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交警强力整治夜间飙车:半年内行拘105人 端掉飙车团伙7个

2017-04-21 09:41:28 [来源:长沙晚报] [编辑:欧小雷]
字体:【

大功率摩托车与非法改装后的“小绵羊”,在长沙保有量约1.5万台,一些不法商家公然出售走私车辆、提供改装服务还帮套牌。长沙交警强力整治夜间飙车,半年内已查扣非法车辆235台,依法行拘105人,端掉飙车团伙7个

飙车族,生命需要飙这么快吗

罗某购买的这辆无牌大功率摩托车,第一次上路就被交警查获。 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小刘军 摄

位于湘江世纪城的一商家,公然出售走私车辆,还声称可帮忙套牌。

长沙晚报记者 小刘军

4月14日零时50分许,两台“小绵羊”摩托载人违法驶入营盘路隧道,由于速度过快,不慎先后撞向隧道壁,造成一死三重伤的严重后果。死者为一名在校学生,年仅16岁,尤其令人惋惜。

近年来,摩托车飙车已经成为一大社会公害,也是全国公安交通管理的一大难题。记者调查发现,究其原因,是摩托车飙车具有“行驶速度快、安全系数低、事故发案高、查处难度大”等特点,众因素导致整治难度大,从源头管理尤待加强。

A 查缉现场

一次行动拘留10名无证驾车者

前夜昨晨,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特勤大队全警出动,分成多组人马在市区重点路段展开查缉行动,共查获20辆摩托车,行政拘留10名无证驾车者,年龄均为18至22岁。

湘A54781的本田车主,因为套牌被交警在湘江路的南湖路口查获,车辆被扣,还将面临驾驶证记12分的严厉处罚。“这台车好骑,我非常喜欢,花了3万元在含浦那边买的。”他甚至主动提起几天前发生在湘江营盘路隧道里的那起惨烈事故,他说自己多次骑车经过事发地,“隧道那里突然一个急弯,如果不是对路况非常熟悉,速度稍微快一点,就很可能撞墙。2013年他就是在同一个地方撞墙翻车后受伤。

凌晨时分,在河西阜埠河路,驾驶无牌大功率摩托车的罗某被民警拦住。“我今天才在株易路口买的新车,花了6万多元,开到长沙来玩玩再回邵阳。”罗某说,正准备约朋友去宵夜,“没想到这么晚还被交警抓了”。还有一名男子,虽所骑的大功率摩托车手续齐全,但其车辆非法安装了警灯,还存在闯禁行为,同样受到处罚。

律师说法

两个罪名适用飙车案

“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湖南英萃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桂枝说,这是我国现行刑法对于危险驾驶罪的规定。

张桂枝说,在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危险驾驶罪之后,司法实践中,处理类似这种飙车案件时,适用的罪名一般有两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危险驾驶罪。

据其介绍,按照现行刑法规定,危险驾驶罪的法定刑是拘役和罚金;如果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定罪,即使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可以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B 飙车形式

有时自己一路狂飙有时相约“炸街”

19岁的李某因无证驾车被查,将面临行政拘留。他向记者透露,飙车的形式与组合方式多样,有时候是自己在路上一路狂飙,有时候就是和朋友相约结伴“炸街”。参与者主要是改装的“小绵羊”,有约定的起点和终点,大家会在这两点上长时间交流和玩耍。“还有相约一起竞速的,会有一定的赌注,以大功率摩托为主,集合快,散得也快。”他说,还有机车俱乐部组织的活动,这其中又分为道路竞速、结伴游玩、车技展示几个类型。

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特勤大队综管中队中队长唐彬介绍,飙车主要集中在气温比较高的4月至10月的夜间10时至次日凌晨2时,其中又以周末与节假日更为集中、数量也更多。线路为城区二环线、湘江北路等通行条件好、信号灯较少的路段;飙车集结点集中在酒吧一条街、黄兴路步行街、岳麓山、梅溪湖等繁华地带,以及湘江路风帆广场、杜甫江阁、猴子石大桥等路段。

