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头的骄傲是秋天的风

2017-11-10 16:54:0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刘艺波] [编辑:印奕帆]
字体:【

天空如海般湛蓝,正如我此刻的心境。

夜风如水,吹落满地花香。

——题记

一个人不愿意站在原地,是因为某种平衡被打破。不同的走向,决定了人性的高度,迥异的视角,看到的风景自然不同。这么多年,我从未学习去改变,被动地接受所有,也注定失去太多。

沧海风雨中,叩问内心,可安宁?可认命?我沉默颓废,信任高挂枝头,五彩的颜色在天空嘲笑。如果静立是夜风中猎猎的旗,就让我换一种姿态,在这个节点改弦易辙。

不曾犯错过,就不会懂得混浊与清澈的区别。人生的阪道口,交叉的是理念与灵魂的撞击,渐行渐远的是不会重来的时光与心情。在每一个时间点,我们行走的路人,最好的选择是有所坚持,有所放弃。

喜欢春天里的忠诚,写意斑驳表达纯粹;喜欢故事里的担当,铁蹄声声豪迈漠野;喜欢天涯尽头的给予,蓝色信笺细诉衷情。很多美好,只在想像。

前尘归路或是粒米之味,从丛林中来,到草原中去,很多时候,我看到的、摸到的,并不是事物的本象。从撕裂的圆孔中窥不透生活的全貌,广度与宽度,只有在温柔的心海中无限延伸。

寂静无声处汗流满面,取舍之间终无法果断,累了再累,远了再远。衷心热爱的,付出巨大精力的,带给我的是艰辛与磨难。跌倒重来,再跌倒再重来,要多少坚持与勇气,才能循环中爬起?

克服人性的弱点,将不甘与贪婪摒弃,和风细雨中荡平心境,满身狼狈时梳理尘埃。将时光折成可以想象的彼岸,前程漫漫遥问归期? 故乡是回不去的信笺,盛满往事亦充溢神伤,曾经错过也做错太多,韶华漂泊中难说辜负。

独自走过漠然清贫,固守底线亦桀骜不羁,自由是廖阔明灯,逐光茫而去,我却这般灼伤。

规则必须遵守,而我却游离其外,围墙外困住的不仅是月色。前行中彷徨,彷徨中无助,无助中硬扛,在花香的彼岸编织梦想又随即抛弃,停不下来的是万分之一的理由。

彼时今日,已不再细说曲折。一切都可忘记,一切都待忆起,辩证中无所谓磊落,坦荡中难言惊讶。我曾是这片土地的惊扰者,望尽天涯又咫尺陌路。

石头轻敲,叩响的可是千年的火狐?传涚中不变的是情怀,现实中莫测的属人心。

“徘徊彷徨路前回望这一段……"多么熟悉的歌声,荡气回肠缠绵悱恻,行走于路途,错过的风景、看到的光亮,曾那样深重地留在记忆。 我们失落了什么,我们又捡拾了什么?生命各自远行,或许曾经心动,或许铁石柔情,沉沦滚滚红尘,此生不再重逢。

这一路走来,孑然一身应对所有,不言痛楚亦饮尽孤独。满树芬芳,可容我休憩?秋意浓郁,可让我停留片刻?

泪光闪烁间,看到珠圆玉润的伤怀,海样浩瀚,是我不能企及的深邃。

有时候踏上一条路,是因为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有时候握住一双手,是因为照见内心的和鸣;有时候想念清晨的雾光,是因为朦胧的美令人向往。

而渗入骨头的骄傲是秋天的风,远方疾行的大漠扬起尘土,浮光掠影中闪烁晨起的音符,笑容如水般近又长空般遥远。

你可曾看过,风雨后的晴朗?你可曾试过,失而复得的喜悦?你可曾领略过,绝境悬崖上的美景?

生活赋予人的,是平静之外的惊讶与愉悦,是猝不及防的对奕与理性。有时候,人们执着的,恰恰是桎梏的,我们不能改变岁月的走向,但或许,可以尝试改变自己。

生命的丰富在于,内心的独立与强大。坦然接受变故、挫折、收获、欣喜,从容豁达。

在迢远的长路上,自己是自己的救赎。

目光没有尽头,是因为前路绵延期待;梦想总未停歇,是因为璀璨召唤向往。艰难中重拾信心,困境中从头再来,努力的脚步从未停歇,足音踏响前尘往事,从不后退,从不折服。

放下所有,前行路上泪与笑如此鲜明,如此温暖。一些痛,一些人,一些事,都不再重要。

深情如潮水起落,就让我逆流而上,走过万水千山,奔行生命中永远直立的胡杨。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