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阳中医理论辅助心脏病治疗与康复

2017-07-10 13:58:54 [编辑:张绚]
字体:【
   华声在线讯 从2017年2月起,北京颐丰卓朗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携手《北京漫步》杂志、华声财讯,共同推出《名医说》,每月一期,邀请各科专家名医,详解各类常见病及其预防治疗方法,旨在唤醒人们的健康管理意识,呼吁社会人群关注身体健康。

   2017年7月《北京漫步》杂志发表了由广安门医院李海霞主任医师撰写的《扶阳理论与心脏康复》全文如下:

扶阳理论与心脏康复

   任何一种事物的生长都是从其内部进行的,即使需要不断地从周围的环境中汲取营养,也要有选择性地将其转化成能够融于自身的养分,使其能够完全融于自己的肌体。中医的创新与发展固然不会例外,其理论的创新必然是在中医理论框架内进行的,这种创新就是对传统的一种拓展,也是对传统的一种延续和完善,而不是一种对传统的肆意否定和替代性的抛弃。就在唯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下多数中医学界人士怀着一种文化自卑的心理走向西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用西方文化中的医学理论和自然科学理论去改造中医和创新中医的工作上时,真正的中医理论框架内的创新并没有停止,一个现代性的中医学派正在走向壮大,它就是发源于四川地区由清末名医郑钦安开创的扶阳学派。

   扶阳学派在由郑钦安开创的重阳理论的基础上历经百余年的发展,在今天已经具备了一个学派的典型特征:在学派理论上,已经形成了重阳的病因病机分析、扶阳的辨证论治以及善用温补肾阳药物的个性化理论特征;在学派传承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由卢铸之、吴佩衡、祝味菊、唐步琪、卢崇汉和李可、刘力红等众多名医组成的学派组织。本书就以这个最新的中医学派作为中医在近代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个成功的理论创新案例,来阐明中医理论创新的特征和规律,继而为中医的发展指明正确的方向。

   中医治病讲究治人之病,西医治病之人。西医注重针对性,对抗性治疗,如杀菌,手术等;中医重视整体调理性治疗:因势利导,扶正祛邪。我个人认为中医是扶正为主,就是扶阳,利用人体的自愈力来去除疾病,所以强调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正气就是元气,元气就是阳气,因此推崇不治已病治未病。在没有得病之前扶助人体的正气,以使人体免于受邪,即便受邪也是扶助人体的正气来驱邪外出,因此治病的总纲以补为主。西医是去邪,是治疗已经得的疾病,内科来讲,是通过口服或者输液去除病邪,比如感染需要输注抗生素来消炎,杀死细菌,或者服用抗凝药、降脂药来保持血管通畅,这从中医的角度看都是泻法,去除的方法,外科来讲手术切除病变的部位或者组织,或者放入支架疏通变形的组织,比如血管。所以西医都是用泻法。其实中医的活血化瘀的方法与西医的抗凝有相似之处,活血化瘀在中医算泻法,比如单纯服用血府逐瘀汤,时间久了就会耗伤人体的气血,西医虽然是泻法,但是也考虑了人体的正气,比如抗生素杀白细胞,他只杀到1万以下就不再使用抗生素了,剩下的细菌利用人体自己的抵抗力进行杀灭,临床上,我们给病人治疗感染性疾病的时候总是盯紧病人的化验指标,一旦有效,就停止了,没有人把白细胞杀到零,说明西医其实也是依靠人体的抵抗力,人体的阳气,细菌还是存在的,只不过我们自身的抵抗力能控制他的繁殖了,还有真菌也是,最终只是平衡。中医讲究阴阳平衡,但是如果阳气不足就会生病,因此讲究扶阳,一般来讲,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阳气越来越弱,疾病就会越来越多,因此,西医是治疗已经成的疾病的,比如冠心病,冠脉要狭窄50%以上才能冠心病二级预防用药,而之前即便40%了,去西医院医生也会告诉你,不是冠心病,先不用药,等到50%以上再用药吧,75%以上再做支架吧,现在没有好的办法,等待疾病的到来,等待支架手术,其实40%和50%狭窄的冠脉在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对病人来讲,为什么一定要冠脉狭窄50%以上才进行冠心病的二级预防呢。

