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甘谷6.15拐卖妇女大案透视/图

2009-12-07 09:53:05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编辑:孔倩]
字体:【

  甘谷6·15拐卖妇女大案透视:拐案频发 贫穷不是唯一原因

  被拐卖妇女都被贩卖到了甘谷县武家河乡、磐安镇等乡镇的偏僻山区,而拐卖她们的犯罪嫌疑人无一例外,都是当地农民。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拐卖妇女案件在这一地区的集中发生呢?当地的司法、妇联、人口管理等部门是否真正起到了管理者的作用?

  本报记者实地踏访后发现,除了人们普遍认知的“贫穷”的客观原因外,通过该案还或多或少反映出了基层管理的一些问题。

  一起被拐妇女死亡案

  在甘谷县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了一起“特殊”的被拐卖妇女死亡案。

  据甘谷县刑警大队大队长郭成林介绍,专案组民警在侦办案件过程中了解到,2008年农历十月廿五日,犯罪嫌疑人石君红、石勤明在兰州市西固区西固巷以到武山温泉洗澡为由,将一名叫原小花(或叫原小红)的女子拐骗到甘谷,以6000元的价格卖给丁想元等人,丁想元等又以14800元的价格将该女子倒卖给磐安镇尉家磨村某村民为妻。

  2009年6月27日,当专案组民警终于了解清楚收买人的情况后,前来对原小花进行解救时,发现其于6月26日下午4时许,因生完孩子后出现产后大出血在甘谷县人民医院死亡。最终导致警方连她的家人都无法查到。警方只有将其尸体尸检后,提取生物材料作DNA鉴定,然后通过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进行网上对比查询。筅筅最了解村情的人是谁“被拐妇女被卖到了哪个村的哪一家,最了解情况的人是谁?”面对记者这样简单的提问,包括办案民警在内的甘谷县有关部门负责人都是“笑而不答”。

  “实际上最了解村子里情况的人,除了村民外,就是村干部。”当地一位长期致力于农村问题研究的知情人士这样说。“为什么村干部、村民都对拐卖妇女的去向秘而不宣呢?”这位知情人士认为,在村民、村干部看来,村子里家庭经济困难的大龄男青年能花钱买来一个媳妇,是一件好事,如果有谁对外说了出去则是对村民利益的极大“损害”,是干了一件最大的伤害村民感情的“缺德事”,“告密者”也将被村民视为“异己分子”永远“孤立”起来。

  贫穷是唯一原因吗?

  在当地采访时,包括主管部门负责人在内的大部分人都普遍认为,导致“拐卖妇女”案件在当地频发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当地的“贫穷”。

  他们认为甘谷县武家河乡、磐安镇、古坡乡等乡镇的南部山区,平均海拔在1800米左右,属于典型的半高寒地区,自然条件十分恶劣,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村民年均纯收入不到800元,基本生活十分困难。这样的生活现状,导致外地女子不愿意嫁到此地,造成娶不上媳妇的大龄男青年逐年增多,而这种无法改变的现状,给拐卖妇女犯罪提供了温床。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在甘谷南部山区的男青年,靠外出打工发家致富的人大有人在,也从外面娶来了媳妇。娶不上媳妇是因为“贫穷”的说法,是推卸责任的一种说法而已。

  天价婚姻与拐卖之因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在甘谷县南部山区部分村社,盛行着一种不断涨价的天价婚姻。就目前而言,在南部山区的部分村社,定一门亲事不讲价需要彩礼3.5万元,结婚时还需彩礼1万元,加上置办结婚用品等需要花费1.5万元,总计娶一个媳妇需要6万元,如果有幸运者在结婚时被丈人家免除了1万元的彩礼,那也需要至少5万元,才能娶到一个媳妇。因此与天价婚姻相比,很多大龄男青年的家庭甘愿冒险,花1到2万元从人贩子手中收买一个被拐卖的女人做媳妇,这样做既省了钱,还娶到了媳妇。

  法律盲区和管理缺失

  此次甘谷拐卖妇女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几乎都集中出现在武家河乡和磐安镇的偏远山区,且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人走上犯罪道路的呢?记者走进武家河乡进行了实地调查。

  据武家河乡人大主席李文定介绍,该乡有总人口1.7万,共3493户人家分散居住在17个行政村的66个自然村和78个村民小组中,而该乡司法所仅有3名司法助理员负责着全乡的法制宣传和教育。“仅调解邻里纠纷就花去了他们大量的时间,要挨家挨户去宣传法律知识,基本上成了一句空话。”

  据甘谷县妇联主席蒋晓琴介绍,包括她本人在内县妇联共有4名工作人员,管理着全县30.8万妇女的日常事务,在各乡镇有1名妇女主任,到村一级指定了1名妇代会代表。表面上看妇女机构在各级都是健全的,但实际上到了乡、村一级,工作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因为这种没有经费保障,采取自愿自费形式的村社妇女代表,基本上是形同虚设。”

  只有3名民警的乡派出所,不仅负责着本乡的日常治安等事务,且由于警力和经费的严重不足,还管理着另一个乡近2万人的社会治安等繁杂事务,因此对高危人群和重点人口的监管也基本处于“脱管状态”。很显然,法制宣传和基层管理在偏远山区还存在着严重的缺失。

  走出困局任重道远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从2000年以来,甘谷县公安局共破获拐卖妇女案件37起,解救被拐妇女57人,打掉拐卖妇女犯罪团伙3个,依法处理39人。尤其是今年破获的“6·15”案件,一次性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解救被拐妇女13人。从这个数字看,长期以来发生在甘谷县的拐卖妇女犯罪一直处于活跃状态。

  “打击和防范拐卖妇女犯罪,是一项社会综合治理工作,它涉及公安、民政、妇联、农村基层组织等社会管理阶层的多个职能部门。从目前情况看,打拐工作一般都是公安一家孤军作战,各成员单位没有形成打击合力。”天水市公安局“打拐办”在对甘谷拐卖妇女案件的总结报告中这样写道。“案件告破了,但问题的根本并没有解决。如果不尽快想办法,案件告一段落,拐卖妇女犯罪行为短暂地休眠后,可能死灰复燃。”当地不少人这样认为,“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彻底消灭拐卖妇女犯罪,成了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个紧迫课题。”记者 宋维国

今日热点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