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首页 | 湖南

湖湘群星谱丨孟少农:这个桃源人是新中国汽车工业创始人

2017-04-11 11:12:26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蒋俊]字体:【  
孟少农:(1915.12.12-1988.1.15),原名庆基,湖南桃源人,汽车工程专家,中国汽车工业技术的主要奠基人。1941年(民国三十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在清华大学机械系任教开创了汽车专业,1980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孟少农毕生致力于汽车工业建设事业,成功地领导了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陕西汽车制造厂和东风汽车公司几代产品的研制和开发,培养中国汽车人才和中国汽车工业及汽车工程教育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人物简介:

孟少农:(1915.12.12-1988.1.15),原名庆基,湖南桃源人,汽车工程专家,中国汽车工业技术的主要奠基人。

1941年(民国三十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在清华大学机械系任教开创了汽车专业,1980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孟少农毕生致力于汽车工业建设事业,成功地领导了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陕西汽车制造厂和东风汽车公司几代产品的研制和开发,培养中国汽车人才和中国汽车工业及汽车工程教育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人物故事:

孟少农:中国汽车工业的“拓荒牛”

孟少农给汽院学生讲课。(资料图片)

在十堰这座因车而建、因车而兴的城市里,提起孟少农的名字,很多人的脑海里会回荡起当年二汽“背水一战”的激昂场景。这位被称为中国汽车工业 “技术泰斗”的人,把他人生的最后10年献给了二汽,献给了湖北汽车工业学院。直到现在,他的铜像还屹立在校园里,注视着这座城市的成长。

文丨罗毅

怀揣30元钱考清华

在中国历史上,最先提出发展汽车工业设想的是孙中山先生。1920年,他把这一想法写进了《建国方略》。但由于战乱不断,国无宁日,他的设想“甫出娘胎,当即夭亡”。

孟少农祖籍湖南桃源,1915年出生在北京,他的祖父曾在北洋政府任职。由于袁世凯复辟,孟少农随祖父回到老家桃源县。1931年初,孟少农考上了长沙私立的“嶽云中学”,成了班上的尖子生。当年的学校每年要统考一次,全校的学生做同一套试卷,在当年的统考中,他的成绩竟然超过了初三的学生。初中毕业后,孟少农投考“长沙一中”。当年毕业时湖南省全省统考,他又考了全省的第一名。

1935年初,听说清华大学招收“清寒公费生”,正愁无钱上大学的孟少农向祖父要了30元钱就动身去了北平,一举中第。当年秋天,孟少农怀着“工业救国”的宏图大志,进入清华机械系学习。这一年,他20岁。

在清华读书时,孟少农的物理课成绩相当突出,受到他的老师、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吴有训先生的赏识。当时的孟少农还是一位热血青年。面对民族危亡,他和同学们一道参加了声势浩大的“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了清华园,他和同学们加入到南下流亡的行列,来到清华、北大和南开在长沙成立的临时大学。

远赴美国学习汽车知识

1941年10月,孟少农等16名考取清华留美公费生的校友,远涉重洋,到美国学习。孟少农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院专攻汽车专业。在麻省理工学院,孟少农仅用了三个学期和一个暑假,就攻下了机械工程硕士学位。按照学院规定,再读两年硕士就可去读博士学位,校方也发了表格,通知他做博士研究生。

孟少农却不想留在学校里读书。他说:“光念书,在哪儿不能念,何必待在美国?弄个博士学位,回国还是个教书匠。我要做一个实践者,把美国的工厂搬到中国去!”经华美协进社介绍,孟少农来到底特律西郊的福特汽车制造厂实习、见学。后来,他又来到佛尔蒙州的J&L机床厂。J&L是一家生产多种机床的老厂,有充分的动手机会,既能组装机床,又能实际操作设备,孟少农感到很过瘾。

在3年半的实践过程中,孟少农走访了5个工厂,只要他认为对祖国有用的东西,就努力地学,大胆地去实践。福特汽车厂非常器重这位勤奋好学的中国工程师,为他提供了优越的科研环境和优厚的物质待遇,想把他留下。J&L机床厂也看中了孟少农,甚至为他填好雇员证,开好支票……所有这一切,都被孟少农婉言谢绝了。他要回祖国去,为中国制造汽车!

