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泛滥的同情绑架舆论

2009-07-27 21:18:01 [来源:湖南在线] [作者:温茂晤] [编辑:张建平]
字体:【

   7月23日,湖南株洲市中心广场一中年妇女携带两小孩和年愈七旬老母,颈挂“卖儿救夫”招牌,向社会求援。“卖儿救夫”的照片一上网,立马吸引无数眼光和口水,板砖横飞,不知该拍向谁。

  “卖儿救夫”的彭娇娥说,去年10月8日凌晨三时,其丈夫周拾民在湖南株洲县张贴小广告时被城管队员抓获,在带往派出所途中掉下车辆导致脑部重伤,深度昏迷,治疗至今仍无意识,已成为了植物人。为救丈夫,确保儿女的生活,她只好卖出小孩,以筹集部分资金挽救只有34岁的丈夫的生命。7月25日,湖南株洲县建设局就此事件做出回应称,周拾民为逃避处罚,在回派出所的路上突然强行拉开车门跳出车外,导致受伤。事后,株洲建设局一直在积极为其治疗。

  事情似乎很简单,我们听过了太多“卖身葬父”之类故事的心灵一时还是无法适应现代版本的“卖儿救夫”。这一过去被视作“义举”、“孝举”、“烈举”的行为看起来总让人心头觉得不是滋味儿。

  不妨看看株洲官方后来发布的声明,翔实有据地写明了周拾民写广告、被抓住、调查、出事、救治的全过程,而且当事人、情景、细节一应俱全,算得是笔者见过的官方声明中少有的不卖弄文字技巧的公文了。笔者不是法官,定不得声明的真伪,但是对株洲官方的这种态度表示赞赏。

  反过来看“卖儿救夫”的一方,总感觉有些底气不足。何哉?一者,时机不对。周拾民出事已经9个月了,株洲官方声明称:株洲建设局一直在为其支付医药费用,迄今已经40余万元,救治从未停止,并且“每月花费2100元的工资,请专人对周拾民进行护理至今,并对其家属的困难给予救助”,彭娇娥何故此时才祭出“卖儿救夫”的壮举呢?二者,状况不对。周拾民目前处于康复期、昏迷状态,对他的救治一直都在维持中。即便此时彭娇娥卖掉儿子筹来款项,对于周拾民的状况改善依旧没有任何别的办法。那么,这般“卖儿”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不管怎样,“卖儿救夫”都是一部抓人眼球、催人泪下的好剧。这样的好剧有70老母和幼子在怀的倾情出演,又有直观的图片直播,还有网络强大的传播力和渲染力,自然能唤起公众无穷的恻隐之情,引发人们对城管、对政府更多的埋怨和仇视,从而为自己赢得大把的同情分和舆论支持。从网络上的舆情也可以看出,这样的演出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人们把口水和板砖毫不犹豫地拍向了城管和株洲。

  “同情弱者”,这是网友们一贯打着的畅通无助的“舆论大旗”,有“卖儿救夫”的药引子,这样汹涌的同情心自然找到了泛滥的缺口。村上春树说“在高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这个透着文人情怀的句子如今正是同情心泛滥的网友或者说是网友促成的舆论信奉的金科玉律。他们不曾考虑过,如果一只带着腐蚀性元素的鸡蛋(投机者)飞向挡风的墙(正义)时,他们应该站在谁一边。

  如果您在看到“周拾民家属先后提出1000万、500万、250万、150万元的巨额赔偿要求,在未满足其家属要求的前提下,周拾民家属多次组织人员到株洲县建设局、株洲县委、县政府和市政府上访,多次雇人围攻县委、县政府,冲击市政府大楼,多次在互联网和其他媒体上发布虚假消息。”这样的现实情境之后,是不是还会对现代的“卖儿救夫”故事感到震撼、感到惊诧、感到愤怒,从而那么理直气壮地站在他那一边。

  同情弱者是一种美德,但是泛滥的、不讲原则、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是非曲直的同情弱者只会被居心不良者利用。舆论同情弱者是我们社会的荣幸和媒体的责任担当,但如果舆论被别有用心的人和泛化的同情心所绑架,它对社会就只会造成伤害。

  政府需要舆论的监督,但舆论更需要理性的解读和引导社会。

今日热点
焦点图