中医治病讲究治人之病,治病的总纲以补为主

   中医学是我国劳动人民几千年悠久历史中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积累与总结。以哲学为指导,以朴素的辩证唯物论为方法论,注重宏观调控,强调整体协调,能够全面、辩证、发展、动态地看问题。在认识上把人体融于大自然且与大自然成为一体,从而揭示了大自然时间、空间与人体生、老、病、死的关系,使人们从时间、空间上认识和对待生、老、病、死有了较丰富较高水平的经验总结。在这个整体观的基础上又把人体看成一个小的整体。人体是大自然的缩小,是一个完整的小自然。大自然有天之阳光、空气与地之各种物质相交而滋生万物,人体有表部吸收空气、阳光与里部吸收的营养物质相合而生气血以滋养全身组织器官。在生理上,只有整体的健康才能有局部的健康,反过来只有各局部的健康才能使整体健康。在病理上,整体的病态往往易使局部出现疾病,局部的疾病又影响整体而使整体处于病态。在治疗上,只有改善整体才能使局部疾病痊愈,也只有使局部疾病痊愈才能使整体状态健康。

   中医学的另一个特点是辨证论治。所谓辨证论治,就是通过研究疾病的现象找到疾病的本质,针对疾病本质进行治疗。世间的事物其现象纷繁且千变万化,但其本质却简单规律,抓住本质则纲举目张。所以常常是同一疾病现象用多种方法治疗,同一治疗方法又能治疗多种疾病现象,最终以铲除疾病根源为目的。其内容丰富,有养生、预防、治疗等各方面的医疗卫生生理理论与实践。就治疗方面有用药、针灸、推拿、按摩以及心理暗示等多种方法的理论与实践。

中医学治疗有用药、针灸、推拿、按摩等多种方法

   冠心病属中医“痹症”范畴,其基本病机是“阳微阴玄”,汉•张仲景《金匮要略》:“夫脉当取太过不及,阳微阴弦,即胸痹而痛,所以然者,责其极虚也。今阳虚,知在上焦,所以胸痹心痛者,以其阴弦故也”。《金匮要略心典》对“阳微阴弦” 注云:“阳微,阳不足也;阴弦,阴太过也。阳主开,阴主闭,阳虚而阴干之,即胸痹而痛。痹者,闭也。”此言之胸痹心痛病机,亦可推类于冠心病。“阳微”与“阴弦”并见,说明冠心病的主要病机为阳虚阴乘,邪正相搏,故日“阳微阴弦”。“阳微”一则为上焦阳气不足,即心肺阳气亏虚;二则为中下焦阳气不足,即脾肾阳气亏虚,尤以肾阳亏虚为主。而“阴弦”一是阴寒、痰浊、水饮、血瘀类病邪痹阻胸阳;二是中下焦阳气不足对上焦的影响。阴寒、痰浊、血瘀为冠心病发病的主要原因,而心、脾、肾阳气亏虚是导致阴寒、痰浊、血瘀发生的根本原因,为发病之本,这是胸痹心痛“本虚标实”的实质。阳气是人身的太阳,有阳气则生,无阳气则亡。阳萎则病,阳衰则危,阳亡则死;治疗当以救阳,护阳,温阳,养阳、通阳为主。

