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娟:文学女神的权杖点中了我的额头

2016-01-06 16:25:27 [来源: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编辑:刘颖]
字体:【

[人物档案]

天下尘埃:本名向娟,湖南首位获准加入中国作协、全国首位获评高级职称的网络作家,全国重点联络网络作家,2015年度中国作协入会终评委员,全国首届网络文学论坛邀请嘉宾。已创作8部长篇小说,多次获得全国网络文学比赛大奖、入选中国作协和湖南省作协重点扶持项目。

天下尘埃

我本名向娟,网名天下尘埃,在周而复始的柴米油盐中简单生活,忽然接到北京的电话,网站编辑的声音兴奋得变了调:“来北京领奖,准备一个发言稿……”说是“海峡两岸网络原创文学大赛”终评结果出来了,网站不允许提前透露奖项。我历来神经大条,竟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听说路费自付,可以不去么?”在编辑咬牙切齿的声讨里,终于踏上了北京之途。

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脚,在下午2点半颁奖典礼音乐响起之时,踩点进入。经历了早起晚至、天上地下、轻轨地铁一番折腾,其时人还有些发懵,直到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出现在颁奖台上,开始宣布这次的最高奖项时,我才有了那么点清醒。站上奖台,望下四座,恍如做梦。也许是不曾意识到这个奖项的重要程度,也许是已经习惯了冷清的写作,也许是寂寂无名让我有了平和的超脱……总之这一刻,灯光、眼神聚焦之下,我没有想象中应有的激动,反而从心底涌起了一股难以言状的愧疚。

对文学我是愧疚的,相比于文学给予的种种,我回馈得太少。

2005年刚开始网络小说创作时,正值我的人生低谷,是文学给了我一个出口,当文字从笔端流淌而出,压抑的情绪也得到了宣泄。文学搭建了一个逃避现实的掩体,完成了自我无法实现的心理疏导,也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随着一部部小说的发布,收费阅读带来了收益,虽然算不上多,却能让生活境况好转,这是文学施予的第一份礼物。

可是商业化的运作让文学网站变得急功近利,因为一再拒绝在小说中添加颜色,被网站从首页上撤下所有宣传,雪藏3年。沉默3年只用于做一件事:坚持写自己想写的小说,不向世俗低头。文学始终没有遗忘、更没有薄待我。从2008年开始,我的小说相继被扒拉出来,获得各种高大上的奖项,被中国作协、省作协纳入重点扶持项目作品。我不相信自己比那些在网络中坚守文学节操的作者运气好,但文学女神还是将权杖点中了我的额头。

2012年6月,省作协吸纳我成为会员,推荐我到鲁迅文学院网络短训班学习。那次学习期间的座谈会上,我就网络作者们的诉求向中国作协领导提出了7条建议。没想到善意循环回报了自身,2013年我成为了自己的提议的首个获益者,通过单独评审加入了中国作协,同年由中国作协推荐进入鲁院高研班学习。我坚信这是一个奇迹,但这是时代发展的不可抗拒,是文学冥冥之中的呼喊,也是作协对新生事物的包容和扶持。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改变还远远不够。因为我们渴望得到平视,更渴望受到尊重。

2014年5月,我的短篇小说在《人民文学》刊发,让传统文学的同学刮目相看,不难想象身后的眼光有多复杂。2014年7月,湖南日报刊发关于我的报道,冠以标题《向娟:对网络媚俗说‘不’》 ,堪称一次宏大的正名,我由此可以抬起头来,以一名网络作家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行走。

文学,更需要持久关注。我们网络作者是不是可以从现在开始,怀着敬畏,用心地、认真地、投入地来回爱文学?对它,我们应该努力做到不愧疚。

 

相关专题:聚焦网络文学湘军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