相关案例

近几年部分飙车事故

2014年,一台大功率摩托在银盆岭大桥上,由于超速行驶追尾汽车,摩托驾驶员当场死亡;

2015年,在松雅湖附近,一群“小绵羊”竞速行驶,其中一台由于速度过快,直接撞上绿化带,车辆直接解体,驾驶员当场死亡;

2016年6月,一台大功率摩托车在人民路追求“爆表”,直接撞上道路两边的交通设施;仅仅几天后,三名未成年人驾驶“小绵羊”在湘江北路疾驰,由于速度过快,加之路况不熟,未注意警告标志坠入施工机井,全部重伤。

C 暗访商家

公然出售走私车辆,提供改装服务,还帮套牌

长沙公安交警持续开展摩托车专项整治,为何此类违法现象仍屡禁不止?按照交警部门摸底的情况来看,大功率摩托与改装后的“小绵羊”,在长沙的保有量约1.5万台,车辆源头管理缺失是重要原因。

昨日上午,在湘江世纪城最北面的一间临街门面里,几名男子正在对一辆川崎牌越野摩托车进行修理改装,“这辆车很旧了,只值一万多元钱,有的配件买不到了,得自己做。”一名老板模样的平头男子说,按照车主自己的喜好进行改装,也不在话下。

记者看到,该门面内停着7辆无牌大功率摩托车和一辆小排量摩托车,门口还停着3辆“巨无霸”。“都是没手续的二手走私车,价格在9万元左右,只有那辆小本田车是一万多元,不议价。”该男子表示,自己卖的摩托车质量有保证,“不像以前老火车南站那边的店子,卖的都是些事故车和拼装车。”他还表示,如果记者安心要买的话,还可以帮忙套牌,“只要多加几百块钱就可以了”。

随后,他还把记者领进隔壁一间挂有“光阳摩托”招牌的门面,该店墙上挂有更荣摩托车销售公司字样。“这个门面是一起的,除了走私车,还有一部分是正规车。”他说,店内除了一辆1600CC排量的大功率摩托车外,还有一辆更大的,排量达2000CC。“买这辆车很划算,只要10万元;有手续的话,值40万元。”

业内人士钟意(化名)透露,有商家公开销售不符合国标的摩托车,车辆本身安全性能不达标。另外,一些飙车族为追求外形炫酷、声音“爆炸”、速度提升而进行改装。而部分不法商家,擅自提供改装服务,会去掉反光镜、改装排气管、更换轮胎、改装发动机等。这些不合格的车辆和改装车辆,其本身的安全系数就低,尤其在高速行驶下随时会出现致命故障引发事故。

“我去年就关门没做了,圈子里经常听到出事的消息,风险太大。”钟意说,买走私大功率摩托车的客户,网上购买走物流;实体店基本上都是朋友或圈内玩车的熟人介绍,车行老板要靠经常性组织车友们出去“搞活动”,才有客源。钟意表示,自己之所以关门转行,主要原因是“每次结伴骑车出去聚会,一个比一个开得快,喊都喊不住,出了事我怕负责不起”。

D 整治难题

拦截追击都易发生事故,被查处者四分之一未成年

在此次专项整治现场,记者看到,一名男子骑着“小绵羊”从湘江路驶来,看见路边的交警后,立马加大油门在车流中左右穿梭,期间险象环生。唐彬说,在接触过或被查处过的摩托飙车驾驶员中,大部分都罔顾安全,自认为“车技还可以,不可能出事”,常违规载人,在车流中快速穿插,不戴头盔、不按信号灯行驶,还在骑行中耍“特技”甚至酒驾、道路竞速,极易发生交通事故。

“查缉布控难。”唐彬说,这些“炸街小摩托”灵活性大、流动性强,不仅高速穿行于城市主次干道,也会游走于警力缺失的背街小巷中,着装警力拦截非常困难。同时,驾驶人本身有意识躲避交警执法,无论是设卡拦截还是主动追击,都极易引发民警或摩托车驾乘人员的安全事故。