阴寒、痰浊、血瘀为冠心病发病的主要原因

   因此,在中医整体观念指导下,辨证论治,针对其病机,冠心病治疗的根本是扶阳。扶阳,换言之,扶助人体根本之阳气,扶阳是宣通、保护、温助、调理阳气的意思,阳虚者则大剂量温扶其阳,阳郁者则宣散其阳,阴阳之气不相顺接者则扶阳而使其通达,阳气不达则枢转其阳气以达邪等等,这都是扶阳思想的具体体现。在清代阮元编著的《经籍纂诂》中,“扶”有三层意思,一是“助也”,帮助的“助”;一是“护也”,保护的“护”,一是“治也”,治理的“治”。所谓“扶”,从字面上来理解,就有帮助、保护、调节、治理之意。郑钦安在《医理真传》辩证一切阳虚证法中“凡阳虚之人,阴气自然必盛。”“阳虚病,其人必面色、唇口青白无神,目膜倦卧,声低息短,少气懒言,身重畏寒,口吐清水,饮食无味,舌青滑,或黑润青白色、淡黄润滑色,满口津液,不思水饮,既饮亦喜热汤,二便自利,脉浮空,细微无力,自汗肢冷,爪甲青,腹痛囊缩,种种病形皆是阳虚的真面目,用药即当扶阳抑阴。”阳气代表人体正气,象征着光明、健康、美好、向上和正义。阳气的盛衰与人体的健康状况和情志变化密切相关。抑郁症病人以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心境低落则表明人体的阳气虚。导致阳气虚的原因可以是多方面的,如社会竞争激烈,生活压力过大,思虑过度,睡眠障碍等。阳气虚则阴邪盛,阳动阴静,故病人喜欢闭门独居,阳气虚则胆小怕事,不敢见人。阴邪盛则消极悲观,总想一些不好的事情。阴邪盛,阳不能很好的人阴,故睡眠障碍。虚阳上越则表现为不安、焦虑、紧张和激越。记忆力减退、思路闭塞、行动迟缓、极度疲乏,食欲减退、性功能减退等均为阳虚的表现。有的病人可出现口干或便秘,大多是由于阳虚津不上承和阳虚运化无力所致。《内经》所论: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提示人们要认识到人体阳气的极端重要性,倡导扶阳的学术见解,在辨证论治之中,当始终遵循扶持和辅助阳气为治病要领。阴阳学说是中医学术的理论核心,元阴元阳为人身生命之根本。扶阳理论与其他中医学术流派具有本质区别的观点是认为:阴阳两纲虽说是互根的关系,阳气为主,阴精为从。须阳气密于外,阴精才能内守。因而“扶阳”学派认为阴阳学说的核心是“阳主阴从”。认为阳气在人生命活动中起着决定的作用。认为失去了阳气的化生温煦,阴精也不可能形成存在。

   中医扶阳方法众多,内治有经方七法,包括温经救阳法:四逆汤类方,乌头赤石脂丸;温阳利水法:真武汤,五苓散,苓桂术甘汤;温肾助阳法:麻黄附子细辛汤;扶阳益阴法:炙甘草汤;扶阳潜阳法: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温通心阳法:桂枝甘草汤证;温经通阳法:瓜蒌薤白半夏汤类方。外治法针灸、挑痧、推拿、敷布、捏脊、气功疗法等等,通过温煦保持阳气的温暖的特性,产生温通、温化的作用,温通经络气血,温化精血津液;通过温扶人体先后天之肾阳、脾阳、心阳等,正阳以固精、温阳以驱寒,补虚以潜阳。

   作者介绍

   李海霞,广安门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博士,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研究所博士后,中西医结合心脏病治疗与康复专家。 

   兼任: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仲景医学研究分会副会长;药食同源养生全国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医药心脑血管疾病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兼秘书长;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西医肿瘤防治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兼青年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委员;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预防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委兼青年专业委员会主委;世中联中医药数据监查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临床研究分会常务理事;中国表达艺术治疗协会常务理事;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睡眠障碍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女医师协会心脏康复研究中心委员;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膏方医学专委会常委。 

   成就:获中华国医膏方服务季特聘首席专家称号,被北京中联国康医学研究员聘为中华国医经方高级研究员。主持国家自然基金等课题三项,参与973、国自然等课题七项,参与编著著作4部,发表论文62篇。2006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奖;2007年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2008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技进步奖。

(转自《北京漫步》杂志,更多资讯请询北京颐丰卓朗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高晓君,13928710544。)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