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先锋】唐江萍:精神病人心灵的守望者/图

2012-07-05 10:38:19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吴涛] [编辑:刘乐]
字体:【

 “精神疾病患者是社会上最弱势的人群,好多人对此有偏见、歧视,但这些工作总要有人来做。”

  ----唐江萍

  “唐院长是我们的亲人”

  7月4日中午11时,71岁的谭艳辉老人双手又紧紧握住了长沙市第三福利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唐江萍的双手,像平时一样开心地拉起了家常。

  这已经是她在长沙市第三福利院的第六个年头,之前因为患有间隙性精神分裂症,谭艳辉老人在一次意外中摔伤了腿,在市内一所医院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后她的腿伤虽然痊愈,但精神分裂症却一直折磨着她和其家人。

  “孩子们都各有各的工作,我不想让他们替我操心,但好多地方的费用又太高,我们承担不起。”后来谭艳辉经熟人介绍这才来到了长沙市第三福利院,在这里她和其他的老人们一起打牌、聊天、锻炼身体,没隔多久,折磨他的精神疾病也不见了踪影……但她已经喜欢上了这里,就这样一住就是六年。“唐院长是我们的亲人,她对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的生活都特别的关心”谭艳辉老人回忆着往日的一点一滴,关于唐院长,她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和赞美。

  他们更需要我们的关心和爱护

  1986年进入该院的唐江萍当时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小姑娘,“不少医学院刚毕业的同学对于被分配到这种地方怨声载道,他们觉得每天面对这些精神不太健全的人是一种折磨,都不肯去。对但我总是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医生,为病人服务是我的责任。”唐江萍说,她第一次接触精神病人,并没有觉得可怕,而是觉得他们是一群孤独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需要关心和呵护的人。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唐江萍这一帮就是一辈子。在她来此工作的第二年,福利院曾收治了一名怀孕的河南籍流浪精神病患者,送来的时候浑身脏臭,并出现了严重的腹泻病情,唐江萍觉得吃西药胎儿不好,就亲自跑到一个中药房买来了中药煎好喂她喝下去,因为没有车,这来回8公里的路是她一步步走下来的。后来唐江萍一直照料到她痊愈,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女患者和婴儿得以平安无事。这样的善行在唐江萍身上不胜枚举。

  “精神病患者是弱势群体中最可怜的一类人。一般的残疾人虽然肢体有缺陷,但大脑还清醒,他们还可以保障自己的权益,而这些精神病患者,尤其是流浪精神病人,当他们受到侵害时,不会表达,甚至还在笑。”唐江萍表示,如果我们都不去关心这些弱势群体,那这个群体就真的是完全被遗忘和忽略了。

  临危受命 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

  “以前院里技术力量薄弱、环境差,病房又小又黑,只有几百名流浪精神病人在这里住。”捉襟见肘的经费时常让福利院的救助工作陷入僵局。2002年,已在长沙市第三福利院默默奉献了十多年的唐江萍,被任命为院长,可算是临危受命。

  上任伊始,一个为了福利院的生存和发展的改革计划就已经在心急如焚的唐江萍心中酝酿。经过广泛的市场调研和论证,她不断创新福利院管理模式和经营理念,随着医院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医院事业呈现出蒸蒸日上的良好势头。到2011年医院业务创收突破了9000万大关,不到9年时间医院业务收入增长了19倍。医院同期住院人数也由2002年的200余人增加到目前的1500余人。目前,市第三福利院已经从一个“精神病人的收容所”发展到如今具有老年呵护、精神卫生、自愿戒毒3个中心,在全市乃至全国都处于领先地位;引进社会工作理念,推出 “为民服务社工先行”的创先争优亮点工程,成为国家民政部首批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试点单位。

  锲而不舍 一封感动市长的长信

  据中国疾控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提供的数据,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但公众对精神障碍的知晓率不足五成,就诊率更低。神经精神障碍在我国疾病总负担中已排名首位,约占中国疾病总负担的20%。唐江萍表示,湖南省约有96万精神病患者,其中长沙市区有9万多重性精神病人,这些人如果得不到好的管理和救治,对社会必将会遗患无穷。而在此之前,政府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还不够,财政拨款往往也是杯水车薪。

  为了医院事业的发展,为了这些弱势群体能够争取到更多的帮助,唐江萍呕心沥血,四处奔走。任职以来,她从国家民政部、老年基金会、国家发改委、省、市财政等途径争取到资金3185万元,建成了四栋病房。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机会永远钟情于执着的人。几年前,福利院申请财政拨款的请求一直得不得答复,在参加一次市里面召开的会议之后,她有感于福利院的困境和发展所遇到的瓶颈,将内心的忧虑奋笔疾书了两页信纸,寄给了时任长沙市常务副市长的梁健强,被其执着和责任心打动的梁市长当即答应了每年从财政中拨款150万来支持福利院的发展,并在随后逐年加大了对福利院的关注和帮扶力度。

  创办大陆首家社会公益性精神康复会所

  当前,关于精神病人伤害人或者被伤害的报道也是屡屡出现;不管如何这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为探寻一条可以帮助精神病人走出精神困境、回归社会的道路,唐江萍引进国际领先理念的精神康复“会所模式”,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社会公益性精神康复会所(长沙心翼会所),免费为精神病人这个特殊的弱势群体提供了职业训练、心理疏导、行为矫正、教育支持和社交就业服务的机会,帮助会员重获友谊、教育或就业机会,重新投入家庭。

  会所创办近5年以来,引起了行业内的强烈反响,社会效益显著。该会所康复模式填补了国内精神疾病康复领域的空白,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广泛认可,并成功获得最高标准的国际认证。目前,会员人数达到503人,参加过渡就业22人、小组就业66人、辅助就业25人、实现独立就业92人。去年7月份,受国际会所发展中心邀请,唐江萍还参加了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16届国际会所发展会议。

  仅仅开办好省城的会所还远远不够,在广大的农村和县区也有不少精神病患者,唐江萍希望将会所扩展到长沙市的每一个社区,让每一个精神病人都能尽早康复,回归社会。

  铿锵玫瑰的温情

  在这里工作五年的临床医师严高超眼中,外表温文尔雅的唐院长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她在长沙福利院事业中抒写的传奇常常让他对其怀有一份敬畏之心。

  其实,铿锵玫瑰也有自己的脉脉温情的一面,声调舒缓的唐江萍声称,工作之余,自己最大爱好是唱歌。对一个女人而言,在家庭中她只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慈祥的母亲。唐江萍坦言,在这两个角色的扮演中,她的成绩都是不及格的。

  2003年,唐江萍爱人被中组部组织的博士服务团派往江西任职,两年后江西省儿童医院希望她爱人能留在医院发展,也希望唐江萍支持丈夫工作一起去江西当副院长。但面对着刚刚起步的福利院和院中那些她割舍不掉的同事和患者,她最终婉拒了抛来的绣球,选择了继续留在长沙。

  对于儿子,她则有更多的愧疚,她至今还记得,有一次因为急于离家救助一个病人而无法照料刚满两岁的儿子,紧随其后的小娃子绊倒后面部磕伤,血流如注。即使其在高考期间,她也无法分身做好一个称职的母亲,常常是买一个盒饭放在传达室留给放学回家吃饭的儿子。

  唐江萍舍弃了小家的温馨,却赢得了同事的尊重和患者的感动,“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这也是玫瑰的温情。(湖南在线记者 吴涛)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