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驼背媳妇:用爱“驼”起一个家

2014-05-04 09:21:34 [来源:汨罗网] [编辑:刘颖]
字体:【

  25年前,丈夫病逝,她放弃脱离“苦海”,留了下来。2个孩子、3个老人、望不到头的还债日子……她将养老抚幼的重任一肩担起。日前,汨罗市火天乡三垅村负责人将“百善孝为先”模范个人奖状送到她手里时,连声说这个奖状太轻了。

  命运多舛,不离不弃

  面庞黑亮,步履蹒跚,身体前倾,后背隆起,宽大的衣服笼罩着干瘪弯曲的躯体……近日,在三垅村狄家屋,笔者见到了熊桂香。59岁的邻居狄军说,熊桂香的腰是被压弯的。

  1968年,熊桂香20岁,经人介绍,她嫁给了同村同龄的小伙子狄克明。从踏入婆家门起,熊桂香便知道,自己的下半辈子应该十分辛苦:狄克明早年丧母,家境贫寒;姐姐虽然嫁在同村,但体弱多病,无力顾及娘家;公公狄白成还有一个哥哥,哥哥虽已成家,但一直未生育子女。

  在之后的4年中,熊桂香先后生下了2个儿子。上有3老,下有2幼,按农村的说法,“将来要办的事还很多”。于是,狄克明和熊桂香起早摸黑,在积极“出工”多拿“工分”之余,还将原本不宽敞的房间隔断,改造成猪圈喂猪,增加收入。用熊桂香的话说:“别人不做的我们做,别人做的我们做得多。”

  1986年,大儿子17岁,狄克明夫妻俩也有了些积蓄,于是,他们俩拆掉老屋,动工新建两层楼房。这时的熊桂香浑身都是劲:“新房子建好了,崽成家了,我的苦日子就熬到头了。”

  谁知,这一年恰恰是熊桂香更大痛苦的开始。房子建到一半,丈夫近2年来的间或腹痛突然加剧,医院诊断为胃癌,还有手术治愈的可能。“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一家老小全看着我拿主意。”熊桂香一咬牙决定,丈夫手术要做,房子要继续建。

  1987年,新房子建成了,但手术并没有挽救丈夫的生命。一直同情熊桂香遭遇的妹妹劝姐姐,“你对狄家仁至义尽了,趁年龄还不大,改嫁吧。”

  “我不能走。我一走,这个家就散了。”时隔25年,熊桂香的语气仍坚决而平静。

  照顾三老,积劳成疾

  丈夫走了,留给熊桂香3个老人,2个儿子和近1万元的债务。“田里好像该打农药了,地上今年是种棉花还是种芝麻,大儿子该学什么手艺……”现状窘迫,熊桂香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伤心。

  田是肯定要种的,猪是肯定要喂的,家里的大梁还得靠自己的来挑。担秧、挑粪、打农药,男人干的活儿熊桂香都干,她带着2个儿子上地下田,家里的农活一点也没落下。

  “我不但做尽了男人的事,就是女人的事,我也做了双份。”熊桂香在照顾公公的同时,还得照顾伯父伯母。这一点,狄军很有感触:“别人扯猪草,只提1个篮子,而熊桂香是担着2个箢箕,自家1箢箕,伯父1箢箕;洗衣服,别人洗1桶,她要洗2桶。”

  1990年,伯母病亡,熊桂香旧账未了,又添了大几千元的新债务。2001年,伯父突然中风瘫痪,为方便照顾,熊桂香将伯父搬到了自家。“一日三餐还容易对付,端屎端尿有点问题。”熊桂香说,自己毕竟是个女人,与伯父又没有血缘关系,刚开始确实不好意思,“但邻居别说帮忙,走近床前就要呕吐,还得我亲自动手。”就这样,当一年后伯父去世时,熊桂香说自己好像闻不到臭味了。

  普通人难以承受的生活重担,熊桂香咬咬牙,扛起来了,但她柔弱的女性身体却显然不如意志坚强。大约从1999年起,她的脊柱渐渐弯曲,向背部隆起,很快,她便无法正常直立行走,医生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将来还会继续下弯,治愈费用高且希望不大。

  “我活了66岁,但只怕做了100多岁的事。”熊桂香自我解嘲,“我是不行了,今后只能靠2个崽。”

  守寡媳妇,胜似女儿

  下午5时,狄白成拄着手杖摸着门框进了屋。狄白成今年88岁,双眼患有严重的白内障,近处物体也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他才从玉米地上刨草回来,他说,儿子走得早,儿媳一个人不容易,他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见公公进门,熊桂香连忙送上椅子,边招呼公公坐下,边生起柴火,架起吊壶,准备洗澡水。

  “我前世不晓得做了什么好事,招了这个好媳妇!”当清楚了笔者的来意时,狄白成浑浊的双眼突然生光,迫不及待地细数媳妇的勤劳孝顺。

  “自从熊桂香进门后,我就没洗过衣。”狄自成说,“自从眼睛生病后,我就没盛过饭,没拿过锅铲。”为防止公公碰伤,熊桂香将椅子、桌子尽量靠边摆放。

  熊桂香每年都要喂6、7头猪,为减少成本,她还保留着扯猪草和种菜喂猪的习惯,“我们家原来欠的账,大部分就是媳妇‘提潲桶还的’。”但她家每年都会杀一头大猪,熏上近200斤腊肉,“我爱吃肉,她每天都会炒一餐腊肉。”“我这个媳妇,比我的亲生女儿都好,没有她,我早就灰都没有了!”

  阳光透过千疮百孔的屋顶,地面斑斑驳驳。笔者注意到,堂屋正中央的神龛上,摆放着狄克明的灵位,朱红的油漆被擦拭得隐隐有光,在剥落的泥墙中,显得格外醒目。熊桂香告诉笔者,她最大的“痛苦”不是生活的艰辛,而是心中有苦无人诉说。

  她边说边点起3根香,艰难地直起身子,小心翼翼地插在丈夫的灵位前,嘴中念念有词……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