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首童谣说起

2017-10-13 09:09:40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欧小雷]
字体:【

柯云 百华

因为举家进城居住,屈指算来已有5年没回老家了。前些日子几位儿时朋友电话相邀,回到了久别的老家。

老家离县城较远,地处慈利、桃源两县交界的沅水支流龙潭河畔,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皱褶中间。这里土家族、汉族杂居,自然条件极差,除了山还是山,稻田极少,但森林茂密,飞禽走兽挤满山村。几年前,由于交通闭塞,经济十分贫乏。村民除了种杂粮外,主要靠狩猎营生,因而村民多是猎手,最著名的猎手叫史庭生,绰号史老怪。说他怪,有两个原因:一是枪法准,猎技精,除了使枪外,施套、放炸、设弩都是好手,一般猎物难逃出他的手。俗话说,一猪二熊三老虎,意思是一般人不敢去碰,他打野猪却是常事。解放初期,他和父亲用笼子连续捕过两只老虎,都是王字头。二是他在村里享有盛名,全村数十个猎手均是他的弟子,故他很自信,脾气古怪。6年前,我去他家采访,有意劝他不要再打猎了,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应和平相处,别伤害它们。他却说,你难道不晓得我们这里千百年都是靠狩猎为生,不狩猎靠什么养家糊口,还得意地说:“野物野物,口中之物嘛。你忘了小时候童谣是怎么唱的,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呀。”我讲了很多关于动物保护法的知识,可是他擀面棒吹火一窍不通。

这次回家,驱车沿着盘山路先到他家。迎面是一幢四层楼的新砖房,屋后是一片翠竹。他不在家,车在他的禾场上停下等他回来。场上几个儿童玩耍唱着儿歌:“一二三四五,上山看老虎。”我心中一惊,问:“小朋友你唱错了,应是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儿童们异口同声说:“是看老虎,不是打老虎。”我问:“这是哪个讲的?”他们争着说:“学校老师讲的,老虎是保护动物。史爷爷也讲,老虎只能看不能打。”我问:“哪个史爷爷?”有个儿童争先告诉我:“他就是我的公公,叫史老怪,你认识他吗?”我不由想,难道他改邪归正了?

一会儿,一辆灰色小车也在史家大院里停下了,人一下车,原来是村支书和史老怪。他们见我一脸笑脸。我开玩笑地问:“史大伯你又上山打老虎了?”他摇摇头说:“你怎是老眼光看人,我早就不操旧业了。”

村支书姓刘,三十出头,他是从广州打工发财后回家当村官的,称我们为叔。他告诉我们,史大爷的变化很大,也许禽兽与他前世结得有冤有缘吧!村支书讲了几个有趣的故事。

“文革”中期,他怕喜鹊吃他的种谷,在秧田周围撒下毒药谷子,一下毒死7只喜鹊。从此喜鹊与他结仇了,常来骚扰他。连他种的杂粮蔬菜都不放过。近几年,喜鹊又在他家屋前树上做窝,不再与他争食了。前年,不知从哪里窜来一只小猴儿,睡在他的牛栏边,他走到小猴面前用手抚摸它的头也不动弹。他仔细检查发现猴儿后腿受伤,好像是骨折。他赶忙打电话到兽医站,请来兽医为其敷药包扎,将猴儿抱进房中亲自看护,吩咐家人给它喂好食吃。半个月后,终于把猴儿治愈了,花钱近千元都不心疼。后来他捎信让动物园收去了,临别时他还流了眼泪。

前年是他满85岁生日,一个姓王的弟子为了孝敬他,给他打了一只野鸡,由于枪法不准,未能致命,只伤翅膀,送来给他作寿礼,只望师父高兴,没想到他给弟子劈头一句:“你怎么还打野鸡!我给你讲过多少回了,就是不听,这次我不饶你了。给我写个悔过书,复印几十份发到全村去让大家都明白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他的徒弟当面认错后,他责令徒弟将野鸡的伤治好放飞。他的徒弟按他的话做了,有人将这事写成新闻,在《自然与人类》报上发表,反响极好。

村长的话使我耳目为之一新。没想到环保意识如此深入人心了。

村长还告诉我们,过去的猎手如今变成了种桃能手,全村152户有143户都种了猕猴桃和黄桃,销路很广,成了村里的主要财源,到今年年底基本上可以脱贫。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