才能。崇祯五年(1632),登莱告陷,滇黔土著起事,抚臣王侃、孙元化,镇臣张应昌、朱律等消极应对,文士昂奏疏参劾他们的不作为,建议朝廷给予他们应有的惩处。崇祯六年(1633),李自成、张献忠、高迎祥等农民起义军大举进攻陕西、山西和河南等地,危急关头,文士昂向朝廷建议启用孙传庭、卢象升为督师。他俩都是明末著名将领,为官清廉,作战勇敢,身先士卒,任职后率军破敌取得胜利。崇祯皇帝赏识士昂的才智,召对问平流寇方略,其建立三镇,封左良玉、吴三桂、黄得功等为镇抚的建议,均被崇祯帝采纳。在军械制作方面,文士昂向徐光启门人刘潜学习西洋先进兵器制造,奏进自制火器图说,朝廷诏令各省督镇依法仿制。其时,太监曹化淳弄权,有意结交,文士昂以与阉党同流为耻,拒不为朋。崇祯十六年(1644)三月,清军入关,朝野震惊,首辅周延儒自请为督师率军抗击清军,以火器制胜而得到皇帝的赏赐。他侦探清兵意欲收兵撤围,周延儒驻通州整日与幕僚饮酒作乐,天天谎报军情奏捷,至四月,清兵自退,周延儒凯旋请朝廷论功行赏。不久,包括文士昂等其他官员直言上奏揭露真相,终治奸辅周延儒死罪。之后,同僚胡大麓、刘衡麓、罗萸江、周元应、史江枫、刘碧源、赵桐门诸人推举文士昂,以其知奇门禽数又善制火器,应破格加以勋爵,委以重任专事抚剿。因之前不附和太监曹化淳而降级,按例转四川威茂兵备道。四川巡抚王维章系同榜进士文安之(南明宰相)的老师,巡按陈廷模系同年交,一时同事相得益彰,所辖地区在他的治理下,合境平安。后又调补云南临安兵备、徵江兵巡道。以边才卓异得到朝廷重用,升任云南藩臬。

既倒狂澜倾心力挽

崇祯十六年(1644),文士昂入觐,行至偏桥(今贵州省施秉县,属湖广都司,地控黔楚通道),闻湖南大部分地区已为张献忠盘踞,攸县在其治内。正值陈荩奉朝廷命令提调滇兵与李若星日议恢复,文士昂旋即写信派遣使者回攸县,告诉他二个儿子应抡、应扬如何应敌。信中说:“死贼蹂躏三楚,江粤邻境势必燎原,邸报已遣宁南伯由袁萍进兵;吕东川督台提皖兵从吉永进兵;粤西一路已关,同两粤抚镇并刘铁棍之兵;辰常一路父同豸史陈公荩、总督李公若星提汉土滇兵进;抡儿可急往袁萍,扬儿可急往吉永,约期三方直捣,速速密密。”

文应扬至永新见李督台,督府命永新监军黄受封与文应扬督理攸县事务,迎回别驾周二南掌管攸县,文应扬四方募勇,筹集兵饷,力图恢复。事后,周二南为文应扬忠义事申报嘉奖,其申文云:“方死贼率万骑临城,廪生文应扬与兄应抡偕二三诸生嚼指洒誓,鸡鸣起舞,彻夜流涕,十二月十五日仗义捐赀,率家丁乡民共得千人,星夜来县与随督义士周德煌等擒伪县陈于朝及罗仪、白文明等解赴长郡,十二州县惟攸县不烦一兵不费一饷最先恢复。死贼闻风败走荆州入川而湖南荡平。”

崇祯十七年(1645)五月,文士昂回到攸县,闻燕都告陷,他独宿证果寺(今东北街小学内),率邑缙绅每日哭奠。时崇祯帝朱由检在北京景山自缢,明朝瓦解。福恭王朱常洵之子朱由崧(福王)在大臣的护卫下越城而逃,在南京被拥立为皇帝,年号弘光,史称南明。未过多久,福王授文士昂云南按察使,旋转左布政使。昔云南土司沙定洲屡请自备军饷勤王,文士昂怕又出现土司龙在田之故事而未予答应,有意到云南亲调土兵勤王,因道路被清军阻隔,因此由豫章江西一路去南京复命,而南都又失。文士昂写家信曰:“奸辅误国若是令人发指,幸万公元吉、杨公廷麟、陈公荩会师吉安,而何公腾蛟、堵公胤锡又会师长常,我今两路联络撑此半壁以图中兴。昨谒信国公(文天祥)庙,正气凛凛,为臣者先存死字在心乃可有为,我志已定,‘读书作人’四字子孙领之。”并赋诗以明志,诗云:“谁想奸臣蹈宋愆,长江血满泪流燕。孙谋乏祖勤王力,寄语夫人莫望弦。”就和杨廷麟、万元吉、陈荩守吉安与清军血战。