1946年初夏,当孟少农刚踏上祖国的土地,全面内战爆发了,在国内制造汽车一时没有可能。孟少农果断决定,先回母校清华大学任教,为国家培养汽车事业的技术人才!

孟少农是清华机械系的第一位汽车专家,他开设了系里多年想开却始终未能如愿的汽车工程学课程。师资不足,他就一人承担起汽车工程、工艺学、工具学三门主课的讲授。他把自己在美国学到、看到的当时西方国家最先进的机械工程方面的知识,尽可能地介绍给学生们。当听说日本人逃离清华时,把废弃的汽车发动机扔在河里,他就带着助教和学生一起下水寻找,硬是把生锈的发动机打捞上来。他设法从天津弄到报废的车桥和变速箱,又低价买回两台小汽车,建起汽车教研室和试验室。他还为系里的工厂增添了车、铣、刨、磨等多种机床设备,购置了微型电影放映机和幻灯机,为学生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教学与实践环境。

那时,清华大学已有地下党组织在活动。在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革命浪潮中,孟少农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成为一名中共党员。他在教师和学生中积极发展进步力量,给海外的清华校友写信,动员他们尽快回来任教,迎接新中国的诞生。这时,国民党特务的黑手已经伸向清华,地下党组织为了保护孟少农等高级知识分子,及时妥善地将他们转移到解放区。

扛起新中国造汽车的大旗

1953年7月15日,新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在长春动工兴建!中央任命孟少农担任一汽副厂长兼副总工程师,全面负责技术工作。为了尽快造出新中国第一辆汽车,孟少农以旺盛的精力,夜以继日地工作着,从指导基建、安装设备,到领导产品设计,以及工艺、冶金、生产准备等全部技术工作。

经过整整3年的艰苦奋战,1956年7月15日,新中国第一批12台“解放”载重汽车下线。这一天,孟少农夜不能寐,从步入清华大学的那一天起,他经历了21年的艰辛探索和奋力拼搏,中国人自己制造汽车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新中国不仅要造卡车,还要制造小轿车,甚至高级轿车。1957年5月,一机部黄敬部长来到一汽,提出研制生产轿车的问题。孟少农综合了国外中档轿车的优点,确定了新中国第一台“东风”小轿车的设计原则。他还亲自确定了以飞腾的金龙为前标,尾灯采用中国传统宫灯造型等特殊标志。仅一年时间,“东风”样车正式下线,向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共八届二次会议报捷。毛主席在怀仁堂后花园乘坐了“东风”轿车后,高兴地对代表们说:“今天坐上我们自己制造的小汽车了!”

为了迎接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一汽又接受了生产“红旗”高级轿车的任务。孟少农领导“红旗”轿车的设计和试制工作。从总体设计到每个总成,到零部件,他都一一思考,精心指导,组织攻关,先后攻克了液压挺杆、高压油泵、液压变速箱等关键性技术难题,成功试制出V8发动机,使1959年首批试生产的“红旗”高级轿车达到一定的技术水平。

人们不会忘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红旗”高级轿车是中国人的骄傲。威武气派的“红旗”迎宾车队,成为北京长安街壮观的一道风景线。

带领二汽打赢“背水一战”

1965年,孟少农调到机械工业部汽车局,负责总师室工作。1971年5月,孟少农又调到陕汽,主管技术工作。正当孟少农带领陕汽继续开发新一代军民两用载重车时,地处湖北十堰的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告急!