据特勤大队统计,驾驶改装“小绵羊”者,90%为无证驾驶或与准驾车型不符,85%为未悬挂号牌,95%未购买相关车辆保险。该群体多为14至28岁,以在校中、大学生,夜店、餐饮、美容美发从业人员,以及无业人员尤其是有前科者居多。

“我们近期查处的摩托飙车族,未成年人占比约25%,其中有11名在校学生。”唐彬说,其中一部分还是在校中学生,本身心智不够成熟,无法规常识和驾驶技能,又处于青春叛逆期,常利用放学后、夜间相约活动寻求刺激,处于部门、学校和家长的监管空档。对于该群体的处理,交警部门一般是查扣机动车,然后进行警告教育,并告知家长加强管教,“但一部分人,查处后又会重新买辆小摩托照旧玩”。

有的摩托车销售商,甚至采用分期付款和免费物流的方式,吸引一些没有经济能力的青少年购买“小绵羊”等轻型摩托车。“总价也就两三千块钱,有的商家只要首付几百块,甚至还有零首付的。”唐彬表示,违法成本低,也是造成飙车整治难度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E 警方举措

警用摩托乔装打扮成“同伙”

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特勤大队大队长袁树介绍,去年以来,特勤大队将查缉摩托车飙车作为深化警务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安排警力采取“蹲点固守+乔装跟踪”方式收集情报,充分掌握摩托车飙车活动规律。还以飙车群体经常出没的机车俱乐部、社交网站和微信平台作为突破口,将数辆警用大功率摩托车“乔装打扮”成普通民用车辆,通过朋友介绍等方式,打入飙车群体内部。半年内已查扣大功率摩托车和“小绵羊”235台,依法行政拘留105人,端掉飙车团伙7个。

“对发现的摩托车违法改装、销售的源头,将通报工商等相关部门,联合进行突击检查。”袁树表示,还协同教育部门,对查处的在校学生,督促学校和家长加强对涉事学生的监管;对有单位的违法人员,将通报其所在的单位,要求其落实监管责任。

专家剖析

飙车族大多是寻刺激“刷存在感”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这些飙车族其实就是在‘刷存在感’,通过飙车寻刺激、找乐子。”长沙市心理学会秘书长刘正华说,飙车族不少是心智尚不成熟的青少年,“在摩托车‘炸街’的轰鸣声中,肯定会有不少行人会扭头去看,他们就是追求和享受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尤其是一些从事服务性行业的社会底层人员。”刘正华说,进行摩托飙车,其心理主要是追求速度的刺激感,另外感觉这是一种“帅与酷”,这种耍帅、耍酷、拉风的心理主要又集中在“小绵羊”的驾驶员中,驾驶着经过改装的“小绵羊”,外形“炫酷”、一路轰鸣、闪烁着彩灯、在路上疾驰穿插于车流中,这在很多青少年看来是十分炫酷的事。他认为,对于未成年人和学生,家长和学校,应该进一步加强对孩子的监管和安全教育。

飙车族何健是一美容美发机构的发型师,他说,除非是行业内有名气的“大师”级人物,普通的员工收入不高,工作时间长,“在店里还得时刻陪笑脸,挺压抑的。”他坦言,美容美发行业从业人员普遍年纪轻、文化层次低,以外来农村人员居多,在当地没什么朋友,加上下班晚,不少业内员工都喜欢飙车玩,以至于逐渐形成气候和圈子,“毕竟泡吧、唱歌等娱乐项目,以我们的收入状况,确实消费不起。买台‘小绵羊’摩托车,新的两三千元,二手的只要千多元,既能当回家的交通工具,还可以带着女同事出去兜风。”

某酒吧服务生李琛称,自己的男同事“会骑车的,很多都买了‘小绵羊’,有驾驶证的少”。刘正华表示,雇佣员工的商家应该增强社会责任感,多关心员工“八小时之外”的生活,让其多一份幸福感和归属感。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