时南明隆武帝朱韦键立为唐王,因文士昂资俸最深,传旨擢升为行在太常寺卿,急催他赴任。恰逢何腾蛟拜为太师,堵胤锡升任兵部尚书,其子文应扬亦以丙戌(1646)举人被荐授桂王吏科给事中,奉命监右将军张先壁、总镇黄朝宣之兵出吉袁。正欲大举进兵,唐王在福建汀洲被害。两路回兵而王有才兵变瓦解,湖南失守。时张先壁驻扎茶陵,何腾蛟驻扎草市,约文士昂会守衡阳,命其子文应扬往凤凰山合兵,而攸醴守将黄朝宣则先已奔衡阳,孤军难支。顺治三年(1646),孔有德等斩守将黄朝宣及部将,文士昂父子不得已约茶陵原户部郎中罗其伦、御史陈所闻偕同邑刘自焜、自煜同议於白龙庵,得知南明永明王由粤西将驻武冈,欲取道从王,而茶陵、攸县已建立清朝政权,衡永一带已启用大清年号。各路信息不通,文士昂自知无力回天,携全家隐迹凉江。

无力回天舍命报国

清顺治五年(1648)三月,江西军务总兵金声桓率部将王得仁举义旗反清,江西绝大多数府县纷纷竖起反清复明旗帜,湖南闻风响应,时桂王兵驻衡州,会同攸县忠义之士与安府管班杨邦柱土兵攻攸县城失败。攸县县令于颖然既畏惧文士昂策应反清,又慕其威望,便委典史孙盛请士昂来县城治团练,文士昂闭门不礼,于颖然大怒,商同守将陈一统等率兵将文士昂父子拘捕。文士昂毫无惧色说:“破南都时我就有以身殉国之心,今死得其所矣!”兵中有一壮士名刘士杰,感文士昂忠义,有意暗中帮助脱逃,士昂厉声说道:“我明臣也,备位九卿,焉能怕死偷生。”县衙旋将士昂父子解送长沙,府道将其子应扬放回,令其处置家产,以应时艰。

时节推禹昌际亦在长沙府任事,知府张宏猷知禹昌际与文士昂相好,邀禹去劝降,文士昂说:“事以至此,惟一死了却平生。只叹国事已顷,湖南食明廷俸禄者不为无人,谁肯靖难?我与信国公文天祥同祖,各忠其主,家训相传。湛持翁(明末礼部左侍郎,东阁大学士,文士昂同榜状元文震孟,号湛持)死於前,我死於后,到地府好相见也。”禹昌际劝说不成,张宏猷大怒。恰遇南巡按吴达到长沙,以通书飞章题奏,将士昂押往武昌。有士昂同榜进士御史王守履劝文士昂说:“年翁顺时,吾即当会题请释。”文士昂一笑应之,出一诗示云:“螺川攸水汇渊源,事宋事明总是君。留得此身羞见祖,楼前黄鹤永为群。”王守履见后自感惭愧,不再言语。

士昂自知刑期已近,八月二十五日写成家书云:“屈指旨下在即日,不复见妻子面,没产所不能免,任之而已。善事母夫人,子孙读书守家训,余无多嘱。”八月二十七日,士昂在武昌就义,幸得同乡刘廷初收殓安葬,童仆持家书回乡。后永明王闻讯,赠文士昂为礼部尚书谥“忠肃”,赐祭葬。未三月湖南大乱,攸县复为明守,应扬获免。其后明兵迭胜迭败,及吴三桂叛乱败死而清朝才得以安定。3年后,文士昂长孙文枚赴武昌将其骨骸用竹箱装回,葬于黄丰桥昭村三里冲柑子山,康熙元年(1622),内阁大学士汉阳熊伯龙志墓并题写墓碑。其墓至今尚在。

文士昂罹难迄今近400年,他那清廉为官、勤政为民的作风永远是后人学习的典范。他那忠于国家,在危难关头舍生忘死的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是一座永久的丰碑。他不仅是攸县文姓子孙的骄傲,也是攸县人的骄傲,其精神更是攸县人民宝贵的财富。谨录前人悼亡诗二首以表对他的深切缅怀:

一腔正气佐燕京,

半壁东南只手撑。

怒草弹章诛寺宦,

愤除逆献仗滇兵。

贼氛纵令山河改,

臣节翻因鼎镬荣。

毕竟忠良多锡类,

攸江累世继簪缨。

只身戡乱熄烽烟,

忠胆浑如铁石坚。

宰辅奸谋甘误国,

老成孤力欲回天。

会师楚水声名振,

仗节燕京事业贤。

一死等闲堪报主,

迄今青史重台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