当时,二汽制造的2.5吨越野车被用户形容为:呲牙咧嘴,摇头摆尾,漏油漏水。特别是“东风140”5吨载重车,质量问题成堆,难以投产。在最困难的时候,饶斌向一机部提出请求,务请孟少农来二汽担任第一副厂长兼总工程师。

1977年底孟少农来到二汽时,“东风140”已经试制了5轮,不合格件有1200多种,质量问题高达9300多个。如果修改产品设计,则要报废1000多套工装设备。面对骑虎难下的局面,几万双眼睛都注视着孟少农——中国最权威的汽车专家。

在充分调查研究之后,孟少农肯定了“东风140”的设计基础,同时归纳了64项关键技术问题。二汽成立了由孟少农任总指挥的攻关指挥部。在全厂大会上,孟少农说:“我们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要么上去,要么垮台。背水一战,没有退路!我相信,二汽的几万精兵,一定能以弱胜强,化险为夷!”

1978年的元旦和春节,孟少农紧紧抓住各个关键环节,有条不紊地指挥着这场生死攸关的攻坚战。过度的劳累,使他的痛风病时常发作。脚部的剧痛使他无力行走,他就把攻关课题组的负责人请到家里,把图纸铺在地上,研究解决一个个具体难题。即使住在医院里,他也天天听取汇报,指导工作。

攻关的战果令人振奋。仅一年时间,“东风140”5吨载重车以崭新的面貌正式投产了!新出厂的“东风”车,以马力大、速度快、耗油低、轻便灵活的优良性能威震全国。“背水一战”的成功,使二汽当年即实现扭亏为盈,以后十年每年均以万辆幅度递增,使二汽出现兴旺发达的局面。

1981年,中国经济建设处于调整时期,东风车陷入滞销困境。为渡过难关,孟少农提出以东风车为主体,开发节油车,提高经济性。他提出5项改进技术措施:压缩比由6.75提高到7.0、采用子午线轮胎、加长转向垂臂、换用省油化油器等。实施后,节油效果非常明显,很受用户欢迎。

同时,他根据市场调查情况,组织指挥设计和生产变型车。他强调说:“用户需要什么车,我们就搞什么车。”他不仅从技术上指导,而且亲自组织指挥试制。至1982年年底,东风5吨系列改装车有53种,变型车达42种,打开了东风车的销路。

甘当“人梯”的最下一级

孟少农调到二汽时,还兼任着另外一个职务:二汽工大校长。1983年成立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时,孟少农兼任首任校长。他对学校的成长十分关注,从办学目标、教学质量、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及师资力量等方面都亲自过问。即使是在二汽经济比较困难的1980年,他还下令,从当年开始,每年给学校拨100万的发展基金,直到学校建成所有的实验室。

1985年,孟少农年过七旬,退居二线。他不顾体弱多病,主动要求到学校给学生讲《汽车设计方法论》课程。这是一门国内外无人讲过的新课,他自编讲义,油印后发给学生。这门课,孟少农前后讲了3轮。当年,他讲课的时候,学校想给他录像,孟少农说,现在课讲得不成熟,等以后讲好了再录。就这样,这门课一直没有录像,因为孟少农总觉得,自己讲的还需要修改。

在汽院讲课期间,孟少农病得很重,但他一节课也没有落下,经常是从医院里拔下针头,然后去学校里讲课。有时候,他连楼梯都爬不动,需要助教扶着上下楼。学校不忍心让他继续讲下去,就给他的夫人做工作,打算不给孟少农安排讲课。孟少农的夫人说:“现在讲课是他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了,还是让他继续讲下去吧。”就这样,直到孟少农病重去北京治疗的前一个星期,他还在给学生讲课。

在孟少农的《汽车设计方法论》书里,他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们的实际经验不足,系统化的理论知识还没形成,为了给今后前进打下基础,把仅有的一点经验整理下来,传给新来人,作为搭‘人梯’的最下一级,应当是有意义的。”

长期的操劳,多年的痛风病,使得孟少农的肾功能严重受损。1987年年底,孟少农转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治疗。一个月后——1988年1月15日,孟少农与世长辞,享年73岁。

孟少农用“做一个实践者”的豪迈誓言,甘当“拓荒牛”的奉献精神,不仅书写了自己的不朽人生,也写下新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从崛起到走向辉煌的厚重的一页!

(新湖南客户端综合自《十堰晚报》、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